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說,他老是感到緊張,覺得心臟都快要從胸口跳出來了;此外,他經常胃痛、尿頻。

照他的說法,他感到緊張是有充足的理由的:去年,父親心臟病發作,雖然醫生說情況還好,但他仍擔心父親的心臟病會復發,每天都要去父親那檢查一番,還要打幾個問詢電話,不然不放心;按理說,公司里的情況還挺好的,但他總擔心會失業,妻子受不了他,可能離他而去;近來,他無法忍受和妻子一起出門了,時不時地感到頭暈目眩,覺得自己就要昏倒在街上……

他就講,他知道自己出了問題,要是醫生能夠診斷出他的病就好了!


 1.

我記得,羅洛·梅曾經就講過:「人們幾乎在人生的每一個十字路口都會遇到焦慮問題。」也就是說,焦慮是人類生活的一部分,和我們能夠識別的所有情緒狀態一樣常見。

通常呢,以焦慮為主要癥狀的障礙歸為焦慮障礙,主要包括:驚恐障礙(可以把它看成是多數焦慮障礙的組成部分,而更多情況下它本身就是一種障礙)、恐懼症(一般情況下,它是從一系列的驚恐發作經歷中逐漸發展起來的)、廣泛性焦慮障礙(表現為長期、彌漫性的焦慮,而不是急性的驚恐發作)、創傷後應激障礙(經歷嚴重創傷事件的人可能產生這種障礙)、強迫症(雖然它被界定為一種焦慮障礙,但又表現出有別於其他焦慮障礙的特點)

看得出,案例中那個讓人心疼的男主角至少經歷了焦慮的四種癥狀:

首先是生理——或者說軀體——癥狀,比如說,肌肉緊張、心悸、胃痛以及尿頻,等等。

其次是心理癥狀,主要表現為恐懼感和警惕性,以及強迫性的行為。

第三是認知癥狀,包括不切實際地擔心不好的事情正在發生(父親生病了)或即將發生(自己會失業)

最後是行為癥狀,迴避引起恐懼的環境(拒絕和妻子一同出門了)


 2.

有研究稱,焦慮產生自「或戰或逃」恐懼反應,是為了清除對幸福的威脅所採取的反應。

不過,這種進化過程中所形成的適應性恐懼反應和適應不良的焦慮還是存在不少的差異:

一是,適應性恐懼中,人們擔心的問題是真實存在的,但焦慮障礙患者的擔憂是不真實的。也就是說,焦慮障礙患者所擔憂的事物通常構不成什麼傷害,甚至不太可能發生。

比如,驚恐發作的人擔心自己突然倒地身亡,但這事極不可能發生。

二是,適應性恐懼中,人們所經受的恐懼感和他們面臨的真實威脅成正比,但焦慮障礙患者所經受的恐懼感和可能造成的傷害是不成比例的。

比如,社交恐懼症患者想到要在課堂上發言就慌了,因此不去上課。

三是,適應性恐懼中,威脅消失後,人們的恐懼反應會逐漸減弱,與之不同的是,即使威脅消失了,焦慮障礙患者的擔憂還會繼續存在,而且還可能對未來產生預期性焦慮。

比如,心臟病發作後,經治療逐漸恢復,但還是會繼續為健康擔憂。


 3.

有了前面的一些交代,我們就可以談談焦慮障礙了;先說驚恐障礙。

在驚恐障礙中,強烈的恐懼或完全警覺反應會突然出現,並且很快就聚積為完全的窒息,到了幾乎無法忍受的地步。對出現這種癥狀的人來說,這個世界會突然間變得不真實了(現實感喪失),或者自己也變得不真實了(人格解體)

最重要的是,他們有種無法逃脫的宿命感——他們就要失控、發瘋或死亡了。

這種災難性的想法是驚恐障礙的核心,可以幫着將它和其他焦慮障礙區分開。

此外,驚恐發作似乎沒有環境誘因,它們似乎「完全是意外的」,這個是最不可思議的。

驚恐一般是短暫的、情景性的事件,它在幾分鐘內發展到頂點,盡管患者感覺似乎持續了數小時。當癥狀消退時,患者會感覺筋疲力盡,似乎剛從一個創傷事件中死裡逃生。

在兩次驚恐發作之間,患者一直擔心出現又一次的驚恐。

驚恐障礙本身就已經是一種讓人頹廢的疾病了。問題是,被診斷為驚恐障礙的患者中有三分之一到一半的人同時患有廣場恐懼症,對此我們將在「恐懼症」部分進一步討論。


 4.

人們對許多事物都可能產生恐懼,可區分出三類恐懼症,即廣場恐懼症、特殊恐懼症以及社交恐懼症。

通常來說,任何地方,只要在緊急情況(驚恐發作)下難以逃脫或獲得幫助,都會讓廣場恐懼症患者產生恐懼。這類患者會這樣思考:「如果我在這個商場里(飛機上、電影院里或無人的沙灘)出現了驚恐發作,我很難快速離開或尋求幫助。」

也就是說,他們經常害怕別人看見他們的驚恐表現或驚恐發作時驚慌逃跑的樣子,這會讓他們很難堪。

而實際上,其他人幾乎分不清某人是否在經歷驚恐發作。

廣場恐懼症患者的病情經常會嚴重到無法離開家的地步。

在冒險外出活動時,如果有人陪同的話,會給這類患者帶來一些安全感。只是呢,無論家人還是朋友都很難理解他們的焦慮,而且也不太願意做他們的陪護。

當然了,有些患者會強迫自己進入導致恐慌的場所,但他們在那些場所經受的強烈持久的焦慮會讓他們感到痛苦不堪,最後就不得不選擇放棄,閉門不出了。

怎麼辦?有些患者藉助酒精和葯物來消除這些焦慮癥狀。

…………

與廣場恐懼症相比,特殊恐懼症更符合人們對恐懼的認識。大多數特殊恐懼症屬於以下四種類型之一:

一是動物型恐懼症,害怕某些動物或昆蟲,比如小狗、蠍子、蜘蛛……

就有一位婦女,特別害怕蜘蛛,為防止蜘蛛進入室內,她在住所(位於一棟落成不久、入住時間不長的公寓樓內)周圍噴灑強力殺蟲劑,那氣味太難聞了,惹得鄰居怨聲載道,自己的身體也感到不適;這位婦女絕不進入那些舊大樓(她所在的城市有許多古老的建築),她認為這些大樓里更可能出現蜘蛛,這就意味着有許多朋友她不能拜訪,許多她希望與之建立生意往來的機構她不能涉足。

二是自然環境型恐懼症,害怕某些自然事物,比如打雷、高地、水……

三是情境型恐懼症,涉及對公共交通、隧道、電梯等情境的恐懼,幽閉恐懼症是常見的情境型恐懼症。

四是流血—注射—外傷型恐懼症,患者對鮮血或傷口感到恐懼,害怕打針或其他任何侵入性醫療過程。

其實,同對動物或昆蟲的恐懼一樣,對自然現象、陌生情境、醫療手術存在輕微或中等的恐懼是很普遍的現象,大多數人並不能據此就被診斷為患有恐懼症。

只有當人們極力避免令他們恐懼的情況,或面對這些情況時出現強烈的焦慮發作,才能診斷為恐懼症。

…………

與特殊恐懼症不同,社交恐懼症懼怕的是被評判或在其他人面前出醜。

由於擔心別人對自己的看法,一些患者會避免當眾發言甚至尋常交談,他們認定其他人會注意到他們的緊張反應,並認為他們笨嘴拙舌、性格軟弱、愚蠢或「古怪」;還有患者避免在公共場所進食,因為擔心自己發出令人不快的聲音或把食物掉在地上,讓自己感到尷尬;由於擔心其他人看到自已發抖的手,有的患者會避免當眾書寫,包括簽名。

很明顯,在大多數文化背景下,避開蠍子或蜘蛛遠比躲避讓人尷尬的社交場合容易,所以說社交恐懼症比特殊恐懼症更可能擾亂個人日常生活,是有道理的。

社交恐懼症很常見。研究顯示,女性比男性更可能出現這種障礙;此外,女性患者的癥狀比男性患者更為嚴重,尤其是在需要表現的場合(比如當眾演講)

人的一生中有兩個階段容易產生社交恐懼症——學齡前早期和青春期。很多人在這兩個階段都會變得害羞,而且很在意他們留給別人的印象如何,從而他們也容易感到窘迫。

此外,還有研究發現,一個人的收入越少或接受的教育越少,他患社交恐懼症和特定對象恐懼症的危險也越高,這是有道理的;確實,窮人是有理由恐懼的。

…………

這里要提的是,恐懼症——尤其是社交恐懼症——常與其他焦慮障礙和反社會型人格障礙交織在一起。


 5.

廣泛性焦慮症,如名稱所顯示的那樣,特徵是慢性的彌散的焦慮狀態。

廣泛性焦慮症患者會因為小事而擔心,比如說,約會是否會遲到、發型師是否會把頭發弄糟、在客人到來之前是否來得及把廚房地板打掃乾淨。他們的擔心常伴有其他一些焦慮癥狀,包括煩躁、肌肉緊張、睡眠紊亂,以及長時間的坐立不安。

這類患者時常感到疲憊,這可能是肌肉長期緊張和睡眠不足所導致的。

當然,許多人都會時不時地擔憂這一類的問題。與之不同的是,廣泛性焦慮症患者的擔憂是難以結束的、難以控制的。這類患者是那些看到不幸的景象並為之擔憂的人,這本質上是因為他們不斷地期望糟糕的狀況出現,等待可怕的事情發生。

這些事情要麼發生在他們自己身上,要麼發生在他們所關心的人身上。

廣泛性焦慮症會擾亂生理機能。這種擾亂即使不比肺病、吸毒和重度抑鬱症嚴重,也和它們差不多。

一些研究表明,廣泛性焦慮症對工作的影響比驚恐、抑鬱、潰瘍、肺病和吸毒這些慢性障礙都要大。

此外,廣泛性焦慮症常常始於青少年時期,偶爾也會在兒童時期出現。

那些長期患有此症的人當中只有三分之一能夠不經過治療就自然康復。


 6.

剛剛談到了廣泛性焦慮障礙,以及一開始提到的驚恐障礙,在沒有明確誘因的情況下,都可能產生焦慮癥狀。

與之不同的是,創傷後應激障礙則被定義為,必然是某種誘因的結果。

也就是說,這類障礙的患者必定經歷了極端事件(比如,地震、嚴重事故、目睹他人慘死之類自然災害或人為災害),並產生相應的癥狀。比如說,有時患者會處於意識分離的狀態,彷彿又身臨創傷性事件發生時的情境,重新表現出事件發生時所伴發的各種情感。

說到這兒,我想到一位退伍軍人,當一架直升機低空飛過時,他立刻匍匐在地上,驚恐萬狀地尋找藏身之處。

創傷性事件後,患者對創傷相關的刺激存在持續的迴避。同時,還有「心理麻木」或「情感麻痹」的表現:給人以木然、淡然的感覺;感到與外界隔離,似乎對什麼都無動於衷,難以對情感做出反應;對未來意懶心灰,以致自殺。

此外,也會表現出喚醒水平提高的癥狀,比如失眠、易怒、驚恐反應。

創傷後應激障礙帶來的負擔是巨大的:這類患者更容易患上各種次級障礙,包括心境障礙、葯物濫用;他們也比其他人更容易遇到困難,比如說,不能順利完成學業、人際交往問題、婚姻問題以及失業;另外,創傷後應激障礙和心臟病的風險性之間有直接的聯系。

典型的創傷後應激障礙患者的不幸在於,它有可能會持續二十年以上。


 7.

強迫症,說的是一個人覺得自已被迫一次又一次地以固定的、刻板的方式重複一個觀念或動作。

常見的強迫觀念有攻擊沖動(比如,傷害小孩)、性幻想(比如,反覆閃現色情的影像)、打破自身道德原則的沖動(比如,在教堂里大聲說猥褻的話)以及反覆的懷疑(比如,擔心沒有鎖門)

雖然很多人也會有這一類的想法,但是大多都可以忘記或忽略掉;強迫症患者就做不到這一點。

與強迫觀念一樣,強迫行為也是有破壞性的;與之不同的是,強迫行為傾向於更為中立的內涵。

最常見的強迫行為是清洗和檢查,比如說,一個具有檢查這種強迫行為的人會被迫一遍又一遍地打斷自己手頭上的事,去確定自己鎖了門;具有清洗這種強迫行為的人會以同樣的頻率被迫停止當前的事情,去履行衛生程序——洗手。

一般來講,強迫症患者通常具有多種強迫觀念,也常常具有多種例行習慣。此外,多數人的強迫觀念和例行習慣是相關聯的,比如說,對污穢物有強迫觀念的人一般都有洗手的習慣,具有攻擊性強迫觀念的人傾向於具有檢查的習慣。

這里要注意的是,大家時常談論的「上癮的賭徒」和「強迫性進食者」都不屬於強迫行為。要知道,強迫行為本身並不是最終結果,而是一種緩解焦慮的手段。很明顯,「上癮的賭徒」和「強迫性進食者」所追求的是賭博和吃本身。

不管怎樣,好多心理問題(比如,偷竊癖)可能都與強迫症有關,或者它們之間可能是交叉的。

這意味着,強迫症在很多方面都和其他焦慮障礙存在很大差異。

就為這個,一些研究人員認為強迫症不應該被定義為焦慮障礙。


 8.

最後,有必要提醒一下:關於焦慮障礙的分類、描述乃至診斷標准,在不同版本的診斷手冊中都會有一些差異,甚至會有截然不同的觀點。

怎麼辦呢?我個人認為,還是多方參照、求同存異為好,畢竟心理學中沒有定論的問題太多了,一定要說誰誰誰的理論更靠譜、誰誰誰的論斷不着調,都為時尚早。

另外,作為患者,最為重要的是,了解並尊重自身的情緒反應。

(參考文獻:《變態心理學與心理治療》(第3版),[美]Susan Nolen-Hoeksema著,劉川、周冠英、王學成譯;《變態心理學》(第9版),[美]Lauren B.Alloy,John H.Riskind,Margaret J.Manos著,湯震宇、邱鶴飛、楊茜譯;《精神病學》(第5版),沈漁邨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