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醫學會精神病學雜志》(JAMA Psychiatry)不久前發表的一項創新研究顯示,每天花上15分鐘運動,可以慢跑、散步、幹些園藝活,可以預防抑鬱症。

這項研究涉及數十萬人,並使用了一種統計分析方法,首次嘗試證明體育活動可以預防抑鬱症,這一發現將給那些有意維持或增強心理健康的人帶來福音。

當然,過去的許多研究都考察了運動、情緒和心理健康之間的聯系。得出的大多數結論是:與很少運動的人相比,經常運動的人更快樂,更不容易焦慮或抑鬱。

但過去的研究只表明鍛煉和抑鬱症是有聯系的,無法證明鍛煉實際上會降低患抑鬱症的風險。這些研究一般是觀察人們在某段時間或某一時點的鍛煉習慣,然後確定其與抑鬱症是否存在統計上的關系。換句話說就是證明活躍的人可能比不活躍的人更不容易抑鬱。但這里可能存在一種狀況,即不容易抑鬱的人更喜歡鍛煉。這些類型的研究似乎有道理,但它們無法徹底搞清鍛煉和抑鬱之間的因果關系。

證明上述因果關系,邏輯應該是這樣的:科學家在隨機實驗中,把人分為鍛煉與不鍛煉兩組,然後分別監測其中患抑鬱症的比率,並持續監測,如果觀察顯示患上抑鬱症的那些人通過鍛煉能有助於改善抑鬱症的,那麼結果就算樂觀。

但要進行一項隨機試驗來觀察鍛煉是否能預防抑鬱症,幾乎是不可能的。因為你需要招募大量的人,說服一些人鍛煉,另一些人不鍛煉,跟蹤他們多年,寄希望於有足夠多的人患上抑鬱症,好讓統計分析變得有意義。所涉及後續工作即使不是不可能,也會令人望而生畏,而且費用也高得離譜。

有鑒於此,孟德爾隨機選擇進入了人們的視野。領導這項新研究的馬薩諸塞州總醫院(Massachusetts General Hospital)和哈佛大學陳曾熙公共衛生學院(Harvard T.H. Chan School of Public health)精神遺傳學博士後研究員卡梅爾·崔(Karmel Choi)表示,這是一種相對較新的“數據科學黑客”,被用來分析健康風險。

通過孟德爾隨機選擇,科學家們瞄準了因人而異的基因片段。這些變異在出生前就已經存在,出生後也不會改變,即與後天養育無關。由於大規模的遺傳學研究,科學家們已經將這些片段與特定的健康行為和風險聯系起來。例如,有某些基因變異的人比沒有這種變異的人更有可能暴飲暴食或進行體育鍛煉。

最近,科學家們意識到,人類DNA的這些差異實際上提供了天然而現成的隨機實驗,這些變異是以數學隨機的方式發生的。

由於這種固有的隨機選擇,科學家可以交叉檢驗那些帶有或不帶有健康風險基因片段或者行為基因片段的人,比如把那些非常喜歡鍛煉的人跟患有嚴重抑鬱症的人進行比對。

如果大部分攜帶這種變異的人沒有患上抑鬱症,科學家們認為他們可以得出這樣的結論:與這種變異相關的行為導致了另一種疾病風險的變化。

這就是崔博士和她的同事們將孟德爾隨機選擇方法應用於鍛煉和抑鬱時所發現的結果。為了得出這個結論,他們首先求助於英國生物銀行(UK Biobank),這是一個包含近40萬名男性和女性基因和健康信息的龐大數據庫。在那裡,他們確定了攜帶至少幾種基因變體之一的人,這些基因變體被認為會增加人們活躍的可能性。大多數人都很活躍,其中很少有人得過抑鬱症。

與此同時,沒有這些基因片段的人傾向於更少的活動,他們也表現出更大的抑鬱風險。

深入研究後,科學家們發現,從統計數據來看,預防抑鬱症的理想運動量是每天大約15分鐘的跑步或其他劇烈運動。像快走、做家務等不那麼費力的活動也能預防抑鬱症,但每天大約需要一個小時才能見效。

最後,為了確定身體活動會影響患抑鬱症的風險,而不是反過來,科學家們在一個獨立的大型基因數據庫中重複了孟德爾式的分析方法。這一次,他們尋找與抑鬱症相關的基因變異,以及攜帶這些變異和抑鬱症傾向的人是否傾向於不愛運動。事實證明,他們沒有。

因此,研究人員得出結論:在這項分析中,體育活動降低了患抑鬱症的風險,但抑鬱症並不影響人們的鍛煉意願。

當然,孟德爾隨機選擇畢竟只是一項數理練習。在現實世界中,人們的生活和行為不僅僅受到基因的影響。毫無疑問,決定是否患抑鬱症的因素很多。崔博士說,與活躍有關的基因變異也可能單獨發揮某種抗抑鬱作用。運動與心理健康之間相互交織的基因和行為聯系需要更多的研究來釐清。

“但是,這些研究結果已經提供了‘強有力的證據’,表明無論你的基因構成如何,積極鍛煉身體都有助於預防抑鬱症。”崔博士補充說。

本文根據《紐約時報》Exercise May Help to Fend Off Depression(By Gretchen Reynolds)一文編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