2019/3/13 小雨   Malmö

        今天是到Malmö到第三天,我逐漸感覺到一些疲憊從大腦蔓延到四肢。見到的人都很友好,估計這就是聯合國帶來的底氣,希望有一天我有能力進入這個領域,成為最優秀的學者之一。希望,真心的希望學業順達,事業順遂。菩薩啊,請垂憐信女。

        英語還需要加油,嚴重不足。雖然可以交流,但看到大家順暢溝通,我還是有些羨慕,不,是大大的羨慕。 

        非常喜歡且喜歡了很久的歌星遇上了不好的新聞,傷心之餘,推己及人,矯情幾句。

我愛過的人啊,

你的離開,是人生的實相嗎?

可是我還未見過你,

你決絕離開,

甚至不知道我愛過你。

愛是我一個人的幸福,

感謝你。

 ——給我愛過的人

2019/3/16 雨轉陰

         馬爾默的雨比斯旺西還綿密,不知道瑞典居民們是如何習慣在雨里正常步行的,我忍耐多日,還是花了59克朗買了把質量堪憂的小黑傘。電飯鍋也是這樣,雖然被平底鍋煮飯振奮了一下子,但內心深處的憂慮依然不可抵擋,我冒著大雨步行半小時捧回電飯鍋一隻。路上手機突然失去Wi-Fi,算是小小插曲,小確幸終究沒被淹沒。有了它們倆,下周的生活肯定會順暢許多吧。

         今日突如其來地想找伴侶,一半是因為《the end of the tour》里關於孤獨的描述,另一半是起源於爸比的電話。如果說三十歲之前我更多的憂慮自己早早死去,未曾按心意活,失去體驗的機會。如今臨近三十,忽而甚是擔憂父母死去,屆時我獨身一人又該如何呢。雖然他們不算很老,也健康安泰,但關於物理性孤獨的想法前所未有地擊中了我。不知道亞娟是怎麼想的,我真想聽一聽。但誰能保證伴侶就能驅散孤獨呢,即使能,他的保質期又該是多久?這一想,意興又闌珊。

         一個人的孤獨,兩個人的孤獨,人類害怕的,我害怕的,是什麼?是情緒沒有地方降落,我們所求的與其說是希望被愛意籠罩,更準確的應該是希望愛意通過在他人身上折射,反射出令我們滿意的光影,從而證明自身的存在和存在的意義。諸法無常,有漏皆苦,但信女愚昧,不敢也不想放下,仍想在世上找到情緒的機場,讓一腔孤獨降落,有人可愛,有人愛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