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李晚的父親是一名軍人,對李晚的要求總是很嚴苛,從每餐應該吃多少,到門禁幾點回家,都立了嚴格的規矩,給李晚起這么一個文藝的名字也希望她出落成大家閨秀。李晚雖然表面上百依百順,其實心裡倔得很。大學畢業後,李晚不顧家人反對,投入瀘飄一族。李晚明白,從離開家的那一刻開始,她將成為歷史巨大洪流中的一員,變得微弱和渺小,與生活短兵相接,切身體驗生活能給予的所有。

2

今天又是一個普通的周六,作為一家傳媒公司的項目經理,李晚今天例行加班。

出了小區門口右轉,有一家早餐車,李晚經常在那裡買早餐,因為餐車阿姨做的煎餅果子有家的味道。買好早餐,搭上地鐵,周末的地鐵依然擁擠。上海這座城市就是這樣,絲毫不給人喘息的機會,每個人疲於奔命,白天坐在寫字樓里加班加點,晚上躺在空調房裡仰望東方明珠。

今天外面又下了雨,地鐵上到處都是雨傘滴落下來的水漬,狹窄的滾梯上,傘與傘相互碰撞,水珠滑落,李晚今天失策了,在這個梅雨季的上海,她和她的白色直筒褲就是個巨大的錯誤。李晚把耳機塞進耳朵,播到了自己單曲循環的那首,

“你知道  就算大雨讓這座城市顛倒  我會給你懷抱 ”

2

本來李晚今天是休息的,她還約了閨蜜去網紅店打卡。但是昨天開會,臨時有一家甲方公司要來談合作,上頭安排李晚跟進這次的項目。午飯過後,李晚點了一杯美式,李晚習慣了喝美式,她覺得自己的生活就像一杯美式咖啡,確實苦,但是苦了之後才知道甜的味道。

3

這次公司給韓辰的這個項目,說實話韓辰也不想接,上個案子剛結束,韓辰本想休個年假,回老家看看的。韓辰看了一下時間,摘下耳機,該出發了。

坐在貴賓室,韓辰老遠便聽見了高跟鞋的聲音,感覺到腳步聲的接近,韓辰坐立整理了一下自己。李晚禮貌性敲門後,推門而入,兩個人握手後相對而坐。

席間,李晚與韓辰,你一言我一語,博弈之間不分上下。韓辰自認是公司口才好的,每次公司談項目,領導總是派他出馬。然而,今天韓辰覺得自己遇到了對手。他仔細看着眼前這個北方姑娘,鵝蛋臉,表情嚴肅卻眉眼帶笑,五官不是網紅那般精緻,明眸皓齒,嘴唇很薄,卻是思維敏捷,伶牙俐齒,最終兩個人在一個折中的方案上達成了一致。

4

回到公司之後,韓辰腦海里總是浮現李晚這個女人的樣子,舉手投足透露出一絲絲英氣。韓辰不是情種,他不喜歡一見鍾情這種事,他覺得這和見色起意沒什麼區別,並且也認為這種事也斷斷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然而,今天他覺得自己可能是病了,晚上躺在宿舍的床上翻來覆去睡不着。

5

為了項目的順利進行,韓辰和李晚碰面次數越來越頻繁。兩個人逐漸熟絡,韓辰知道了李晚還沒有男友之後,經常在李晚午休的時候來找她,因為她知道李晚因為忙,總是忘記吃飯。

這天中午,兩個人正在等電梯,閑聊中,突然離老遠聽到了領導的聲音。正好電梯來了,李晚示意韓辰快點上電梯。還沒等李晚反應過來的時候,韓辰上前一把攬住李晚的腰閃進了電梯。李晚懵了,以為韓辰只是順勢為之,沒想到韓辰把自己被抵在了電梯牆上絲毫沒有要放開的意思。眼看着韓辰的臉正在靠近自己,李晚着急了,手腳並用也不是韓辰一個男人的對手,

“韓辰,領導已經走了。”李晚屏住呼吸,大氣不敢喘。“呼吸啊!”韓辰慢慢鬆了些力道,湊到李晚耳邊。

李晚知道韓辰在開玩笑,下意思鬆了口氣,卻沒想到這口氣還沒落地,韓辰就吻上了她的唇。李晚這下慌了,用力掙脫想要推開韓辰,可是她越推,韓辰吻的越深,拚命想要撬開自己的嘴,李晚感覺整個人都被他揉進了懷里,李晚掙扎得沒了力氣,眼看電梯門開了,韓辰這才肯放開她。

李晚氣沖沖的走出了電梯,韓辰像是犯了錯誤的小孩,屁顛屁顛的跟了出來。韓辰剛才確實有點激動,腦子有點混亂。

其實李晚早就看出來韓辰的心意了。藉著工作的理由,韓辰經常約李晚出來,作為甲方爸爸,每次韓辰約見的地點,總是飯店,電影院這些奇怪的地點。李晚倒是不介意,反正吃個飯,看個電影,完成工作,也不得罪甲方爸爸。但是,哪有人天天藉著工作理由吃飯看電影的。

其實,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李晚就對韓辰有印象深刻。因為那天,韓辰自己不知道,自己手機里的音樂忘了關,李晚很清楚的聽到那幾句她熟悉的歌詞。

“你知道  就算大雨讓這座城市顛倒  我會給你懷抱”

李晚感覺自己耳朵發燒一樣,兩個人一言不發尷尬的吃了午飯,韓辰自覺理虧,席間一直給李晚夾菜倒水,飯後又是奶茶伺候着。臨走之前,李晚跟韓辰說,這幾天你別來公司找我了,我想靜一靜。

6

那天是項目完成的慶功宴。李晚覺得屋裡有點悶,便出來透透氣,上海的夜晚有絲絲涼意,李晚一隻手拿着酒杯,另一隻手環抱在胸前。

“多虧了你啊,我們才能拿到那麼高的點擊率。”韓辰遠遠看到了一個人的李晚。

“李經理,您客氣了。”李晚抬頭,想起來電梯那天中午,眼神遊離的看了一眼韓辰,禮貌性的舉起酒杯,喝了一口。

“那天的事,對不起。”韓辰撓着頭。

李晚依然低頭沒有說話,她不知道是不是今天自己喝了多了點,眼前這個西裝革履的男人,和平時那個總是休閑裝球鞋打扮的男人有點不太一樣,在月光的襯托下,今天的韓辰分外耀眼。

興許是好久沒喝酒,李晚有點不勝酒力,韓辰把李晚送回家。這是韓辰第一次來到李晚住的地方,李晚的房間很小,布置的簡單低調,少而精緻的傢具,如果不是房間里淡淡的女士香水味道,韓辰差點以為這屋裡住了一個男人。

李晚打開音響,放着那首熟悉的歌,倒了兩杯白開水,拿給韓辰。

李晚轉身要走,卻突然感覺後背被什麼滾燙的東西貼住了。韓辰放下水杯,大步上前從後面抱住了李晚,李晚不是趙飛燕那般清瘦,但是韓辰寬大的肩膀足夠包住整個李晚。

李晚有點後悔讓韓辰進了自己房間。

李晚不知哪裡來的狠勁,轉身抓住韓辰衣領,

“上次電梯的事,我要一併討回來!”

李晚用力一拽,韓辰整個人被拉得更貼近她,還不等韓辰做出反應,李晚順勢就吻上了他的唇。韓辰哪受得了這等挑撥,這般硬核的女人,在這樣一個微醺的夜晚,無異於火上澆油,韓辰抱着李晚回吻她的時候激動得有些失控。

“女人你這是在玩火!”

兩人一路擺脫障礙到了卧室,雙雙跌倒在了李晚的單人床上。

李晚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感覺渾身酸痛,她看着身邊的這個男人。李晚覺得自己一定是瘋了,李晚想要起身,卻被床上的人一把攬入懷里。

李晚靠着韓辰,忽然幽幽地問:“韓辰,你也這樣抱着過別人嗎?韓辰一臉壞笑,“女俠,你這是在吃醋嗎?”

李晚從他的懷里抬起頭,“我就是想知道,我不想成為誰的選擇,我想做那個唯一。”

韓辰從李晚的語氣中聽出了認真,轉而認真的回答,“女性朋友當然是有的,不過那都是以前的事情。”

李晚說:“你別誤會,我不是要追究你的舊事,只是好奇,你愛過她們嗎?如果愛過,那你為什麼還會愛上我呢?”

韓辰若有所思地看着李晚說:“你知道嗎,有句話說,我們一生里有可能遇到很多人,有時正好同路,就會在一起走一段,直到我們遇到了真正想要共度一生的那個人,才會把餘下的旅途全部交給這個人,結伴一起到終點。成為一個人的第一是一件美好的事,但是成為這個人的最後卻是這世間最美妙的事。”

李晚瞪着韓辰:“韓辰,你可真是個衣冠禽獸!”

韓辰一臉壞笑,反身將李晚壓在自己身下,一臉壞笑,“宋小姐,誰叫你秀色可餐呢!”

7

和韓辰在一起之後,李晚生活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李晚是個獨立的女人,她能自己一個人搬家,一個人收拾房間,一個人把自己的事情處理的很好,這樣的生活雖然有時候會累但李晚並沒有覺得她需要一個人來加入自己的生活。她覺得只有在面對自己的時候,才能做自己。工作累了回到家,她可以什麼都不做,不吃飯,不洗澡,不洗頭,倒頭就睡。不用牽掛別人,讓李晚覺得自己的靈魂是自由的。看過身邊的分分合合的例子之後,她開始不相信愛情。她不想被婚姻捆住,她認為結婚的人都是沒有愛情的,他們要靠婚姻綁在一起。李晚不想要這樣可憐的關系,她認為要長久的走下去,還得是"靈魂相吸"。

可是遇見韓辰之後,李晚真切的感覺到自己喜歡眼前的這個男人,甚至說,是愛上了他,和韓辰在一起的每一天都是李晚變得柔軟的一天。以前她都是一個人坐在電影院最後一排看電影的,電影的快樂悲傷她都獨自消化的乾乾凈凈。現在,她看電影,旁邊多了一個肩膀,她可以靠着他,摟着他,看到動情的時候,她可以任由自己的眼淚低落在他的襯衣上。

散場之後,韓辰總是一臉壞笑的看着李晚,

“宋小姐,陪你看場電影我還得賠上一件衣服。”

“怎麼,還想讓我陪不成!”“嗯,陪我看一輩子電影。”

李晚低頭笑了,趁着韓辰不注意,在韓辰臉上啄了一口。

以前她總是周末一個人在咖啡館,帶着一本書一泡就可以泡一天。現在他連等韓辰去買咖啡的十分鐘的時間,都着急得催韓辰快點回來,表面上說是想喝咖啡,實際上是怕眼前人消失。

韓辰是個很會生活的人,他能把自己打理的整整齊齊。李晚從來不知道一個男人可以講究到這種程度,以前大學的男生寢室,李晚也不是沒見識過。李晚覺得韓辰在大學一定是個異類,李晚甚至沒忍住問韓辰,

“韓辰,你不會是個gay吧?!”韓辰猛的將李晚推到牆上,

“李晚,你這么問你會後悔的。”李晚趁着韓辰要貼上來的時候,手臂失了力道,一溜煙從韓辰的胳膊下逃脫了。

“李先生,臣妾知錯了!”李晚順手拿了桌上的鮮奶,跑掉了。

果然,要小心熱戀中的人,戀愛中的情侶沒有一對是正常的。在戀愛中,兩個人的腦迴路都變了。

8

李晚和韓辰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比如聊起過去,他們曾經在同一個時間段去過同一個城市,兩個人大學都考慮過出國最後都沒出去,兩個人吃麻辣燙的時候都喜歡加很多的醋,兩個人連發朋友圈的習慣都一樣。

但也有不同的地方。比如李晚習慣把衣服一周洗一次,韓辰不行,換下來就必須洗乾淨。李晚希望韓辰多匯報自己的位置,跟誰在一起,在幹嘛,但是韓辰卻是那種忙起來不管不顧不看手機的人。如果沒事韓辰能在家裡宅一天,但是李晚出差回來飛機延誤,韓辰卻能在機場心甘情願等她等到她飛機落地。

為什麼你不早一點出現,為什麼兩個人沒有早一點遇見,為什麼沒有早一點進入彼此的生活,這是兩個在一起之後問過彼此最多的話。

9

雖然韓辰是個善良寬容的人,但也有冷酷的一面。他手機的備忘錄里,專門有一條清楚地記着李晚每次無理取鬧的脾氣。

當然,李晚也不僅僅是個單純可愛容易哄的姑娘,她倔起來不理人真是遺傳了他父親軍人的性子。吵架的時候冷戰玩得飛起,接看到對方電話就不接,一個星期不搭韓辰,對李晚來說,輕而易舉就能做得到。

他們是不完美的一對。

這天,韓辰下班和同事應酬,喝了多了點,打電話給李晚讓她接自己,

李晚扶着韓辰進了家門,一進門李晚就開始生氣,一直念叨念叨,還沒等李晚站定,突然被韓辰按在牆上,這力道一點也不像喝醉的人,

“韓辰,你別耍酒瘋啊。”

“你以為我真喝醉了么,我只是想早點回來睡你。”

10

很多時候,兩個人在一起,也是無聊的。但兩個人的無聊,跟一個人的無聊是不同的。兩個人是製造記憶,一個人是重複生活。李晚會在網上幫韓辰選測評好的洗面奶,幫韓辰熨好第二天要穿的衣服,韓辰會在李晚生理期肚子痛的時候,用一雙溫暖的大手護在李晚的肚子上哄她入睡,會在李晚遇到麻煩的時候,冷靜耐心的幫她解決問題。當然兩個人大大小小的爭吵也不斷,卻也越來越離不開彼此。

今天李晚因為工作中的派系鬥爭,情緒低落,

“我開心不起來”,李晚歪在沙發上。

“那我們比賽石頭剪子布吧”,韓辰歪頭看着李晚。

“好!石頭剪子布!”

連續三把,韓辰都輸給了李晚。李晚看得出來,韓辰在故意讓着自己。

“韓辰,你假輸。”

“捨命陪君子”

“謝謝你一直守護我”

“我不想聽謝謝,實在要謝,把你的餘生都輸給我才夠。”

李晚相信,世界不會一如既往的好,但是至少有他,值得自己冒險伸手抱一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