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院養着一窩雞,每天都要回去餵食。冬天發現喂得越來越多,有些奇怪,去雞舍查看之後,發現雞舍住着許多麻雀,天天和雞搶食。父親幾番折騰後,抓住一隻麻雀,拴着腿帶回來。

孩子看見,放在陽台上說是要養着。我笑着告訴他:“麻雀氣性大,養不活的,能熬過今晚明天再看吧。”孩子半信半疑,將麻雀放在養花的陽台上,繩子的一端壓在花盆下。

第二天,孩子早早起床,看着還在撲騰的麻雀欣喜雀躍。從自己的百寶箱拿個盒蓋盛了些水,抓了一把小米,放在麻雀附近。麻雀壓根不理他,驚慌失措撲騰着翅膀。

我只得讓他走開,希望麻雀自己能隨意吃些東西。中午,我查看陽台上,發現地板上血跡斑斑,水和米粒攤了一地。仔細看去,原來是麻雀氣性大,失去了自由的麻雀自殘,將自己的爪尖啄破,直到鮮血淋漓也不肯停下來。孩子有些心疼,將壓着的繩子放開。麻雀終於有了自由,繞着陽台半飛半落轉了幾個圈後,似乎開心起來,嘰嘰喳喳叫着。

我沒敢過去,怕驚擾了麻雀,只靜靜聽着。過了一會兒,聽到麻雀“嚓嚓嚓”啄米的聲音。我心中暗喜,看來有希望,麻雀開始吃東西就能養活。

半下午,我偷偷靠近陽台看了看。水少了一半,小米已經吃乾淨。我的內心如釋重負,孩子聽到這個消息,高興地跳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