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一部協和史,東西天地道德經

文/圖  曲堂燕90

北京作為首都,是文化之都,也是科技之都,這其中就包括醫學研究。北京的大醫院多、名醫院多,這其中歷史最悠久,最有名氣,醫生醫德態度評價最高,患者滿心虔誠慕名而來掛號最難的當屬協和醫院。

協和醫院位於長安街往北的東單北大街,名稱有協東西之德,和天地之道的深意。

醫院與北京協和醫學院這所高級學府融為一體,其西南側位於東單三條9號的協和醫學院舊址,是北京市東城區一處民國時期折中主義的磚木結構醫院建築群,屬於近現代重要史跡及代表性建築,原址為清太祖第十五子豫親王府第,2006年5月被國務院定為第六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仔細觀瞧,這座王府門口的石獅子很有特點,它們不像其他獅子一樣,雄赳赳氣昂昂的,反而是前爪屈伸,趴在地上,神態懶洋洋的,人稱懶獅。

原來門口的獅子隨主人,相傳老豫王多鐸為奠基清業曾立下汗馬功勞,被太祖封為鐵帽子王。所謂鐵帽子王就是子孫後代輩輩為王,見了皇帝不參不拜,不接不送,因此也叫懶王。

100年前的1916年,美國煤油大王洛克菲勒購得此地,拆除原建築,改建協和醫學院,以中國傳統建築形式結合西式裝修,建成精美的建築群。建築分南北兩部分,南部是原協和醫學院校址,坐北朝南,有高大雄偉的主樓和翼樓。街南建有禮堂,是學校集會和宗教活動場所。主樓以北為學校的附屬醫院。其建築風格既反映出折中主義,又反映了復古主義,因而有「中國式宮殿里的西方醫學學府」之稱。

1906年,英國倫敦醫學會聯合英國倫敦會、美國公理會、長老會、安立甘會、美以美會等五個教會團體,創辦了 Union Medical College,被雅緻地翻譯為"協和醫學堂",即協和醫學院的前身。

1915年,洛克菲勒基金會以20萬美元購得了協和醫學堂的全部資產,新學校的名稱為 Peking Union Medical College,之後又以12.5萬美元購得豫親王府的全部房產,在此修建新校舍。

1921年,由美國建築師柯立芝(Charles Coolidge)設計的協和建築群共14座樓竣工落成。同年9月16日,協和醫院舉辦了隆重的開幕典禮。這是北京最早設立、規模最大的醫學院。

當年10月26日,洛克菲勒醫學會的公報上這樣描述:「北京的初秋很美,衚衕不同於平日里那般塵土飛揚,大街小巷裡營業的店鋪顯得像畫一樣,連遊走小販和乞丐的吆喝聽起來都很悅耳,婚禮葬禮的隊列都展示出了最宏大的設計。透過明凈的空氣,青黛色的西山屹立於遠處;近處的景山上綴著精美的寶塔。還有宏偉的皇城牆門,金色屋頂的紫禁城。綠色琉璃屋頂的豫王府,相比之下毫不遜色,這就是新建的醫學院和醫院。」

建築總體布局為沿十字軸的對稱布置,在西、南兩面各形成三合院。校舍及附屬醫院佔地約八萬平方米。其設計建築皆由美國人負責。校舍工程分兩期進行:包括協和醫學堂舊址、婁公樓、哲公樓、文海樓三座主體建築和後期所建的「A」至「P」號樓,建於1904—1925年間。

婁公樓、哲公樓、文海樓三座建築均為磚木結構,灰磚牆體,屬西方古典折中主義風格。 後期的「A」至「P」號樓分二期所建。第一期(1919年至1921年),建成編號為「A」至「N」的十四棟樓,磚混結構,外表為中國傳統形式,內部為西式裝修。有禮堂、教學樓、病房、宿舍、倉庫等共14棟樓,除「A」樓禮堂外,其餘各棟均由連廊相連,每樓多為三到五層,均為磚木結構,仿清代官式宮殿建築。

第二期工程是1925年建成「O」、「P」兩棟樓並對其他建築進行了改建 。外形為西式風格,地下一層,地上各為四層、二層,平頂,磚混結構。

協和醫學院建築多為二、三層樓房,磚混結構,材料及裝修工藝質量很高。磨磚對縫的清水磚牆,砌出細致的線腳和圖案,上加綠色琉璃瓦大屋頂,檐下結構簡單,施彩畫,下有漢白玉台基欄桿。配有獨立完整的電力、採暖、冷凍、煤氣、自來水、壓縮空氣系統等現代化設備。

雖然協和醫學院及附屬醫院全部建築都是外國建築師所設計,但在形式風格上前後期截然不同,較典型地反應出二十世紀前半葉中國近代建築的歷史特徵。這座北京建立最早、規模最大、中西結合的復古—折衷主義的醫學院校建築,在中國近代建築史上佔有重要的位置。

路南A樓禮堂是一個重要的歷史見證者。1925年3月12日,孫中山先生逝世。當日,遺體被送往協和醫院進行防腐手術處理,3月19日在A樓禮堂按照基督教儀式舉行了喪禮,隨後移靈社稷壇進行公祭。1931年11月19日,林徽因在這里對外國使節發表《中國的宮室建築藝術》演講。徐志摩計劃當天下午趕回北京參加,因飛機在濟南撞山失事不幸遇難。

1966年「文革」爆發,協和醫院改名為「反帝醫院」,帥府園衚衕改名為「反帝醫院前街」。1972年美國總統尼克松夫婦訪華之前,協和醫院被指定為美國貴賓的定點保健醫院。「反帝醫院」的名稱顯然不合時宜,經周恩來批准,更名為「首都醫院」。

據美國時代周刊記載:「從1913年5月開始的十年內,洛克菲勒基金會花費了將近8000萬美元,其中最大的一筆禮物是給了北京協和醫學院。截止到那時,用於協和的共計1000萬美元,比用於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700萬美元還多。據1956年統計,最終,基金會為打造北京協和醫學院及協和醫院的總計投入超過了4800萬美元。」

有錢才能發展,發展是硬道理。自此以後,協和醫院培養出張孝騫、林巧稚、曾憲九、吳階平、諸福堂等一批醫學大家,在中國建立起了培養現代醫學人才的體系,為中國現代醫學發展打下了基礎,不僅見證了中國現代醫學的進步,也歷經了中國現代史上一些重要事件。

百年一部協和史,東西天地道德經。中醫崇尚醫者仁心,西醫講究科學嚴謹,今日路過協和,身心感慨良多。

(2019.3.15曲堂燕遊記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