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你只要心裡有鬼,他就可以一直甜美。

蕭冉是我最好的朋友,陳柯是蕭冉的男朋友,而我也喜歡着陳柯。這是一件挺上不得檯面的事,可我控制不了自己,也管束不了我的心會被他牽引。

道德是什麼?是潛在於心的禮義廉恥,是暗藏無形的法律規矩。我當然會遵守道德,保守這個見不得光的秘密。

                                2

我跟蕭冉小時候做過幾年鄰居,只不過她一直是蜜罐里長大的公主。後來家裡發達,就搬到了寸土寸金的高檔小區。而我是剋制隱忍長大的孩子,從小我就早早地學會了察言觀色這項特殊技能,為了在我陰晴不定的單身母親手下討生活。我聽過太多刻薄而冷漠的話,看過太多冷眼。早慧孩子的童年多半是不幸的,這話一點不假。

時至今日,我仍然清晰的記得七歲那年暑假,蕭冉拿着一排養樂多小跑着來我家。在我狹窄幽暗的房間,她摸着我還暗暗發青的胳膊,淚眼汪汪地問我’疼么?’

我平靜的搖搖頭回答她不疼,明天就會好的。她帶給我酸澀童年裡,為數不多的歡樂與溫情,年幼的暗自發誓,要記得她的好一輩子。

                                  3

後來我們如約的長大。我記得有本書裡面說:長大就是以有限的痛苦為代價去避免更大的痛苦。

我沒有這么理想化的認為長大就能擺脫掉什麼,但至少我可以靠自己的去打零工來自食其力,不會再被當未成年遭拒。也不用因為要錢惹得我媽不高興,而我這點細微的小情緒,沒人會懂這其中的百般滋味。

因為沒有身受,自然不會感同。

對了,他們從高中就開始在一起戀愛了。郎才女貌,天作之合。打眼一看就會知道,他們都是出於家教良好的孩子。雖然蕭冉有時候會任性耍些小脾氣,可是對於一位品學兼優的美女來說,又怎麼能夠算得上是缺點呢?

                                4

後來他們一起考上了省城的重點大學,繼續恩愛依舊。而我原來不想接着上學,對我這種人來說,早點賺錢才是正道。蕭然軟磨硬泡兼非要資助我全額的學費,我拚命拒絕後,選擇去了省城附近的一所專科院校。

這個純良無害的小仙女啊,從來看不得人間存在不幸與辛酸,總是像小太陽一樣去發光發熱暖化別人。

開學後不久,我們一去吃飯,吃飽喝足後,外面已經華燈初上。三個人沿着附近的街道,一起去壓馬路消化食。

蕭冉走在中間,一手挽着陳柯一手挽着我,大步流星地跨步。明朗地笑着說:“這邊是我的男朋友,這邊呢是我的女朋友,我真的是太太太幸福了! 小楠,你可不可晚點再交男朋友呀?那樣的話你就不能再完全屬於我了,哈哈。”

“放心吧,大學畢業我都不談戀愛的。”

“那可不行,你老是一個人怎麼行?當然要找個男朋友心疼你,保護你了。等我回頭看看我們學校,有沒有符合的優質青年,對了,老陳,你周圍有沒有合適的人舉薦下?”

我心裡暗自苦笑,戀愛這種風花雪月又費錢的事,怎麼會適合我呢。沒有人能夠扮演上帝,我只相信靠自我完成救贖。當然,至於能不能完成,我並沒有太多的信心。

                                  5

事實證明,我的確沒有多餘的時間用來戀愛。我必須趕在下一次交學費之前,打工賺到足夠多的錢。放學後我像往常一樣,去市區的那家餐廳當服務員。剛換好工作服出來,兜里的的手機就不合時宜地響了起來。我隱約能瞥見經理不悅的神情,匆匆忙給掛斷了。

可是對方顯然不依不饒起來,很快手機就再次響了起來。我只好跑外面接起,原來是葛姐。一直以來我這些兼職的工作,還多虧她的幫忙。我問她有什麼要緊的事,我還正在打工呢。

她長話短說地告訴我,有個新開的酒吧人手不夠。要不要來試試,工資方面比這邊多三四倍不止。

我猶豫一下,她可能也意識到了這點就迅速轉移話題說:“沒事沒事,不來也不要緊,我再問問別人,這不想着先問問你。”

我還沒有等她說完,就馬上痛快改口答應說我可以。

溫飽都解決不了的時候,清高又值多少錢呢?何況高尚有高尚的代價,低下有低下的收益。我告訴自己,這很公平,不要覺得受了天大的委屈。

                                  6

只是沒有想到,會有一天在那聲色犬馬的酒吧里碰到陳柯,那個品學兼優的好學生。

因為知道這里魚龍混雜,所以我不時提醒自己一定謹言慎行。不過工作倒是輕松,無非端茶送水地幫着打雜,我還是比較滿意的。那天我想往常一樣地去二樓包房送酒水,推門進去後裡面煙霧繚繞,嗆得我想要咳嗽,硬憋在嗓子眼裡不敢出聲。

放下東西後,就趕緊走了出去。無端的心底有點慌,邊走邊安慰自己,他又不是我媽,我怯個那門子啊。不對,我媽都未必會在意。想到這里,我便釋然。

                                7

“林若楠,你給我回來。你就沒有需要解釋的么?”他竟然跟着出來了,還堵到我跟面質問。

“隨你怎麼想,我沒什麼可解釋的,這只是工作。”

“工作?你覺得你一個剛上大學的女學生,應該出現在這種地方工作么?

“那你覺得身為別人男朋友的重點高材生,應該出現在這種地方?”我不假思索地就去反問頂撞他。

“你!我那是陪同學過生日。你現在趕緊從哪來回哪去,你很缺錢么?到底缺多少?我給你行不行,別再這么去作踐自己,你知不知道周圍這些男人都怎麼看你,怎麼說你這樣的……”

“啪”是的,我打了他,還打了他的臉。

留下他一臉錯愕,留下我一腔憤怒的走了。我努力忍住眼淚的溫熱,告誡自己哭是世界上最沒有用的東西,什麼都解決不了,什麼也改變不了。

                                  8

由於剛開張的緣故,營業到十點左右就收工了。我收拾完東西準備去趕地鐵回去,憂心忡忡地邊走邊想,以後再見面該如何是好。徹底翻臉的話,蕭冉那邊怎麼辦。忽然間肩膀就被人拍了下,我嚇得忙叫起來救命。

“我簡直無語了,林若楠你說你就這點膽量,還逞什麼能來這種地方?打我的時候倒是挺下得去狠手。”

“你幹嘛又跟來,煩不煩。”我瓮瓮地說,不想多說一句。

“煩?你干這個工作你家人知道么?薛冉她知道么?你能不能理智思考思考再決定。”

“你說完了說夠了沒有?我逞不逞能,理不理智跟薛冉有什麼關系?跟你又有什麼關系?你們這種富貴人家長大的孩子,當然從來不會有對錢的憂愁。當然有着不為五斗米折腰的清高,我就是作踐自己又怎樣?”

“我不是那個意思,我為剛才的話道歉,只是覺得這里真的……不合適。”

“你覺得,你覺得是就都對了么?蕭冉也是你也是,你們都自我感覺那麼良好。口口聲聲說把我當朋友所以就來施捨我,可憐我。我要是拒絕就是不識好歹的罪過。我是成年人,不是一個廢物,能對自己行為負責。也請你收起來你居高臨下的聖母心。”

說完我就轉頭走了,因為我怕再晚我真的馬上會落淚,哭的人不人鬼不鬼。

                                  9

後來他果然沒有再勸我,只是……只是每天我打完工都陪我一起坐地鐵。起初我不理他,他也不理我。後來我們竟然會有一搭沒一搭地互相挖苦。他說我整天冷着臉拽的二五八萬一樣,我回敬他是人傻錢多的鄉村幹部范。

只是薛冉會偶爾打來電話,抱怨我好久沒有陪她一起逛街了。連男朋友都不知道整天在忙什麼,一到晚上就不見影。好空虛好寂寞,需要人陪。

掛了電話,我才意識到自己心虛的有多厲害。我並不是歹毒的人,卻干出了害人的事。

那個周六我們三個終於聚首一起去吃了飯,海底撈的服務員果然名不虛傳,殷勤地在一旁調制着蘸料。剛把碟子放到我跟前陳柯就對着人家發話:“麻煩你再換一份吧,林若楠她不吃香菜,剛才忘了說。”

                                    10

一時之間我怔住了,服務員歡快的解了圍。吃飯間蕭冉一直在講些最近好笑的事情,還笑得特別大聲。

快吃完的時候,蕭冉一定要和陳珂親一下,說什麼能容忍彼此口中的大蒜味,才算得上是真愛,我冷靜沉默地繼續扒着鍋里的青菜。

等到最後吃完,他倆終於一起走了。我心事重重的回去學校,躺在床上發呆到很晚。拿起來手機想打給她,始終還是放下了。

三天之後將近凌晨的時候,我收到了蕭冉的信息。我不敢立刻打開,陳柯這三天都沒有等我一起下班,我知道這意味着什麼。但終於還是打開,逃避又能逃到什麼時候呢?

她說:若楠,其實我都知道的,如果搶走我男朋友的人是你的話,我心甘情願。你一直活的太苦了,不敢隨意表露自己的情緒,不敢追求想要的幸福。陳柯那個傻瓜更是連撒謊都不會,從他看你的眼神我就知道出事了。他不再讓我輕易動手機,至於香菜那次無非讓我更確定了。

對了,現在我和他已經分手了。我想起之前對你說過的話,找個能保護你疼你你的人,只要你們合適,一定要好好的。不要覺得愧疚,也不要難為情,我沒有想過要怪你。因為不被深愛的,才算是第三者。——友薛冉。

                                  11

我看着屏幕,任淚水狠狠砸下來,落在我的小手臂上。我們的友誼就此徹底支離破碎,任憑以後怎麼去全力拚湊,也不可能再完好如初。

生來是什麼樣的人,或許就註定了怎麼樣的人生。無論曾經多麼羨慕,嫉妒,妄想改造自己去渴望得到。不是我的,始終也不會變成我的。而現在,我還尚未學會得到,就要先開始適應失去了。


原創作者:薄荷

圖片:網絡

【經歷的都不是荒廢,未來也能遊刃有餘】

原創不易,抄襲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