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A趴在桌子上,沉默着,新的淚水又沁了出來。二月的晚風輕輕的拂過小A的臉頰,但淚水硬是放大了這股小北風的威力,把小A的臉弄得生疼。

  2018年的夏末秋初,1600多名學生來到了這所他們心馳神往的高中。原來念念不忘,真的必有迴響。喜悅寫滿新生們的臉龐,整個校園的空氣在他們湧進來的那刻,像被點燃的煙火,“嘭”棉花糖的味道散播開了,竄進每個人的鼻孔里。

  初來乍到,懷着欣喜與感傷,小A怔怔的看着陌生的教室已經周圍陌生的面容。小A想:原來這個夏天最大的魔力就是,可以用七張考卷弄丟一群人,一群不舍的被分開的人。小A不知道即將到來的高中生活是否會跟自己期待的那樣,但小A知道的是,她不會讓任何人成為她的劫,然後茫茫人海,不期而遇,小B就此住進了小A的心裡。

  故事是這樣開始的。開學後的第一次排位,小B坐在小A的前面,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曉之花,鬢若刀裁,眉如墨畫,鼻如懸膽,睛若秋波,雖怒時而似笑,即瞋視而有情。這樣的小B深深的吸引了小A的注意,小A一邊看着小B的背,一邊在猜小B的性格。結果不到一周的時間,兩個人便熟絡起來,天天談笑風生。所以說小B是屬於好相處的性格吧,但其實不是這樣的。

在一個陽光濃似花生油的下午,四點半的陽光趴在小B稜角分明的側臉上,小A看呆了,情不自禁的說道:“喂你要不要做我師傅?”小B沒有說話甚至沒有回頭,小A心想完了完了,他一定是在想該怎麼拒絕我,天啊好尷尬呀,怎麼辦怎麼辦?情急之下小A慌張的把自己的筆碰到了地上,小A正準備去撿,不料“咔嚓”一聲打斷了小A的行動,就這樣小A的筆“犧牲”在了小B的椅子下,小B不好意思的看着小A:“我只是……想跟你說……我同意了徒弟……只是我不知道……你的筆掉我椅子下了,這樣子我把最寶貴的一支筆,讓給你用好不好?”小A嘿嘿的笑了起來,眼睛彎成了月牙的形狀:“好的師傅。小B也跟着痴痴的笑了起來,他們四目相對,眸中是羨煞旁人的溫情。時光靜好,與君語;細水流年,與君同;繁華落盡,與君老。

  海底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

  上課鈴偏偏在這個不合適的時刻響起,安靜的自習課開始了,他們在這樣安靜的環境里,聽到了彼此的心跳,那是一種強有力的聲音,雙方都忍不住的嘴角上揚。

“這道題怎麼這么難做?”小A抱怨的咬着筆桿,題一不會做就愛咬筆桿的小A,根本就想起她口中的筆,是小B的。“咔嚓”又是一聲筆斷的聲音,小B連忙轉過身,小A怯怯的低下頭,不敢看小B的眼睛,小B用一種急促且焦急的聲音問道:“小A你的牙沒事吧?沒有被硌到吧?”小B的話令小A猝不及防,小A以為自己咬壞了小B最珍貴的這支筆,他一定會沖自己大發雷霆,可是現在小便卻在擔心自己的牙。小A抱歉地搖了搖頭:“我的牙沒事,只是你的筆……”知道小A沒有事之後,小B鬆了一口氣,打斷了小A:“我不是把你的筆也弄壞了么?你也沒怪我,現在我也不怪你,所以沒關系的。”小A欲言又止,周圍的同學看不下去了,說:“大哥大嫂,放過我吧,我只是一個單身狗,吃不了這么多的狗糧。”其他的同學也附和道:“就是就是。”。“自習課安靜。”班長一聲令下,教室又安靜了下來。

  隨着時間的推移,小A小B越來越要好,但對於小A來說,小A在喜悅的同時她也是害怕的,因為經歷過初戀的傷害,刻骨銘心的感覺讓小A心生敬畏—對戀愛對喜歡。可是小B對小A的喜歡卻變得越發的不受控制,小A告訴小B,自己現在還不想談戀愛,小B笑着說:“你之前的經歷關於生活,關於感情,都令我心疼,我說想跟你在一起,只是想讓你明白,從今往後你不僅僅只是一個人,你還有我,我在。我只是想給你足夠的安全感。不過如果你現在不想談也沒有關系,只要最後是你,多久我都願意等。我要你身穿白色婚紗,手捧鮮花,等我娶你。那天我也會西裝革履半跪在你面前,拿着戒指笑着對你說,餘生,請多指教。”小A像吃到了自己最愛卻好久沒有吃到的巧克力蛋糕一樣,滿足的喜悅感在臉上表現的淋漓盡致:“好!我等你。”

  真心覺得年紀小就是好,不會明白兩個人之間,不確定的未來有多遙遠。只知道當下我愛你 就想跟你在一起一輩子。

  在學校除了在廁所,和宿舍,凡是其他的地方,只要有小A的地方,一定會有小B,而且小B溫柔的目光一直在小A的身上落着。你可能會想小B的眼睛一定很小吧,對呀,小B的眼睛很小,小到只能裝下小A一個人,可是小B眼睛又很大,大到能裝下小A所有的模樣。

  大概15歲,最單純的感情就是這樣吧,一個總在開心的笑,一個總是在寵愛的笑。這個年齡的感情,無關金錢,無關利益,有的是想相約一起考國內某座名牌大學,為了彼此,也為了未來,想成為一個更好的人。 

在美好中的時間總是溜得很快,文理分科的日子越來越近。小A和小B都準備選文,小A以後想學外語或心理,小B準備以後學法語,他們的夢想不僅僅為了自己,也是為了彼此,他們都把對方規劃在自己的未來里,因此想努力變成一個更好的人。可是造化弄人,小A小B沒有分到一班,兩個人中間隔了一個教室,但這絲毫阻擋不了小B想要天天來找小A的心。小A的桌子上仍是天天一盒牛奶,好幾封用心點過的信,還有隔幾天便送來的零食……小A一生病小B就慌忙去買葯,一放學手機就第一個沖出教室,沖到小A的教室門前等小A,小B仍像以前那樣的愛小A。可是小A好像從分班之前的某段時間便開始對小B冷淡,分班之後,小B的熱情加上學習的壓力,小A開始變得越來越不耐煩小B,回信的頻率也越來越少,後來乾脆不回了。小B對小A的感情卻還是只增不減。在外人看來,小A是作的,明明一個對自己這么好的人在眼前,卻不知道珍惜,還視小B的付出為理所應當。但小B對小A就是有這無限的耐心與疼愛,是那種眼睛為她下着雨,心卻為她打着傘的感情。

  或許正是應了那句老話,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被愛的都有恃無恐。

  只是生活又不是童話,哪能所有的結局都是王子和公主一起幸福的生活下去。於是,在小A回完最後一封信後,小B戀愛了,今日種種,似水無痕;明夕何夕,君已陌路……小B不拖泥帶水,放手重新擁抱新的愛。星光不問趕路人,時間仍在繼續,故事也是,不同的是小A變成了配角。這時小A驚覺相思不露,原來只因已入骨。可是晚了。

  後來呢?不知道

  錯過的故事誰又能來改寫,賜它一個皆大歡喜的結局,只是我們都明白的,緣深緣聚,緣淺緣散,從古至今,沒有例外。

  向來緣淺的話,又怎奈何情深?

  突然想到苑子豪書上的一段話“那些年,你作,可勁兒作,甩開伸過來的手一萬次,只因為永遠有那麼一個人慣着你,兜着你,會陪着笑臉一萬零一次地伸出手去。但是,你不知道,耐心會耗盡,愛情會疲倦,永遠一直很遙遠。你不珍惜,命運就會給那個人,安排更好的人。”

  小A說:我是有難言之隱的,如果小B的對象不是她,我可能就會向小B解釋,但小B跟她都是自己最親的人,所以我不能去打擾。但我很怕,怕這一錯過便是一輩子,三年很快的。

正好像極了有位網友說過的:“你知道那種感覺嗎,明明那個人還在,可以打電話,可以發信息,但你沒有任何立場,他永遠不再是你的了,那種感覺真的特別難受,縱使有一萬個想見你的理由,卻找不到一個見你的身份。”

  二月踏着噠噠的馬蹄聲,駕着八月,不顧即將到來的柳絮的挽回,大步向前奔去,但小A總想抓住終將逝去的二月和那個不再回頭的小B,可是小A忘了呀。二月會再回來的,四季的輪回是那麼有規律。同樣,就像四季的輪回那樣,也會有小B再來的。

  小A還說:有人告訴我沒關系,以後會有別的小B出現的,但是再多的小B都不是你。其實我等多久都無所謂,只是我知道,等再久你也不會來,你都已經啟程,那就朝着反方向大步前行,就這樣你的世界我還給你,也願我以後的日子無風無雨也無你。

番外:或許你在小A小B身上會看到我們周圍某個人的影子,又或許是我們自己。我們都愛也都被愛,我們都傷害也都被傷害。但願經歷過這些,我們仍相信愛,仍有勇氣去愛。你呢?你現在還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