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所謂正午陽光出品,必屬精品。最近播出的電視劇《都挺好》,作為一部家庭劇集,卻因為寫實的敘事風格,和演員們的一百分演技,讓這部電視劇獲得了很多觀眾的喜愛。劇中更是實力派演員齊聚,姚晨出演的蘇明玉,更是成為熱搜榜上的常客。

蘇明玉,是一個出生於一個重男輕女家庭的女孩,她一直努力,有着考清華大學的願望,她倔強執着,有着自己的處事原則。可是就是這樣一個看似堅強的女孩,卻在童年時候,不僅要經歷整個家庭中“重男輕女”的歧視,喝牛奶的永遠是比自己大的哥哥,喝白開水的則永遠是自己;父母可以賣房子,供自己的哥哥出國,卻只讓蘇明玉上一個免費師范學校——這一切的原因,只是因為她是個女孩。

我們從來都不知道那些來自原生家庭的痛,究竟有多折磨人?

《歡樂頌》里的樊勝美,不僅要遭受來自親生哥哥的威脅,還有來自母親的道德綁架,他們拼盡全力走出的泥淖,拼出來的一小塊棲居之地,也不得安寧。那些剪不斷理還亂的情節,足以牽絆一生的迷惘。

因一副空靈嗓子而備受粉絲喜歡的張韶涵,發了很多傳唱度很廣的歌,她出演了很多電視劇,她擁有無數粉絲,她站在閃閃發亮的舞台上,接受無數人的喝彩與鼓掌。卻被自己的親生媽媽污衊,誹謗,事業遺落千丈,曾經的偶像光環只剩下無數的新聞留下。

有些來自原生家庭的痛,可能需要一輩子的時間去彌合。靜好的日子裡,有些人與自己經歷着一場漫長的掙扎。時光轉場,他們會以怎樣的方式再次出場?

在母親的葬禮上,蘇明玉出錢出力,她沒有流一滴眼淚。是的,她的親人,最切切實實的親人,離開了她。但是流淌在記憶里的,卻都是被不公,不屑充斥的故事。有愛嗎?可那些被一次次漠視的經歷,那些一次次扎在胸口的痛,究竟如何才能癒合。蘇明玉以倔強,以努力,以堅持,為自己趟出了一條路,用正義凌然的個性將記憶的傷一一覆蓋,痊癒與否或許不得而知。正如泰戈爾所說,“有一個夜晚我燒毀了所有的記憶,從此我的夢就透明了;有一個早晨我扔掉了所有的昨天,從此我的腳步就輕盈了。”而勇敢的人,就是可以笑着過時光的征程。

但是也有人難以掙脫原生家庭帶來的創傷,《歡樂頌》裡面的樊勝美卻依賴於獲得新的救命稻草,王柏川對她的喜歡,成為她生命中難得的光亮,她將其緊緊抱住,將那些繁瑣的牽絆一股腦扔給他。殊不知,有些愛在這些沉重的枷鎖下,只會是滿地的碎渣,終究無果。

總有些如蘇明玉一般的倔強堅強的女孩,張韶涵在《歌手》舞台上一首《阿刁》唱盡悲歡,遼遠的聲量,是她對生活的領悟,終究有人散場,可留下來的人就一直這樣旺盛倔強地生長吧。有一天,自己就是最佳主角,不需喝彩,就足夠閃耀。

是啊,北野武也說過:“雖然辛苦,我還是會選擇那種滾燙的人生。”原生家庭的記憶不斷下沉,昂揚的只有不停向前的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