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訪人物皆為化名,撰文/編輯:MK/圖片設計:白

都說金融圈裡出問題的人,大多集中在稅後年收入80-500萬的群體中?

金融圈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出現的各類爆料,似乎不斷助長着人們的想像力,現實版《華爾街之狼》的橋段,不知什麼時候就成了很多人茶餘飯後的談資。

而據國外著名已婚男女最愛使用的偷情網站 Victoria Milan 的統計,金融從業人員的出軌率以21%位居榜首。

我們採訪了與此相關的四位相關人士,聽聽他們怎麼說:

/XZ 28歲,券商從業/

從小到大,我都屬於「別人家孩子」的典型。我個人家境一般,一直被教育靠自己的雙手打拚,當然,學生時代的我也是不負眾望的,念重點中學,讀熱門專業,走校招進大公司,一切都順水推舟似地發展着。

等入了行才發現真是一言難盡,我們底層民工平日里累死累活就算了,還時不時得面對來自不明真相的群眾的「暗自打探」。

你要問我有沒有錢,我只能說我工作三年了,在一線城市是有存下一些錢,但這絕不是因為賺得多,而是真的沒時間花,一年起碼300天都是一大早例會連軸轉到夜裡開着電腦寫郵件的狀態,睡眠都不夠的情況下哪有精力出去享受?

至於那些「指責」我們圈子風氣渾濁的人,請先學會分情況討論,金融行業資源集中是不錯,但一個人的職位細分決定了他的時間分配和資源配置,這之中差異太大了。

最明顯的,那些銷售的作風就跟別的不太一樣,他們基本是業績至上,大家都賣同樣價格的情況下,靠什麼爭業績呢?這個就因人而異了,心態好一點的人能忍受每月只拿10k左右的底薪湊合過,急着往上爬的人就會去找各種各樣的「捷徑」,那些覺得時代開放了,偶爾「出賣」一下身體不算事的人總是有的,而且,這種事有了一次就會有第二次,睡到某個位置就停了的人,我好像還真是很少聽說,除非,他們自己的利益受損或者事情敗露了。

當然,風氣的敗壞遠不止少數人謀利那麼簡單,有人走捷徑就會有人眼紅,眼紅的人多半會選擇跟風,跟風的多了那些不跟風的就會慢慢被視為異類甚至被孤立……人家都不帶你玩了,你慌不慌?

我所認識的做銷售的都不是一開始就把持不住自己的,有的人就是對被邊緣感到恐懼,用他們的話說,「有時候太清淡了,在圈子裡是混不下去的」,反倒是那些更接近慾望的人,在這個體系裡離「成功」更近。

在我看來,他們不是管不住下半身,是跑偏的「思維方式」決定了下半身。

/Angie 24歲,互聯網運營/

我不是金融從業者,但大學里輔修過相關專業,加上交往過在投行工作的男友,也算是有點發言權吧。

以前讀書不懂事的時候,特別憧憬學商科的男生,覺得他們普遍自帶精英氣場,雙商高不用說,還很會拾掇自己,比我周圍那些木訥的理工男不知道高到哪裡去了。

可能正是因為這種「盲目崇拜」吧,有次出去旅遊住青旅認識了一個比我大八歲的前PE,當時一群人一起玩狼人殺,大部分都是小白級別的,憑着感覺胡亂指認,只有他每次發言的時候都條分縷析,那種邏輯思辨性一下子就吸引到我了,遊戲結束後,我跟他私下裡加了微信,但他第二天就走了,當時並沒有發展出什麼下文。

之後偶爾會在微信上有一搭沒一搭地聊,他每次都是凌晨一兩點才回復我的消息,倒是挺符合金融男的職業設定,最開始就是聊聊愛好,漸漸的他會有一搭沒一搭地誇我,但因為我並不討厭他也不覺得有什麼冒犯,只是在深夜收到那樣的消息免不了會浮想聯翩……

轉折發生在他後來來我所在的城市出差,破天荒的,差不多還有一周的時候他就開始白天回我消息了,我當時覺得奇怪,怎麼突然不忙了?等還有兩三天的時候,又開始打探我學校的位置、宿舍幾點關門之類的信息……

果不其然,那天吃完飯後下了點小雨,我們兩人只有一把傘,他趁着撐傘的機會對我毛手毛腳卻又沒有任何要正經發展的意思,只是不斷暗示我可以去酒店接着聊……

我當然沒有去,但在往後起碼十天的時間里都還對他心存幻想……現在想起簡直背後發涼,如果這個人當時嘴上稍微來點甜言蜜語的話,我可能就淪陷了,而他,完全可以在得手之後什麼也不說地把我刪除。

但這件事之後我並沒有怎麼吸取教訓,天真地以為只是自己運氣背碰上了騙炮的,直到真正交往了一個在投行工作的男友。相處期間他倒是沒什麼出格的舉動,但他處理問題的方式和過往經歷每每會讓我覺得很不舒服。

他很會討我歡心,一些我不太記得的日子他都能準備一番,但這種心思背後,卻是不斷對我提出的「要求」,那感覺就像是一樁交易,他每付出一點,我就要給予同等甚至加倍的回報。

而他跟此前的女朋友,秉持一異地就立馬分手的原則,明明在機場還表現得依依不捨,對方一落地就頭也不回地斬斷,這種精明而冷酷的舉動每每使我不寒而慄。

等我好不容易決定跟他斷絕關系後,他竟然提出繼續做炮友的要求,保留身體上的關系,情感上可以再無瓜葛……這真是完全激怒了我,合著在他看來,情侶關系只是發洩慾望的一個幌子?

上述兩段經歷基本讓我對金融男祛了魅,沒有一棍子打翻一船人的意思,只是給自己過往對「光環」的崇拜敲個警鐘:工作再體面,收入再豐厚,如果只懂套路,將利己的價值觀滲透進私人生活,我也是絕不能接受的。

/Hu 31歲,前期貨公司從業/

金融圈的男女關系,如果只是你情我願地約約炮的話,我覺得沒什麼好指責的。

幾年前,我從事期貨交易工作,那種壓力感爆棚的日子大概也只有年輕才頂得住,每天經手的都是幾十上百萬的單子,長時間處於精神高度緊綳的狀態。很多人可能覺得,只要睡眠保證了就有精力幹活,不好意思,在我們這行是不存在的,我那時候經常整夜整夜地睡不着,白天擔心的頭寸到了夜裡還得繼續惦記着,因為長時間睡不好,每次換季掉頭發都特別嚴重,但基本上也顧不上什麼發際線了。

那時候能讓我感到興奮的除了盤面,沒別的了,說起來,那應該是一種精神上的病態吧,我媽那時候跟我說,你壓力大就去健健身吧,開什麼玩笑?我沒那個時間不說,這種平靜狀態下的愛好是根本沒辦法填充精神亢奮間隙的空虛的。

那什麼可以抵禦呢?性是一種,賭博是另一種,就前者而言,很多時候可能真的只是一種發泄,孤男寡女一起出差,兩人都願意的情況下是會發生點什麼的,但第二天醒來,大家繼續回歸工作狀態,很少有人當真,都是成年人了,各自對自己的行為負責。

至於後者,我沒試過,怕上癮,有認識的人跟我說,這種以小搏大的投資帶來的快感讓人很難拒絕,體會過一次,基本就很難抵禦下一次誘惑了。

當然了,我還聽說有人以花錢的方式緩解焦慮,各種去夜總會、ktv,一邊辦公一邊跟女孩調情,賺了錢就買東西給人家,有時候一晚上能花下去小幾十萬,虧了錢就拿人家發泄。

你如果問這不燒錢嗎?沒辦法,錢在這種時候就只是個數字了,我們這些平時天天跟數字打交道的,沒什麼人會真的放在心上。

現在回想起來,是挺病態的吧,那會兒打雞血發誓要掙幾千萬,和整個人蔫不拉幾的狀態,可能前後不過幾分鐘而已,金錢的世界就是這么冷血,而我們中的很多人,不過是不斷通過別的方式掩飾起自己不安和缺愛的另一面罷了。

/Frank 35歲,某外資銀行從業/

作為一步步從底層爬上來的「金融民工」,負責任地說一句,身處底層的人,即使有亂搞的「賊心」,也沒那個籌碼,而做到了中高層的人,把持不住誘惑的當然有,但一個巴掌拍不響,有的人就是願意貼上去,能怎麼辦?

說一個我大學同學的例子吧,他學生時代特別老實,曾經對一個女生特別一往情深,但那時候他家境不好,人家也不覺得他是支潛力股,沒發展起來,他嘴上雖然不說,但這件事肯定傷害到他了,以至於他在工作的前幾年,真的是「兩耳不聞窗外事」,每天腦子里都只有掙錢二字。

等好不容易爬到了中層、有了家室,各種誘惑也接踵而來,他那時候去參加一些VC圈的酒會,總會有女同行圍在身邊,面子上是交流業務,背地裡都是懷有企圖的,在職場上磨鍊過幾年的女孩,已經深諳這個行業的一些潛規則,不說傍個人養着自己,多少也希望在工作上給自己開點綠燈,只要雙方都不大肆宣揚,很多事情也就順水推舟地發生着。

他找了個同行小三,老婆對此並不知情。對那段關系,他未必有多認真,可能也不過是很多中年男人之間心知肚明的秘密吧。

據我觀察,這個圈子裡出問題的人大多集中在稅後年收入80-500萬的群體中,他們比普通中產富裕一點,但也算不上是真正的富豪,比上不足比下有餘嘛,有點閑錢加之有點資源,又頻繁出入各種場合,犯錯的機會也就多了,而社會中對金錢的崇拜算是助長了他們的風氣,想以身體換資源和金錢的女人不在少數,湊在一起有時候就是一段行業八卦。

不過話說回來,我並不認為這是金融行業的鍋,這個圈子只是客觀上賦予了他們「亂的資本」。換句話說,有權有錢的人,混其它圈子,就能不亂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