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說:“女人的節日就是男人的‘劫日’。”這話一點也不假,節日一到,男人辛苦積攢的血汗錢在“愛”的名義下要遭受“浩劫”了……

    鑽戒和《地雷戰》

    張成帽以前是宣鍾創意工作室的副總,離開工作室後,一直也沒和宣鍾有什麼聯系,不知為什麼,今天突然找上門來,宣鍾見到以前的同事很高興,連忙上前打招呼:“張總,過得怎麼樣?”

    “還好,還好。”

    “有固定女朋友了嗎?”

    “有了,有了,” 張成帽說,“我找你就是為這事,以前沒有女朋友比較煩惱,現在有了女朋友更煩惱。”

    “那有什麼煩惱?”

    張成帽說,他現在的這個女友,就喜歡過節,什麼情人節、三八婦女節、五一勞動節、五四青年節、國慶節、中秋節、元宵節、感恩節、聖誕節、萬聖節……不管是中式的,還是西式的,逢節必過,就連母親節、兒童節、清明節,她都不放過。

    宣鍾“撲哧”一笑,問:“她為什麼那樣喜歡過節呢?”

    “咳,這也怪我,剛認識時,一過節我就給她買禮物,後來她就落下來這么一個毛病,就盼着過節,過節還必須買禮物,否則就不高興,說我不在乎她了。現在,這買禮物倒成了應該的了,不買禮物還不成了。我就怕下半年,也不知道這下半年怎麼會有這么多節,一個接着一個。”

    張成帽緩了一口氣,接著說:“其實,我倒也不是在乎花錢,可讓我煩心的是,你給她花了錢,買了禮物,卻沒有應有的效果。剛開始還行,她見到禮物,還挺開心,又蹦又跳,可現在,你即使給她買再貴重的禮品,也很難看到她臉上有笑容了。”

    宣鍾解釋說,這很正常,就像過去,一般老百姓只有過年才能吃上一頓餃子,那吃上餃子別提多高興了,可現在,天天都能吃餃子,再沒有人為吃餃子而激動了。

    “她這個狀態還不像吃餃子,倒有點像抽白面的,而且還是後期,抽了也沒什麼感覺,不抽反而渾身不舒服。”張成帽愁眉不展地說,“這不,又快到八一建軍節了,今年還是建軍八十年大慶,我正發愁,給她買什麼禮物,才能讓她滿意呢。你是不是對女性心理有所研究?”

    “我對她們也不太懂,不過我覺得女人可能和客戶一樣,她們要的並不是產品,而是一種感覺。現在,讓客戶滿意的觀點已經過時了,你要想法讓客戶刻骨銘心地記着你,讓他們對你保持長期的忠誠度,僅僅讓客戶滿意是不夠的,你必須讓他們感到驚喜!”

    宣鍾說到這里,停頓了一下,接着就舉了一個國外的例子:有個旅遊刊物的記者,入住了一家酒店,洗澡時發現浴缸的水管壞了,就打電話通知酒店來修,沒有幾分鐘,修理工就來了,等修完了,客人正要下水洗澡,酒店經理來了,對他說,由於酒店沒有事先做好檢查工作,給客人帶來不便,為了表示歉意,現在就把客人的房間換成總統套間。客人大喜過望,以後逢人就誇這家酒店好,於是無形之中就給這家酒店帶來了不少生意。讓客戶驚喜,這就是服務業的真諦!

    張成帽搔了搔後腦勺,疑惑地問:“可怎樣讓我女友驚喜呢?”

    宣鍾問他準備送什麼,張成帽說是想送女友一個鑽戒,其實他已經送過兩個鑽戒了,可又找不到更貴重的禮物,宣鍾告訴張成帽,送鑽戒,遠遠不能使他的女友驚喜:“張總,咱們做服務業的都知道,要想讓客人高興,所提供的價值一定要超出她的預期,現在提高禮物價值不大可能了,只有先降低她的預期,所以,你不能把鑽戒直接給她,你必須先想辦法把她的預期降下來,然後再掏出鑽戒,這樣她才能喜出望外。”

    張成帽問:“怎麼做呢?”

    宣鍾笑眯眯地問張成帽小時候有沒有看過電影《地雷戰》,電影裡面有個鬼子挖地雷的鏡頭:一個鬼子找到了一個地雷,小心翼翼地挖着,其實那是個假地雷,在它下面,用線還連着一顆真地雷呢,鬼子哪裡知道這個?等把假地雷挖出來,正得意揚揚呢,沒想到真地雷炸了。

    宣鍾說:“我們可以借鑒一下地雷戰的做法,你準備一個首飾盒,把首飾盒分成兩層,把你的鑽戒藏在底層,在上層放一個你奶奶用過的頂針或者鴿子腿上戴的那種腳環,中間用線連着。當你把首飾盒遞給你女友,她興沖沖地接過來,打開一看,發現竟是拴鴿子的腳環,肯定會大失所望,這樣就大大降低了她的期望值,正當她怒不可遏地準備把腳環砸到你腦袋上時,沒想到竟拽出了下面的鑽戒,她肯定會轉怒為喜,而且這種喜悅指數要遠遠大於你直接把鑽戒放到她面前那種喜悅。”

    張成帽還是將信將疑:“真的嗎?”

    “那當然,一樣的東西,不一樣的感覺!”

    “好,那我就試試。”張成帽走了。

    蛐蛐籠子和初戀情人

    過了一個月,張成帽又來了,宣鍾一見他,便問道:“怎麼樣?我給你出的那個假地雷帶真地雷的主意如何?”

    “還好,還好!多虧我一看她剛要變臉,趕緊喊‘底下還有呢!底下還有呢’,再晚一點,不管假地雷,還是真地雷,都得飛過來,砸在我腦袋上。” 張成帽接著說,“老宣,你看九九重陽節又快到了,咱們又得開始籌劃了。”

    “重陽節也過啊?”

    “沒告訴你?逢節必過嘛。唉,該買的咱們都買過了,真不知這次買什麼能讓她高興。”

    “張總,別忘了,客戶要的不是東西,而是感覺,這東西一定要買嗎?”

    “那還去偷啊?”

    宣鍾說不是這個意思,他說,禮物是表達感情的東西,這種東西不一定非得去買,可以親手做,親手做的禮物更能體現真誠,更能讓女友歡喜。張成帽一聽傻了眼:“可我除了小時候學過編蛐蛐籠子,其他什麼也不會啊!”

    “那也行啊,重陽節講究的是‘遍插茱萸’,你可以用茱萸編一對蛐蛐籠子耳飾,讓她戴在耳朵上,絕對酷!”

    張總一聽喜上眉梢:“這還真是挺有新意的!”

    “如果在籠子里再放只蛐蛐,那就更有情調了,你想,九九重陽,花前月下,柳蔭樹旁,你們倆正準備卿卿我我,突然間,蛐蛐聲起,好一派田園詩畫的意境!”

    “詩畫不詩畫我倒不在意,不過這招倒是挺省錢的。多謝你啊,老宣,我現在真後悔年少時沒有多學幾門手藝。”張成帽說着就樂呵呵地走了,去找能編蛐蛐籠子的茱萸去了。

    宣鍾原以為下一個節日之前張成帽肯定還會來,沒想到好幾個節日過去了,張成帽都沒有露面,直到快到冬天,他才走進了宣鍾的公司。

    “張總,這幾個節你怎麼熬過來的啊?”

    “咳,我又給她編了幾個籠子,編了個蟈蟈籠子當手機套,編了個雞籠子當衣物筐,馬上就要到她的生日了,這回她事先就聲明,絕對不要什麼籠子了,所以,只好又找你商量商量,看看買個什麼生日禮物。”

    “張總,還是那句老話—客戶要的不是東西,要的是感覺,給她感覺一定要買禮物嗎?”

    “可我除了編籠子,別的真的不會做了。”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送給她驚喜,不一定要送給她實物,我們可以通過非物質文化的東西給她帶來驚喜,比如搞個生日活動之類的。”

    張成帽覺得這倒是一個新思路,於是宣鍾就問他女友平時有沒有說過什麼能讓她特別心動、特別留戀的,張成帽想了想,說:“她倒是經常提起她的初戀,總說我比起以前那個他來,這個不行,那個不行。”

    “她的初戀是誰啊?”

    “我也不知道。”

    宣鍾立刻有了主意:“張總,你看這樣好不好,每個人一生當中,都有這么一個心結,希望能再次見到自己的初戀情人。她過生日那天,咱們乾脆就把她的初戀情人請來,一定能給她一個驚喜!”

    張成帽聽了有些顧慮:“這好嗎?會不會引狼入室?”

    “不會的,他們要聯系早就偷着聯系了,而且這樣做,反而斷了他們的念想,你想啊,你和她的舊友都認識了,她哪還好意思私下聯系呀!”

    “那好,就這么定了。”張成帽又問:“那到哪裡去找她的初戀情人呢?”

    宣鍾說:“這好辦,這事就交給我了,我去找私家偵探,實在不行,人肉搜索也行。現在網絡這么發達,人要想隱藏起來還真難。”

    “那就拜託你了,12月9日就是她的生日,生日派對就在我家吧,晚上七點。”

    “行,沒問題!”

    前任和現任

    12月9日晚上六點,宣鍾準時來到張成帽的家,張總連忙指着身邊的一個漂亮女人介紹道:“這是我的女友蒙蒙。”

    宣鍾客氣地寒暄着:“幸會!幸會!”

    一會兒,張成帽把宣鍾拉到一邊,急切地問:“怎麼樣?找到了嗎?”

    “找到了,我還見過了呢!”宣鍾還想說什麼,蒙蒙走了過來,打斷了他們的話:“你們倆嘀咕什麼呢?”

    宣鍾和張成帽只好不再做聲了。

    七點一過,門鈴就響了,張成帽把門一打開,“呼啦拉”,一下子進來十幾個人,每個人一進門都親切地叫着“蒙蒙”,蒙蒙突然見到這么一群似曾相識的人,一下驚呆了,站在那裡,不知所措。

    張成帽也有些傻眼,忙把宣鍾拉到一旁,問:“怎麼會有這么多?”

    宣鍾苦笑着說:“根據私家偵探調查,蒙蒙和他們每個人都有過一段戀愛史,而且她每次戀愛,都對人家說這是第一次,所以他們每個人都認為自己是蒙蒙的初戀情人,我也無法分辨,只好都帶來了。”

    這時候,屋裡的人似乎都明白了相互關系和共同屬性,於是乎屋子裡立刻熱鬧起來,人們七嘴八舌,談着當時的感受,有的還互相安慰着,這些人說的話,可有意思呢——

    “當時她可把我害苦了,為她欠下的債我至今還沒還清呢。”

    “你這個有點像蒙特利爾奧運會,奧運會都過去二十多年了,市民還在償還開奧運會欠下的債呢!”

    “你呢?”

    “我還行,三個月就結束了,沒受多大苦。”

    “我完了是你嗎?”

    “不是,中間還有三個呢。”

    “你排老幾?”

    “我排老七。”

    “那你應該是大哥,我排在你後面。”

    “你歲數大,應該叫你大哥。”

    “不,不,這事不論大小,只論先後。”

    還有人問宣鍾:“你是第幾棒?”

    宣鍾說:“你們的事我沒攙和。”

    “那還好。”

    這時候,人群中有人問:“誰是現任?”“誰是現任?”

    張成帽只好走到眾人面前,有些尷尬,訕訕地說:“我是現任,我就是現任,今天把大家請來,就是想給蒙蒙過一個獨特的生日,讓她能找到女王的感覺。”

    眾人歡呼,紛紛向張成帽表示敬意:“你胸懷太寬廣了,能容她者必成大事!”“張總,太感謝你了,我說這兩年她怎麼不煩我了,原來你接手了,祝你們永遠在一起,千萬別分手!”

    ……

    蒙蒙看着眼前的情景,不知道是什麼滋味,反正是太出乎她的意料了,她偎依在張成帽身旁,親昵地說:“帽帽,看着他們,我才知道你對我最好……”

                ----轉自故事會老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