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美玉和桃子是一對好閨蜜。

兩人因她們的老公而相識,兩位老公是北大的校友,雖然不是一屆,但在一次校友會上交談後,因三觀頗為相似,兩人的友情便很快超過了其他同學。

轉眼十幾年過去,二人都成了老總,美玉的老公劉長安與朋友合夥創業,他擔任主要股東。

桃子的丈夫博華則自己撐起了一個公司,為一家美國公司做中國代理,兩人的事業都做得風生水起。

不知從何時起,人們只在圈子裡選朋友了。或許是因為大家的收入接近,更容易玩到一起的緣故吧,兩個女人漸漸和其他人少了聯系。讓兩個女人困惑不解的是,為什麼同在一個圈子裡,後來的命運卻如此不同。

他們先後結婚生子,兩位妻子喜歡兩個家庭一起活動,尤其是有了二寶之後,她們不約而同成了專職太太,進而成了好閨蜜。

後來,桃子反覆告訴美玉,她很懷念早年的日子,那時,丈夫博華擁有創業的激情,關心孩子的成長,對她更是百般呵護。雖然年輕氣盛,偶爾有小火苗竄起,但從不會燃起熊熊大火。

那段日子,兩家相約過周末幾乎成了常態,一起驅車郊遊,搭帳篷,吃野餐,當夜幕降臨,她們看到星星逐個跳出時,兩人不約而同地想到“願現世安穩,歲月靜好,不說離別。”

02

隨着時間的推移,倆個女人越來越心有靈犀,惺惺相惜了,都是受過高等教育的人,也都曾經在職場上獨擋一面,顏值和能力都滿滿爆棚,做為閨蜜,她倆一直互相欣賞。

偶爾有空,兩人會一起逛街,逛累了就找一家咖啡館或甜品店聊天,談育兒經,也談自己的老公。

這一天,天氣很好,午後的陽光在身旁跳躍,像她們雀躍的心情。

美玉憂心忡忡地說:“我老公沒和我商量就把定金交了,還說為了孩子,移民越早越好。我很快要帶着孩子們過去了,到了那邊,先選學校,再買房子。英語都還給老師了,現在奔四了,又要重新撿起。“

她停了一下,接著說道:“我媽說,如果一家人分開兩地了,男人早晚會有其他人。”美玉憂慮的眼光飄向街上,那裡時髦的女孩正踩着高跟鞋驕傲地走過,高跟鞋踏出清脆的聲響回蕩在街上。

桃子用手掠了一下頭發,她在學校就是個言辭犀利的人,習慣了快人快語,自從呆在家裡之後,說話更是無所顧忌。她說:“你別幼稚了,不兩地生活,你老公就沒其他人了嗎?睜開眼睛看看周圍......” 她突然把後面的話咽了下去,端起咖啡喝了起來。

桃子突然有些後悔,此話溢出,彷彿一股黑煙,迅速在兩人之間散發開來,一時間氣氛有點尷尬。

桃子的話像一根刺扎在了美玉的痛處,雖然“丈夫有了小三”已經是一個普遍的社會現象,但這話題,她倆以前一直避而不談。

不談歸不談,但二人卻心知肚明。在她倆的圈子裡,掰着手指數一數,外面沒有女人的丈夫幾乎沒有了。唯一不同是,有的男人直接和小三生了孩子,兩邊過日子,妻子和小三都知道對方的存在,但看在錢的面子上,都不鬧騰維持着平衡,彷彿怕觸到深海的魚雷。

另一類男人,則不斷地換人,彷彿顧忌着什麼,或許是怕“女人如老虎”,不想被另外的女人綁架損失錢財。

好在家裡的女人從不看他們的手機,若看便是自找沒趣。

今天讓美玉沒想到的是,桃子主動捅破了這層紙。

曾經以為,嫁了如此優秀的老公,就是祖墳冒煙燒高香了,可誰知?日子過着過着,竟然神不知鬼不覺地變餿了。

03

美玉糾結了一番之後,選擇留在國內。父母年邁,母親又剛做了肺癌手術,二老只有她這么一個女兒,丟下他們去美國,幾乎沒有可能。

老公說:“移民這件事,你來決定去與否,但孩子們的教育是頭等大事。”

在老公的合夥人中,有個高中同學叫小溪。這位女生,美玉見過幾次,她五官清秀,齊肩短髮,氣質出眾,最獨特的是,她的眼睛保留着少女時代的濃密睫毛,這使她看上去有種撲所迷離的神秘。

老公在高中時曾經暗戀她,剛結婚時,老公帶着調侃的口吻和美玉講過此事,多年後同學們再次相遇時,小溪已經結婚並有了孩子。

既然有了幸福的家庭,又有很好的經濟基礎,他們便成了合夥人。

二人的辦公室彼此挨着,像一個心臟的左右心房,四周安靜時,可以聽到小溪講電話的聲音,那聲音清脆卻透着沉穩,聽得男人心裡有隻小手在撓。

幾年下來沒有任何緋聞傳到美玉的耳朵里,但她的心卻一直揪着,在幽深的黑暗裡隱隱作痛。女人的直覺告訴她,他們二人肯定有事。

美玉私底下一直認為,老公當年找的另外兩個合夥人,純粹是為了掩人耳目。不然只有他和小溪經營一個公司,多少會有些尷尬,按劉長安的智商,做人做事大家舒服永遠是第一位的。

美玉很了解老公,AB型處女座,知道他有多優秀,就得忍受他多少累。他不僅非常聰明,而且總能提前看到事情的結果,這使他做事格外冷靜,理性,但男人天性里的狂野和想象,他一應俱全,只是他更善於隱藏罷了。

老公把深藏在心底的感情隱藏得恰到好處,水庫平靜,不會外溢,卻可時常聽到小溪潺潺,沁人心扉。

令美玉痛苦的是,老公真正看上的女人少之又少,但是只要看上一個就會格外珍惜。一次她和老公買鞋,老公幾乎把那個牌子每一款鞋都試了一遍,臉上帶着絕不含糊的挑剔和認真。美玉想,挑鞋都如此,何況老婆?她不知道老公當初怎麼看上的自己。

老公是學金融的理科男,平日卻喜愛讀哲學,彷彿殘酷的現實里開辟出另一個空間,存放着截然相反的儲藏用來平衡着什麼。

他最近在讀前蘇聯克格勃研究和跟蹤愛因斯坦的文獻。裡面記載着一句:“婚姻有悖人性”,因此,愛因斯坦一生不斷地更換女人。

老公睡前喜歡用愛派讀書,他讀書時從不和美玉討論,雖然她就躺在身旁,對她來說,有時老公遙遠得像挪威的森林。

每天晚上,她躺在旁邊讀一本佛教書,之後,感覺自己的心正在一點點擴大,她呼吸平穩便可以安然入睡。

第二天清晨,美玉收拾房間時,她會習慣性地去看老公愛派上的歷史記錄。她記住那個文章的標題,然後自己在電腦上查詢出來,認真地再讀一遍。

起初她這么做,是不希望自己閑在家裡和外界落伍。她知道老公關注的欄目一定有他的道理,她就去讀一下,文章果然都是不凡。

再後來,她發現,老公關注的內容折射着老公的內心,那裡有一個幽深角落,自己從未踏足。

老公平時極少講話,這在最初交往時讓她很不習慣。記得老公開車時,眼睛總是關注着遠方,沉默不語,她從不知道他的心裡在想什麼。她矯正自己,你沉默,我就比你更沉默,看咱倆誰能扛過誰?

結果,無心插柳柳成蔭,老公決定和她結婚時說,你是最令我舒服的女人,你從不喋喋不休。你知道,我上班時,同客戶講話已精疲力盡,回到家裡,只想清靜。

自從他們有了孩子,她便愛上了佛教書。每當她糾結時,便讀一遍:“空即是色,色即是空。一切事物生不帶來,死不帶去,不如放下。” 這些書總能將她從牛角尖中一把拽出,令她眉心平和,呼吸勻暢,於是,她和老公相安無事。

04

桃子到了美國。她把家安在維吉尼亞。雖然這里房價很貴,消費了得,但是這里有美國最好的高中。

她找到當地的房屋中介,看了多處房子後,最後選了一座學校附近的,中國人講究風水,房子號碼是5368,她感覺很吉利。房子坐落在富人區,極少看到黑人,鄰居很友好,前後花園,兩個車庫,客廳明亮,一如她喜歡的設計。

她最愛那個主卧,專門配了豪華的床墊,可自動調節,最主要的是,老公半夜下床方便,她完全感覺不到。主卧里的衛生間,由玻璃門隔擋,她可以在裡面若隱若現,讓老公意亂情迷。

每天早餐後,她開車將孩子送到學校,自己就到英語班上課去了,在那裡她認識了很多新朋友。

圈子裡多數是投資移民來這里陪讀的媽媽,老公兩邊跑着做生意。這幾年,生意不像以前那麼好做了,投資移民的人卻不斷增多。

桃子是個外向的女子,喜歡新的環境和挑戰,她很快和大家打成一片,還學會了製作披薩和甜點。

她喜歡在移友們聚會時,穿上絲綢旗袍,帶着她做好的甜點和大家分享,人是環境的產物,在國內時,她從不穿旗袍,現在卻成了一個旗袍控。

老公一年來兩次,每次大概住一個多月。自從他們一家人兩地生活之後,他們夫妻之間反倒比以前親密了。

孩子們也適應了這里,英語發音完美,進步神速,偶爾也講幾句粵語,讓她很是欣慰。她想,看來真的是來對了,這樣的國際視野,孩子們不會為了高考把自己逼瘋,他們的個性和才華將得到充分地發展。

女兒開始學小提琴,和國內不一樣的是,這里的學校要求每人會一樣樂器,學校有老師教,還可參加學校的樂隊,女兒說那感覺很爽。

女兒下學回來,作業也沒那麼多,她說在班裡,中國孩子數理化都名列前茅,只要英語過關了,一切輕松。回到家後,她叼幾口零食就開始鋸小提琴,咯吱咯吱,一聲聲傳遞着希望,每當這時,桃子頗感安慰。

兩個閨蜜依舊保持着微信聯絡,她們羨慕着彼此,美玉說:“真想和你換一下,體驗一下外面的精彩,什麼樣的日子都不要落下,人生百味,才是圓滿。” 兩個人都在對方的事外,從容地看與聽,興致並不比當事人少。

桃子就在那邊笑着說:“女人的孤單你不懂,羞答答的玫瑰只能靜悄悄地開。我準備發展一個男閨蜜,不然燈泡都要自己換,而且太孤單。” 美玉就當她開玩笑,也不當真。倆人調侃一會,都感覺到女人的落寞,影影綽綽,揮之不去。

05

一轉眼,維吉尼亞迎來了最美的季節,漫山遍野的櫻花一起怒放,美得令人忘了一切煩惱。

桃子的老公來了,他心情很好,剪了個板寸,煥然一新的樣子顯得年輕了十歲,腹部有些肌肉了,談不上六塊肌,但三四塊肯定是有的。不止外形,還有心勁,勃勃然的。

自從兩地生活後,老公對桃子比以前疼愛多了,每次見面,總是說,辛苦老婆,讓你受累了。一家人團聚很是高興,特別是兩個孩子歡呼雀躍地都忘了講中文。

這天黃昏,一家人賞花歸來,院子里的烏鴉叫成了一片。

老公上樓洗澡,他的手機在客廳接連響起,兒子拿起手機,結果被密碼擋了回去,他想,父親最愛用的密碼是妹妹的生日,便僥幸試了一下,結果,他看到了不該看的秘密。

手機里的信息像一顆炸彈,把十八歲的兒子徹底炸懵。五雷轟頂後兒子把自己關在房裡,不肯出來吃晚飯,說他累了。桃子想,青春期的孩子,偶爾抽幾下筋,也屬正常。

假期很快過去,老公要回國了。臨走前,全家出去吃最後的晚餐,惜別之情不斷地流露在女兒和父親之間,媽媽和兒子倒很平靜。

父親一走,兒子便告訴媽媽,父親在國內有女人了,那個女人似乎很年輕,父親管她叫曉星,他們已經住在一起很久了。

桃子並不吃驚,彷彿早在等待這一天的來臨。

聰明的桃子早就知道會有這么一天,但沒想到的是,這一天來得如此迅速,而且是兒子掀起的蓋頭。

桃子是天蠍座,愛和恨都來的徹底而決絕。她第一個撥通了姐姐的微信,彷彿她們倆早就約定好了似的,談話簡單而重點突出,沒有眼淚和電閃雷鳴。

姐姐是個法官,在法院工作多年,天天都和離婚官司打交道,早已練就火眼金睛。她找了個私人偵探,跟蹤了桃子的丈夫,拍下了他們同居的照片,搜集到全部證據後,一紙離婚訴訟狀,把桃子老公告到了法院。

緊跟着她動用自己的全部關系和影響力,使得桃子的丈夫凈身出戶。

06

另一個夏天到來時,桃子的兒子進大學了。兒子走後,家裡突然空寂下來,只剩下她和女兒,感覺很是寂寥。

桃子想起母親的話:“殺人一萬,自毀三千。” 她有點後悔,覺得對前夫下手太狠了,畢竟他是孩子們的父親。

聽說那個小三因為丈夫沒錢了,立刻玩了失蹤,臨走時還順走了老公的一塊名表。她也聽說,丈夫經歷這一劫後,集中精力做生意,很少有小三小四環繞了。但是,桃子仍然無法原諒他,不許他來美國看孩子,假期到了,她讓兩個孩子飛回國內看父親。

她要再看看,美玉的老公所說的一切是否是真的,到時候,她再決定,是否原諒前夫,是否和他復婚。

夜深人靜時,她反省自己。來美國後,家裡沒有男人真的不行。她認識的北京老鄉小趙,小鮮肉一枚,頭腦清楚,辦事利索。不僅幫她解決家裡的電腦問題,還幫她處理院子里的草坪,做為回報,她也常請小趙來家吃午飯,中午孩子們不在,他倆就可以安靜地吃飯聊天,小趙是個銷售,不用坐班,這給他倆提供了方便。

最後,她得出結論,女人不想出軌嗎?肯定不是,女人只是為了孩子能夠剋制而已。

美玉經常開導她,不要疾惡如仇,多看看佛教書,就不會轉牛角尖啦!美玉勸她時,也會想到自己的愛情。尤其會想到那個生日禮物,老公送的精美項鏈,是她最喜愛的款式,但是,在老公的公司聚會時,她看到小溪的脖子上,戴着個一模一樣的,那是昂貴的夏奈爾珍藏版。

假期到來時,美玉來到維吉尼亞看望桃子,她們倆參觀了美術館,兩個女人站在梵高的畫前久久凝視,唏噓着世事的艱難。

看累了,兩人坐在咖啡館里,點了甜點和咖啡,還沒開口,往事就一幕幕再現眼前,甜中帶苦。她們彷彿隔岸觀火,同時又深陷其中,生活好像被什麼東西垣囿住了。

那天晚上,她們聊了很久,直到幾顆細小明亮的星星鑽出雲層,照出一片薄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