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老爸打電話讓我走親戚。

對於我這種有仇必報的性子,管他什麼親戚,薄情寡義,不走也罷。

老爸軟話:

“他好歹是親戚。”

“人誰還沒有犯錯的時候。”

“你離他家這么近,你都不去,像什麼話?”

硬話也說了三籮筐:

“你真是六親不認的傢伙。 ”

“對,我就是六親不認。誰對我好我對誰好。他霸佔我們家的房子,我憑什麼還有和他走?要去你自己去,我就不去。”

“你連親戚你都不走動,你以後也不要來看我了。”

“不看就不看。”

最後,我還是拎着酒,拎着奶,拎着禮物去了那個親戚家。

曾經我們家最困難的時候,賣了三頭牛,買了兩間房子。當時是外地戶口,借用了親戚的身份證買的。

後來親戚要把我們一家趕回老家去,房子他們留着。

當時老家房子被大水沖塔,一家人回去只能睡馬路。

一直到現在,我和弟弟都不肯和那個親戚走動。

直到今天去了親戚家。

他說:“從前我年輕,那時候目光短淺。總覺得你們一家還要回老家去住,所以房子我就想自己留着了。誰知道你們一家在這里不走了。”

“我活到五十多歲,想想從前確實有做錯的地方……”

我沒想到17年後,他會認錯。

我也沒想到,自己竟然這么容易原諒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