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從何時起,翟天臨頻頻出現在微博熱搜。

最開始的“學霸人設”、“被低估的實力演員”等等贊美之詞高頻次的出現在熱搜,讓越來越多人認識他。同時,在登上《我就是演員》舞台後,用自己精湛的演技、自然的感情投入,獲得了更多人的認可。可以說,在人設經營及自身業務能力上,翟天臨被人看好,算是口碑很好,實力很強,不走流量的男演員。當然,他也因此收穫了一批擁躉。

看着是奔向康莊大道,誰知,2019年金豬開年,翟天臨便在“學霸人設”上翻了車。

1月31日,翟天臨在微博曬出北大博士後錄取通知書,喜提熱搜,“學霸”人設繼續穩固。誰知被人扒出在一次視頻直播中,有人問他,他的論文在知網上能不能查到,他不經意得回了一句:“知網是什麼?”細心的網友對他這一反常回答產生了質疑。

知網是什麼?如果你有過學術研究並且寫過相關論文,那麼你的論文將會在知網查詢到。它是一般論文公開可查詢的平台,也是撰寫論文,需要文獻參考的搜索工具。有人這樣比喻,如果有過大學寫論文做研究且要完成畢業論文的話,不知道知網就相當於,點外賣不知道餓了么、美團;網上購物不知道支付寶一樣;聊天不知道微信~

這么易於理解的比喻,就知道大家為何對於翟天臨不知知網是什麼出奇意外了。

就像蝴蝶效應一般,網友旋即對他博士學位的獲得也產生了疑問,並就此展開了抽絲剝繭的取證,不得不說網友真的太強大了,竟然一步步將翟天臨的學霸人設推翻。

以下是科普時間:

首先,從論文發表要求來說,一般而言,高校的人文社科類博士畢業前,要發表1-3篇的c刊學術論文。根據北京電影學院的規定,按照能夠檢索到的2013年博士學位授予細則(翟博士2014年入學,2018年畢業),需要公開發表至少兩篇學術論文,其中一篇在國內核心刊物上發表。另外,北京電影學院《關於做好2018屆博士學位論文答辯工作的通知》中明確指出,博士生須交上個人獨立或與導師聯合已在期刊上正式公開發表的至少兩篇學術論文,不接受用稿通知。不接受用稿通知的意思就是,論文必須已經發表,而不是已錄用待發表。

網友查詢後發現,翟天臨論文發表情況存在很大的爭議。首先,並未在知網上找到他博士畢業前發表的C刊學術論文。同時,有人在知網上找出了兩篇署名為翟天臨的,充其量算得上小作文的東西,一篇是發表在《廣電時評》上的《談電視劇〈白鹿原〉中“白孝文”的表演創作》,和《綜藝報》上的《如何用“下意識”讓表演更生動鮮活》。劃重點,嚴格來說,《綜藝報》《廣電時評》不算國家認定的學術期刊。

這就玩味了。

事件發酵至今,工作室即使有過回應,但未提出有利的辯駁之證,自然堵不住群眾悠悠之口,大有愈演愈烈之勢。誰知道,今天就聽說以翟天臨作為切入口,又讓人發現了其他大瓜。其中便有疑似北電院長公款拍電影捧嬌妻,拍了一部劇。(題外話:這部電影當時筆者曾百無聊賴看過,完全沒想過背後竟然是這樣一齣戲。)

這火燒到了別處,自然是萬萬想不到的。

不過話說回來,翟天臨事件起因,恰恰就是他在人設營銷上的用力過猛,以至於得到反噬。放眼娛樂圈,明星們各種人設營銷屢見不鮮,名頭名號也是各種奪人眼球。但如何維持和運營,除了靠營銷,明星自己真的也需要有兩把刷子。筆者當然不反對人設營銷,因為正面的人設是可以對喜愛他的青少年起到積極激勵的作用,但人設營銷過度的話,就另當別論了。這里就不提及曾經在人設營銷上栽過跟頭的明星了。

簡單低調,靠事實說話,好過漫天通稿,營造虛假人設。希望娛樂圈的人設營銷之風能夠在一個又一個人設坍塌後能夠得到領悟。

老鐵來叨叨,咱們下次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