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什麼對這個概念感興趣

原生家庭,是一個目前挺流行的概念,也是讓我對母嬰關系感興趣的一個概念。我是從武志紅的《巨嬰國》里看到的這個詞,他非常強調原生家庭對一個人心理成長的重要性(《巨嬰國》這本書目前已經被禁,具體原因未知)。結合我的個人經歷,我對原生家庭的影響力也大部分認同,這促使我在成為一個母親之後,更多的關注我作為我女兒原生家庭的一部分,如何能最大程度的避免原生家庭成為她人生中不必要的功課。我翻看了一些兒童心理學家的研究,覺得這些研究成果對幫助孩子成長有所裨益,也對媽媽更好的理解母嬰關系有一定作用。

對我幫助比較大且比較成體系的研究

1.Harry Harlow, Margaret Harlow夫婦的恆河猴實驗

Harlow夫婦對“嬰兒與母親之間的愛是怎樣發展的?”這個問題非常感興趣,設計了著名的恆河猴實驗。他們將恆河猴幼崽放在一個籠子里,同時在籠子的左右兩邊都設立一位代母親。鐵絲母親的胸前設置了可以為幼猴提供奶水的橡皮奶嘴,絨布母親給幼猴提供可供依靠的懷抱。起初他們以為幼猴會更偏愛鐵絲母猴,因為那時受弗洛伊德影響,大家的普遍看法是嬰兒對母親的依戀是基於母親是嬰兒食物來源的這一事實。但實驗結果卻是,幼猴僅在飢餓時去鐵絲母親那裡吃奶,吃完後迅速返回到絨布母親身邊。這說明接觸安慰在幼猴對母親的依戀中更為重要。

哈羅夫婦將嬰兒-母親情感系統的發展分為四個標准階段:反射階段、舒適階段和依戀階段、安全階段以及分離階段。與這些階段相對應的還有後續的恆河猴實驗,上述實驗是代母實驗,這里只列舉這一個實驗是因為後續那些“面具”、“鐵娘子”、以及“絕望之井”實驗都有些非人道,即使實驗對象只是恆河猴。

恆河猴實驗的結論論證了接觸安慰在嬰兒對母親的依戀系統中的所起的重要作用,這也為後續“依戀”理論的提出,提供了相關的發展基礎。

2.John Bowlby的依戀(attachment)理論

Bowlby 接受的是弗洛伊德式的精神分析學派的訓練,因弗洛伊德一直過分強調童年經歷對人格形成的重要性,加上鮑比的個人經歷,讓他對嬰兒與母親之間的關系,對嬰兒後期人格形成的作用方式和影響程度非常感興趣。

約翰.鮑比和他的同事密切觀察養育機構里如寄宿制幼兒園或者醫院里,一些被迫與自己的母親或者主要照顧者分離,而由一些列不熟悉的人如護士等,在一個陌生的地方被照顧的孩子們的日常起居,他們總結出了孩子在與自己父母分離的期間,所表現出的三個階段:抗議、絕望和冷漠。

抗議:當兒童剛開始與母親分開時會出現強烈的抗議行為,比如大聲哭喊,揮舞四肢,急切地看向母親離開的那個方位等。所有的行為表明,孩子深切盼望母親能夠回來,且排斥陌生人的照顧。

絕望:孩子經過一段抗議時間後,發現抗議無效,他們開始接受母親不會回來這個事實,呈現精神頭兒和活力逐漸消失的狀態,孩子們變得越來越沉默和消極。

冷漠:從行為角度看,孩子們像是有了改善和進步,他們開始接受護士們的照顧,且出現快樂和友善的跡象。但當母親來訪時,這些孩子們表現出一副不認識母親的樣子,對母親非常冷漠,或乾脆轉身離開。

依據上述觀察和總結,約翰.鮑比提出了依戀系統的理論。他認為母親與孩子之間是互相吸引的,嬰兒對母親的偏好為印刻(imprinting),母親對嬰兒的天然保護欲為母性的本能(instinct)。他還提出,母子關系並非是先天註定,除了印刻與母性本能,母子雙方也需要做一些額外的工作,比如積極的回應對方,來保證依戀關系的建立。盡管母親也許是被優先選擇的依戀對象,但嬰兒也能對他們生活中其他重要角色表現出依戀,這一點可以通過極端案例,狼孩,來說明。

3.Mary Ainsworth的依戀的類型(patterns of attachment)研究

Ainsworth在Bowlby的依戀理論基礎上,延伸研究了不同類型的兒童依戀系統,以及激發和終止兒童依戀系統的環境。她是通過陌生情景實驗程序來對上述內容進行研究,實驗的具體安排是:

陌生情境大體包含8個片段(episode):

她通過這個實驗發現所有兒童都會以某種方式依戀着自己的母親,其中的區別只是依戀的質量,但不存在沒有依戀的孩子。同時她總結了依戀的三種類型以及各類型的子類型:

A類:迴避型依戀,這類嬰兒對自己被單獨留在一個陌生的房間與一個陌生人相處毫不在意,但是當母親回來時他們也同樣迴避自己的母親。

A1子類型,嬰兒完全迴避或者無視自己的母親。

A2子類型,嬰兒似乎有一點喜歡待在母親身邊,但又有偶爾想遠離自己母親的強烈願望。

B類:安全性依戀,這種依戀模式是嬰兒與母親之間最健康最恰當的依戀行為。具體表現在嬰兒在母親回來時認識到了母親與自己關系的重要性,而想要待在母親身邊。這類嬰兒在母親離開後的焦慮程度不一,但他們都將自己的母親視作安全基地。

B1子類型,嬰兒在與母親分離時不太焦慮,在母親回來時也沒有試圖靠近,但會明顯表現出喜悅。

B2子類型,在母親離開時會輕微焦慮,在母親回來時會更願意與母親親近。

B3子類型,在母親離開時,並不太焦慮且分離之前也不會特別粘人,但當母親回來時表現得最為積極,且待在母親身邊時間也最長。

C類:焦慮矛盾性依戀,自相矛盾的依戀行為,在母親回來的時候,這類嬰兒先是積極地靠近,然後又強烈的抗拒自己的母親。

C1子類型,嬰兒們在分離階段極度焦慮和明顯憤怒。

C2子類型,在母親離開時表現得極其消極,一動不動。

Ainsworth根據以上三種依戀關系進一步分析了不同依戀類型中母親的行為。

B類:嬰兒們與母親互動更和諧,更樂於合作並且遵從母親的要求,對待母親的行為更正面。這類嬰兒對母親的心智模型包括了容易接近以及可以得到可靠的相應。即這類嬰兒的母親具備始終如一可靠的“敏感的響應者”這一特徵。

C類:這類嬰兒的母親常常不能積極響應他們發出的信號,故這類嬰兒很多時候都在哭泣,無法建立母親在情感上可及的心智模型,即他們無法形成把母親當作安全基地去探索世界的意識。安全基地的缺失反過來減少了C型嬰兒探索行為的數量,從而C型嬰兒在認知水平上通常沒有B類嬰兒高。

A類:這類嬰兒的母親是相當冷漠的,她們經常排斥與自己的孩子親近,而這種排斥可能會讓嬰兒產生巨大的悲傷,因此嬰兒對母親可能產生非常大的憤怒和怨恨。但是,巨大的憤怒和怨恨又面臨失去母親照料的可能,所以迴避就是這類嬰兒最明智的選擇。這嬰兒在以後的人生中,可能無法與生活中其他重要的人結成一段安全而穩定的關系。

我對這三個研究的理解

這三個心理學家的研究成果讓我更深刻也更客觀的理解了原生家庭尤其是母親對於一個孩子健康成長的作用。從Harlow的恆河猴代母實驗,我懂得了孩子在嬰兒時期,對母親肢體接觸安撫的需求遠比我想象得大,以及這種需求對一個剛從溫暖子宮中出生還處於社會初探階段的小嬰兒的安全確認作用。在看到這些研究之前,我是一個對養育嬰兒毫無概念的媽媽,市面上流行的育兒方法,比如希爾斯親密育兒法、實用程序育兒法、哭聲免疫法等,我都翻看過,這些方法各執一詞,也都振振有辭,看完我依然無處着手。

我嘗試過用程序育兒法來幫女兒學會自主入睡,那還是她剛四個月的時候。我像書里寫的那樣她一哭就將她抱起來,一旦停止哭泣就立刻放下,如此反覆直到她在床上自己睡着。起初我還覺得這個方法相比哭聲免疫法更溫和,但當我發現女兒的反應和書里寫的似乎不太一樣時,我意識到這些育兒法並不是普適性的,因為事實上,我女兒並沒有在被放下時學會平靜入睡,而是更加激烈的哭喊,最終我還是選擇將她抱着直到她睡着。後來我回想起那天她的哭聲,我慢慢理解了她當時的處境。她只是個需要媽媽安慰來確保自己安全的小嬰兒啊,她會激烈的哭喊是因為她不理解她的媽媽為什麼會放開她。

總有自以為經驗老道的人來告訴你,不要總抱着孩子,這是溺愛,要讓他適應外面的世界。是啊,我也這么認為。可是我同時也認為這句話對於一個還不具有自我意識的小嬰兒而言,完全無效,因為不具有自我意識的小嬰兒,也就是六個月甚至一歲以前,沒有任何被寵壞的可能,他們所有的需求就是生存和愛。而生存和愛的表現形式就是奶水和肢體接觸。

如果說Harlow的恆河猴實驗因實驗對象為猴而不能充分反映到人類的話,Bowlby的依戀理論則完全客觀的說明了母嬰依戀關系的重要性。因為Bowlby的研究,我找到了我認為對的回應女兒的方式。從Bowlby所觀察的那些被迫與母親分離而被陌生看護人照顧的孩子們的情感變化,我知道了媽媽盡可能多的陪伴,對孩子的情感安全來說有多重要。抗議,這是我曾經也經常感受到的,當我需要離開家時我女兒的情緒。她會大哭,會嘗試弄疼自己來讓我留在家裡,我不知道我離開之後她是怎麼平復下來,也不知道她會不會失望和難過。但當我傍晚回家時,她沒有很急切的奔來我的懷里,而是有些冷摸的不願意我靠近她。婆婆告訴我說,她很乖,沒有找媽媽。可即使她適應的很好,我也會有一些失落,我覺得一定有哪裡是不對的。

為了防止孩子崩潰大哭,老一輩的做法一般都是不告訴孩子偷偷離開。這樣雖然可以避免孩子出現強烈的反抗情緒,但也會破壞孩子心中因依戀父母而建立起的信任。因為孩子會習得性的明白,爸爸媽媽有時會突然消失,這對她來說,意味着基於父母的安全基地並不牢靠。如果同時沒有一個更穩固的依戀對象可以替代父母,那麼孩子就會出現那種既渴望又冷漠的表現。

但我認為孩子的依戀模式並非固定不變,在最初面臨與母親分離的情況時,孩子大都會出現所謂的分離焦慮,這是安全感建立的必要過程。如果分離焦慮持續的過長,那則說明父母與孩子間的依戀模式並不是最恰當的一種。上述抗議且冷漠的情況,在我女兒身上只發生了很短的一段時間。她現在已經充分明白,我的暫時離開並不意味着我不愛她或者我會拋棄她,雖然她不一定懂我離開她去幹什麼,但她知道我一定會準時回到她的身邊。現在,如果我需要外出,已經不用我跟她解釋我為什麼要外出,她只要看見我整理書包就知道,“媽媽學習去了”。她會乖乖的跟我告別,也仍然會假裝疼試圖挽留我,但最後都是乖乖的和我揮手拜拜。當我回家時,她不會再拒絕我的親昵,而是一直拉着我陪她玩。我知道,我和她的依戀關系一定是她不可動搖的安全基地,同時這種依戀類型也是最恰當的那一種。

Ainsworth對依戀類型的研究,讓我找到了恰當依戀的客觀理論依據。她提出的三種依戀類型不只是針對嬰兒,也可延伸至成年人。關於成年人依戀類型的分析,目前已經有很多相關的文章可供查閱。通過對成年人依戀類型的判斷,可以幫助成年人對自己的行為和心理有更好的理解,而通過對嬰兒依戀類型的判斷,則可以幫助希望調試與自己孩子的依戀模式的母親,更深刻和更全面的看到自己在處理與孩子之間關系時的不恰當行為,從而改善自己的相關行為,為孩子提供更利於她心智健全成長的依戀來源。

如我前面所說的那樣,我女兒對於我的依戀類型大致可以判斷為B類,安全型依戀。但子類型並不固定,她在我離開時的焦慮情緒並非一直是低下,對我回來時所表現出的喜悅程度也並非一直高漲,因為不排除我也有不願意親近她的時候。總的來說,她對我的依戀類型和依戀程度都讓我深感幸福和滿足,這說明我對她的回應是敏感且積極的,她對我也是絕對信任的。

因為母性是一種出於本能的愛和保護欲,大多數的媽媽在回應自己的孩子時,都可以做到敏感而積極。但由於工作或其他一些不可控的原因,很多媽媽無法持續且充分的保持敏感又積極的回應孩子的生理或心理需求。

用爸爸來舉個例子,爸爸因為一直處於工作的狀態,在一天結束後,精神和身體都會相對疲憊,若回家面對一個需求非常旺盛的孩子,他們多半會覺得疲於應付。於是常見的情況是,即使爸爸選擇陪伴孩子,也很難做到身心俱在的真正意義上的陪伴孩子,他們可能只是坐在孩子身邊,言語上有一搭沒一搭,一邊刷着手機一邊放着空。這種情況發生的頻次越多,孩子對爸爸的依戀就越少,甚至出現對於爸爸的存在與否表現出完全冷漠的情況,也就是A類,迴避型依戀模式。如果幸運的話,孩子身邊有另一個合適的依戀替代對象,比如奶奶或者姥姥,孩子依然會保有充分的安全感和探索欲。如果不幸運,身邊沒有合適的依戀替代對象,或者有,但無法做到及時且身心靈俱回應孩子的話,則會出現孩子因無法擁有安全基地而探索意願低下,導致其認知發展緩慢的情況。

無論孩子是上述三種依戀類型中的哪一種,都需要強調的是,沒有任何一種關系是天然穩固的,不管是親子、夫妻、或是朋友關系,都是需要用心去維護和經營的。並且,孩子的依戀類型也並非天生,而是從母親或主要看護人對待孩子的方式中習得。所以,在依戀這種雙向關系中,母親作為更主動的那一方,需要更多的反思和調試,因為母親如何對待孩子,孩子便如何回應母親。


扯誕

微信:Less-than-b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