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一陣秋雨過後,整個街道濕漉漉的,天被倒空了似的顯得特別潔凈,幾朵白雲星星點點的懸在那一動不動,像是一大塊藍綢布上的波點花紋。

許潔半仰着頭望着藍綢布發呆,還沒到飯點,她開的雲吞店沒有客人。雖然掛的招牌是賣雲吞,為了多做生意,也兼着賣快餐。

她提前把菜做好盛在一個個大鐵盤子里,菜色豐富,顏色也好看。有肉沫豆腐、黃燜鯉魚、扣肉、酸炒大腸等等,都是下飯的爽口菜。

這些菜擺在一個半封閉的玻璃罩里,罩子上寫着不同葷素搭配的套餐價錢,最高的也沒超過20元,飯菜可口又便宜,老闆娘也漂亮,在附近小區幹活的裝修工人常來她這吃飯。

此時,一個男人走進店裡,許潔習慣性地問了一句:“老闆要吃什麼?”

男人不說話,將目光撲到許潔的身上,繞了有好幾圈。

許潔起先沒在意,但被對方看得有些發毛,仔細一打量,只見這個男人穿着不凡:身上筆挺貼身的藍色西裝看起來十分昂貴,白色襯衣領上系著淺黑色領帶,腳踏一雙黑得發亮的皮鞋,臉上皮膚白得像剛出窩的豬崽子,透着淡淡的紅。

一看就是個有錢人,怎麼跑她這種小店來了?許潔有些奇怪,但又不好明着問。那男人繞到許潔身後打量了一番,突然問道:“你是許潔嗎?我是趙俊偉呀,還記得我嗎?”

一聽到這個名字,許潔有些眩暈,心底那塊結了疤的口子又綳開,血液呼呼地往外噴灑。

2

十年前,許潔和趙俊偉同在小縣城的餐館打工,倆人年紀相當,很快熟絡起來,之後陷入熱戀,這令枯燥單調又窮苦的日子有了色彩,變得令人期待。

倆人談了半年,高中時暗戀趙俊偉的王鳳雲來找他。她哥哥當時搞房地產發了家,因為這,又胖又丑的王鳳雲有了底氣,她要找回自己的愛情。

趙俊偉家裡雖然窮,但人長得俊,在學校時又酷愛打籃球,體格也棒,是走路帶風的那種,班裡不知有多少女同學偷偷給他塞過情書。

當看着大餅臉、塌鼻子,留着枯黃短髮的王鳳雲挪着肥胖的身子過來時,趙俊偉嚇了一跳,連忙拒絕她的示愛,並把漂亮的許潔拉給她看,兩相對比,王鳳雲起初有些氣餒,但立馬又梗着脖子說:“我不會放棄的!”

幾天後的一個周末,趙俊偉回老家看父母。進門剛坐一會,父親一邊吸着旱煙一邊說:“你也不小了,該考慮對象的事了,我看那個叫王鳳雲的女娃娃就不錯。”

原來王鳳雲直接找他家來了,幾包大禮一送,相當於是提親,趙俊偉氣得不行,堅決不同意, 說心裡有別人了,容不下她。

母親在一旁嘆氣打圓場,父親沉默了一會兒說:“我們家祖上五輩都是窮苦人家,這怨不得別人,這是命。你爺爺當年用米糠把我喂大,沒有菜,我就拿顆辣椒,抿一口吃口糠,一個辣椒能吃兩大碗下去,而你爺爺直接喝水填肚子。現在你有翻身的機會,你願意繼續窮下去,讓你的娃娃跟着受苦?”

趙俊偉望着破敗不堪的老房子,父母每天早出晚歸伺弄幾畝田地也只能糊口,而自己也吃不了干農活的苦,學習也不好,高考都差點沒參加,除了一副好皮囊,他確實什麼也沒有。

3

兩個月之後,王鳳雲和趙俊偉舉行了婚禮,場面很隆重,趙俊偉心裡一直想着跟許潔提出分手時,對方咬着嘴唇不說話,眼裡兩泡淚似決了堤的水,雙手緊握拳頭。趙俊偉真希望那拳頭能揮過來,可最後許潔只是重重地點點頭就跑開了,第二天辭去工作,斷了聯系。

趙俊偉不好受是真的,可全新的生活讓他沒多少時間浪費在這悲傷之中,之後他依靠王鳳雲哥哥的扶持,一步步爬升,開了自己的公司,徹底摘掉了家族的窮苦帽子。

在金錢面前,愛情如何才能變得堅強?也許趙俊偉一輩子也做不到了。

許潔後來去到別的城市,認識了現在的老公秦風,條件一般,但對她好,只是性子有些悶,言語不多,日子平淡的過着。

某一天,許潔和老公去吃夜宵,旁邊一桌坐着幾個光着膀子喝酒的男人,他們看到許潔挺漂亮,對着她吹口哨,還大聲說着:“好白菜讓豬拱了。”

秦風氣不過,藉著酒勁走過去揮起啤酒瓶就往一個人腦袋上砸,許潔還來不及拉架,一幫人就扭打在一起,秦風被死死壓在地上,直到不省人事。

那次打架打壞了秦風的腰,從此下半身動彈不得,因為是他先動的手,法庭上雙方就是否是防衛過當扯了半年,最後判對方除了支付醫葯費之外另賠了二十萬結案。

那時候許潔的兒子剛滿兩歲,丈夫整天躺在床上需要人照顧,隔幾個小時就要幫他翻翻身做按摩,免得肌肉壞死,公公婆婆年紀大了,也翻不動,剛開始請護工照顧過一段時間,可費用太高,那二十萬根本撐不了多久。

生活一下沒了着落,被逼得沒辦法的許潔把孩子送到幼兒園,跟別人店裡學了半個月,在家附近開了間雲吞店,店裡一忙完就趕回家照料秦風。

4

趙俊偉從沒想過還會再遇見自己的初戀。他前段時間在一個新開盤的小區買了個復式樓,開車去驗房的時候看到一個女人坐在店鋪門前摘菜,陽光照在她臉上,趙俊偉驚得急忙減慢了速度,那張臉龐如此熟悉,卻又不敢馬上確認。

辦完事後他不死心,乾脆來到了那家店裡,厚着臉皮繞着那個女人看了幾圈,耳背上的那顆紅痣隱約可,確認了就是她,這么多年壓在心底的那個女人,許潔。

生活的重擔加上時間積累,那就是催人老的最好武器。短短幾年,許潔老了許多,眼角的魚尾紋她已經懶得去遮掩,皮膚在每天起早貪黑、油煙熏蒸下變得粗糙,雙手起了老繭,只不過身段還在,那股子曾經美過的味道還依稀可辨,她太累了,根本胖不起來。

而換了富貴模樣的趙俊偉也沒讓許潔認出來,舊人相逢,許潔心裡五味雜陳,心中的苦好像一下子找到了出路,奔涌而出。

趙俊偉拉住許潔的手說:“跟我吧,我現在有能力照顧你了。”

許潔甩開他的手,使勁搖頭。此時到了飯點,陸續有人進來吃飯,趙俊偉有話說不出,默默地開車走了。

趙俊偉這些年雖然掙了不少錢,在外人眼裡過得快活,可私下的苦又有幾人能懂。他從來沒有喜歡過妻子王鳳雲,只不過把自己的人生當成一場交易,對方給錢,他付出情。

每次在床上倆人光溜溜,趙俊偉卻沒有一絲興致,勉強撐起來戰斗卻有種在撬動大山的無力感,哪怕如此,他依然得表現得心滿意足。

他們有過一個女兒,生了怪病,跑遍了國內外醫院,還是沒能留住,生命定格在7歲,這些是趙俊偉心中的隱痛,誰也不能知道。

5

送走最後一個客人,許潔鬆了口氣,正準備打掃衛生,此時趙俊偉走了進來,把一個皮包放桌子上對她說:“我是真心的。”

許潔依然是搖頭,都不再年輕,拖家帶口的玩什麼浪漫和痴情。趙俊偉去拉她的手,她躲開,縮在牆角不出聲。

趙俊偉打開皮包,掏一捆錢,說:“這是一萬塊,給我個機會好嗎?”

許潔臉色有些發紅,這又是什麼荒唐事?緊接着,這個男人又拿出一捆錢放桌子上,重複着那句話,許潔像被人深深地刺了一刀,痛苦、憤怒、驚恐迫使她狠狠地盯着趙俊偉,說:“你當我是外面賣的嗎!”

趙俊偉索性把整個皮包打開推到她面前,滿臉誠懇地說:“這裡面是十萬塊,我只想表明我的真心,不是說男人的錢在哪,心就在哪么?”

對面傳來一陣陣嗚咽,許潔捂着嘴藏着哭聲,眼淚順着手背往下滴,嗚咽慢慢變成了低泣,她把沾滿眼淚的手,連同歲月催殘的痕跡重重地捶在面前這個男人身上。她辛苦一年,也掙不到這些錢,而現在她又是如此的需要有個人來讓她依靠。

趙俊偉不躲不閃,受着拍打,伸手想去抱許潔,此時從外面沖進一個小男孩,徑直朝他大腿咬上去,趙俊偉“哎喲“一聲退後,揚起手要打,許潔擋在男孩面前,眼角還掛着淚,說:“這是我兒子!”

6

許潔找不到理由拒絕趙俊偉,傍晚的時候回到家,老公秦風半躺在床上陪兒子看動畫片,倆人簡單聊了幾句家常便沒了話題,這樣的日子習慣得已經麻木。

吃過晚飯,許潔端着一盆熱水準備幫秦風擦洗身子,她使着勁想幫他翻個身,卻怎麼也翻不動,許潔抬眼一看,只見秦風正睜眼盯着她,兩只手撐着床板。

“你這是幹什麼,跟我較啥勁吶?”

“今天在店裡給你塞錢的男人是誰?“

許潔驚了一下,看來一大包棒棒糖還是沒能堵住兒子的小嘴,他以為自己很勇敢地教訓了欺負媽媽的人,於是跑回來忍不住跟爸爸表功。

瞞是瞞不住了,許潔索性說了真話,秦風半張着嘴聽完,大聲嚷道:“你要是嫌我礙事可以明說,離婚也可以,但你不能背着我幹這種事!”

在一旁看電視的兒子被這突然的喊叫嚇了一跳,許潔忍着淚不說話,秦風走到今天這步,都是為了給她出氣,她怎麼可能捨得下,在一起這么多年,情義總還是有的,況且孩子都這么大了,生活也就這樣慢慢熬着過下去。

第二天,許潔就請了個護工照料秦風,結果被罵了出來,但人活一日總要吃喝拉撒,在換了三撥人之後,總算消停。

許潔的快餐店也沒心思開了,趙俊偉三天兩頭來找她,這個男人像打了勝仗似的精神抖擻,終於可以暫時告別家裡的母老虎,而許潔是那麼的乖巧懂事,溫婉又可人,當把做飯的圍裙扯掉,換個碎花連衣裙,妝容一扮,彷彿回到了十年前,依然還是楚楚動人。

7

那天許潔和趙俊偉正在影院看電影,家裡護工的電話打了過來,出了大事,秦風趁護工洗便盆的空檔,打開床邊窗戶上爬了出去,他們家住15樓。

當許潔急匆匆趕回家時,樓下已經圍滿了人,中間一大片空地上四散着人的肢體,秦風掉下來時被安裝在外面的鐵架子割得四分五裂。

許潔差點昏死過去,巨大的悲痛、恐懼、悔恨一齊襲來,如大浪般把她整個包裹,她嘴大張着,卻沒有聲音出來,過了好一會兒,一聲嚎啕伴着顫抖沖了出來,她不知道該對着什麼哭,跌坐在地上雙手使勁拍打着大腿。

跟着一塊來的趙俊偉不敢看現場,一直躲在人群里,看着警戒線拉起,到處閃着紅燈。

那段時間,許潔的天塌了,她面對着親戚好友的安撫和人們好奇的詢問,一言不發。趙俊偉再也沒有露面,消失了,像十年前一樣,這讓許潔徹底認清了這個男人。

秦風的後事辦完後,許潔想離開這個城市,家裡住的房子被說成不吉利,只能低價出手,但在走之前,她還要再辦一件事,去懲罰一個人。

8

記得有一次趙俊偉喝醉了來找許潔,胸前有一隻用白金鏈子吊著的鑲了金邊的半枚銅錢,很扎眼。許潔問是什麼,辦完事已經迷迷糊糊的趙俊偉說是家傳之寶,許潔趁他熟睡拿了過來,第二天趙俊偉醒來趕着去開會,也沒有發現丟了東西。

此時對面坐着一個又矮又胖的中年女人,她嘴唇很厚實,像夾了大份雞腿肉的漢堡包,上面還抹了一層紅紅的辣椒油;眼睛幾乎被周圍的肉吞沒了,鼻子大而塌,不注意看是分辨不出的。她身上的衣着十分華麗,如金燦燦的火雞,透着剽悍的氣質。

就是她,當年雖然只見過一面,早就記不清模樣,但一看這塌鼻子,許潔就確定這是王鳳雲了,難怪趙俊偉一心想往外面跑,但也只有這樣的人才能治得住他。許潔開門見山:“你老公出軌了,找的是我。”

王鳳雲認不出是許潔,只當她是為錢的貪心女人,便呵呵一笑,倆人中間的桌子開始顫動,“怎麼可能,我借他個膽,他都不敢幹出這種事。”

許潔從包里拿出一個小盒子,壓在桌子上推過去,胖女人打開一看,剛才還藏起來的眼珠子此時突然獨立了出來,變得碩大而透亮,裡面裝的正是那半枚銅錢。

王鳳雲氣得差點把小玻璃桌拍碎,她從自己脖頸上取下一個物件,同樣的白金鏈條,鑲了金邊的銅錢。據她說,是當年趙俊偉給她的定情信物,結婚後才用黃金鑲了邊,裝了鏈子。

許潔心裡暗笑,這個趙俊偉沒有一句真話,也罷,起碼這下他前景堪憂了。

做完這一切之後,許潔帶着孩子回了老家,家裡還有父母等着她,為了孩子,一切都需要重來,至於趙俊偉,就讓他的母老虎好好收拾吧。

人生走過的這一段彎路,許潔不知道自己是對還是錯,當你面對着和她一樣的困境,帶着孩子照顧癱瘓在床的丈夫,還要掙錢養家,好幾年時間,誰也幫不到自己的時候,也許你會多少理解一點她吧。

只是這世界哪來的感同身受?站的位置不同,就永遠看不到同一片樹葉。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就給我點個贊吧,也歡迎關注我,第一時間獲得更新。

你們的支持是我持續寫下去的動力!

如果你想提高自己的寫作能力,不妨看看這些文章:

你那麼“努力”為什麼還是不上稿?

寫完百篇文章,幾十萬字,告訴你一些寫作秘密

沒靈感沒素材,不知如何下筆?模塊式寫作來幫你

如何寫出一篇好文章?(系列合集)

普通人如何有效提高寫作能力?(合集)

小白到大咖,從寫好一個故事開始 (系列合集)

人人都適用:如何突破寫作障礙?(合集)

如何塑造形象鮮明的角色?用這十三招解決

新媒體寫作:兼職一個月,完成13篇,9篇被錄用,用三個堅持來總結我的經驗與收穫

以下這些是我利用上面提到的寫作方法寫出的部分文章,反響還算可以,大家可以看看,歡迎提出寶貴建議,共同成長。

老公被一對假胸騙走後

我把弟弟賣了五十萬

陌生女人躺進了家裡的浴缸

因為小三的出現,讓我獲得了財務自由

25歲大學生靠賣煎餅月入13萬:你看不起的人,正在拋棄你

這條目錄會持續更新,歡迎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