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王璽
來源:王璽心理空間(ID:gh_7d0e1df00f0f)

朋友圈曬恩愛的人兒里,比較愛看的,是一個男人曬他和妻子的日常。


認識他和他的妻,是前年去某國旅行時,我們恰好在一個團里。夫妻倆30多歲,不是小年輕了,但兩個人相處的狀態卻年輕到像還沒有結婚。


男的在某電視台工作,高大英俊,女的公司職員,溫婉秀麗,倆人走到哪兒都牽著手,彼此相望時眼神里有熱切和喜悅,有惺惺相惜的味道。話不多,開口都極溫和。坐在旅行車上,其他人在大聲說話聊天,這一對肩並肩頭偎頭,不時輕聲低語。


回北京的航班上,他們坐我後排,倆人笑著低語,商量下一次旅行準備去哪兒。


男人的朋友圈裡,曬的幾乎都是他和妻子的各地旅行照,有一天突然曬出個小小子,曬出一家三口的合影,才發現原來倆人的孩子都這么大了。


真是難得。兒子都8歲了,夫妻倆相處得還像在戀愛。


仔細想想,對他們有好感的原因,是因為這樣的婚姻狀態在生活中比較少見。

曾經給一對看上去很般配的男女牽線搭橋,沒想到真的成了。


多年來看著他們,從相識戀愛到結婚生子,真是功德圓滿。


什麼時候開始,出現了不和諧音呢?


女方總在電話里跟我抱怨,數落男方一大堆不是,質疑當初結婚的選擇是否正確。聽得我心生內疚,彷彿要為此承擔一些責任。


同時心裡也有些疑惑,因為印象中她老公真的是各方面都不錯的人,歲月這把殺豬刀再厲害,也不至於把一個人變得如此不堪。


兩個人的事,不能僅聽一面之詞。


正好有一天和他們一起吃飯。


一見我,女的像抓到救命稻草:姐姐,再不見你,我就要崩潰了。


開場白直接得令人有些難堪。她老公頓時一臉不自在。


那餐飯吃成了批鬥會。


她不停地說,思維縝密,邏輯清晰,一樁樁,一件件,細數老公多宗罪,聽來聽去最大的罪是冷暴力,具體表現形式:動不動就長達數天不理人,恨不得抓住一切機會在外應酬也不回家,逃避她,逃避孩子,逃避所有家庭事務,沒有愛心,沒有良心,沒有擔當,不負責任。


一把鼻涕一把淚,餐桌上很快堆起一堆面巾紙。


聽得人心情無比沉重。


如果這都是真的,這個男人還能要嗎?

這中間,男方幾次想插話,都被她疾言厲色阻止了:別說話,聽我說。


偶爾我想說一句,也被她及時阻止:姐,先聽我說完。


2小時後,她去上洗手間,我和她老公明顯都鬆了一口氣。


和她老公兩兩對望,一時竟不知該說些什麼。


還是他先開口:我承認她有些話說得有道理。我也很痛苦,不明白我們的關系怎麼會變成這樣。


他說,當初他愛的那個美麗溫柔的女人,不知從何時起變得嘮叨、強勢,對所有事情都要掌控,大到投資買車買房,小到吃啥用啥穿啥,孩子的教育,老公的工作和交友,老公的興趣愛好,她都要發表自己的見解,並期待別人都滿足她。


自從結婚以後,她的嘴就像長在他身上,呱呱呱,嚶嚶嚶,從早說到晚。


戀愛時那個可愛的女人,最後變成了他最害怕最想躲的人。有時他也很自責,很想對她好一點,但就是做不到,一聽到她的抱怨和嘮叨聲就想遠離、逃跑。


為了佐證自己的說法,他跟我講了一件事。


某次他出差去外地,晚上正想洗澡,她來電話了。


家長里短,越說越來勁,他聽煩了,撂下電話,徑直洗澡去了。


等他洗完出來,拿起手機,竟然,竟然......


她還在另一頭喋喋不休地說,對他的中途溜掉根本毫無察覺。


我忍不住笑了,他則苦笑著搖頭。


看著這個曾經浪漫、俊朗的男子,突然想起亦舒的話:好好的一個男人,把他逼成了一個丈夫,真有些於心不忍。


某天讀到蔡瀾寫女人的一段話:


女人以為男人已經沒有腦袋存在,一切都要她教導:你這么向他說,你說......


這些男人多比老婆早死,因為這是惟一的解脫。


女人悲哀,不是因為丈夫死了,而是她們再也沒有可以安排的東西,於是在晚上祈禱:上帝呀,叫我丈夫安息吧,你這么向他說,你說......

 

蔡瀾這個鬼東西,把他的書幾乎全部收羅了來讀,不是沒有緣由的。


常有人問我:為何選擇這個職業,心理學能帶來什麼?


比較正能量、高大上的回答:宛如重生啊。通過心理學,更多地了解自己了,很多心結打開了,很多創傷療愈了,個人得到了提升和成長,看待自己、他人和世界的方式改變了……


比較直白、接地氣的回答:家庭關系好多了。一個人成長,全家人獲益。個人情緒、狀態的穩定,帶動了家庭成員的穩定。


畢竟親密關系的實質,就是彼此向對方投射焦慮啊。

從事心理工作之前,遇到看不慣的人和事,也忍不住要叨叨。


從事心理工作之後,最大的變化是不愛說話了。


多餘的能量已消耗在工作中,回家後,沒有力氣說話。


能用眼神或肢體語言表達的,決不輕易開口。


結果歪打正著,大家都覺得輕松多了。


但不說話,不代表沒意見。


即便有意見,也不像從前那樣輕易發脾氣了。


遇到生氣的人和事,自己會本能地去覺察,去反思,在腦子里分析一遍之後,接下來要說的話和應對方式就比較理智、客觀了。


如果偶爾不太冷靜,身邊人長期耳濡目染,早學會以子之矛攻子之盾:親愛的,這只是你的投射......


嗯,這招很靈,眼看快要失控的人,立馬老實多了。

作者簡介:王璽:女,北京資深心理師(從業十年),曾當過公務員、雜志副總編輯,發表作品百萬字,曾獲北京市好新聞一等獎,出版人物傳記《路在腳下延伸》,曾任北京《科學新生活周刊》心理欄目、天津電視台《我是當事人》欄目嘉賓專家。公眾號文章均為原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