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來翟天臨北電博士畢業卻不知知網一事持續發酵,他發表的《談電視劇<白鹿原>中“白孝文”的表演創作》一文的查重檢測報告顯示相似度超過50%、知網上文字重複比40.4%,北電已成立正式小組開始對其進行調查。自從《演員的誕生》爆紅到現在不到兩年,一升一降,快得令人咋舌。

最開始認識翟天臨是12年的《心術》,當時看翟還和普通的配角一樣,沒看出什麼特別出彩的地方,顏值最多中上。

    真正讓人開始注意到他的角色,應當是後來《軍師聯盟》里的楊修,將楊修的桀驁,狂妄演得淋漓精緻,最後同司馬懿拜別,讓人不禁又恨又愛。那時候覺得,嗯,這個演員,不錯。

      翟天臨大火,應當是《演員的誕生》,這個節目爭議頗大,但對於翟卻又有伯樂之恩,也是從那裡開始,我也粉上了翟天臨,為他的演技折服。冠軍之夜,他搭檔藍盈瑩,周一圍,一出趙氏孤兒讓人熱淚盈眶,一度在我眼裡是無冕之王。後來又爆出他的博士學位,更覺得怪不得,人家這是深藏不露啊。

    好好一個演員,再經幾年曆練,未來可期,對於被大寶貝一流辣了許久眼睛的我可是眼巴巴地盼着他能再出些好作品來過過癮,只是作品還沒盼來,竟又爆出論文抄襲等一系列學術醜聞。若學術造假落實,事本身不值得理解同情,但一個實力派小生的這凋零之勢着實令人感慨而可惜。

    近年來不止翟天臨,前有文章,後有吳秀波,一大波實力派演員人設撲街,怒其不爭,唾棄其行為不檢的同時又讓人嘆息,現在可真的是沒辦法好好追星了,追星有風險,入粉需謹慎,弄不好就是大型打臉現場!

    所以以後就讓我做個安安靜靜地做個電視迷好了,其他的,隨他們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