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別人怎樣,至少對我而言,和公婆住在一起的短短幾天時間,齟齬不斷,生悶氣不斷。真的是啞巴吃黃蓮,有苦說不出。

        首當其衝,就是關於狗兒子鐵錘,也是非常主要的矛盾。在我肚子里的寶寶還沒出生前,我對鐵錘真的是當寶寶養的。出生後也是當大寶寶養。就在養這個寶貝疙瘩上,問題多多,戰火熊熊。我婆婆不喜歡鐵錘,對他打來罵去。我對鐵錘的稱呼是媽媽,然而我婆婆隨便說的話都是“滾你媽X”。我無意於對號入座,但是這話在我聽來異常炸耳。我公公則是面子上一套,背地裡一套。表面上說,我不給他吃,然而背地裡總是給鐵錘偷着吃人的東西。尤其是這幾天過年,家裡做的肉,骨頭甚至是餃子都給鐵錘偷吃。光我看到的就有幾次,更不要說沒有看到的。這些食物里,鹽分還有其他佐料是非常多的,尤其是我婆婆做飯,油大鹽重。鐵錘吃了就是流眼淚,眼屎黏黏的一坨一坨,對他的本身成長就是不好的。就在我昨晚從卧室出來的時候,我婆婆一臉幸災樂禍的笑,王先森半躺在沙發上玩《荒野大鏢客》,我公公站在鐵錘面前給他喂餃子。我真的覺得很尷尬,像是人家一家三口正在做什麼事不願意讓我知道,但是我這個不識相、沒眼色的人卻撞了上去,我一股無名火起,但是我卻不能宣洩。

        鐵錘吃的多當然就拉的多,我原來每天定時遛他三次,非常有規律。可是短短幾天,這些所謂的規律、規矩都已經不復存在。如果拉到家裡,我婆婆嫌惡心,我和王先森就得像做錯事的孫子一樣誠惶誠恐的去收拾。為了不讓他在家裡便便,一天帶着出去遛多次,鐵錘的爪子磨的快到指甲線了,舔爪子的次數頻繁。沒有人會在意這是我多久才給鐵錘培養的習慣,也沒有人會在意鐵錘媽媽心裡的想法。

        大年初二的凌晨一點,我還在和王先森溝通。我公婆來之前,他信誓旦旦的說,要是給鐵錘胡吃由他來說,可是呵呵。他說他已經定好了六點半的鬧鍾,他來遛狗。然而,他的鬧鍾叫醒的也始終只有我一個人。我在黑漆漆的小區院子里,遛了半個小時狗,只碰到一個保安。寫到這,我不自覺的流眼淚,一個懷孕31周的孕婦,拉着一隻狗在黑漆嘛烏的院子里遛,期間艱難的跪下兩次撿狗屎,我自己覺得凄惶。平時最多10分鐘的遛狗時間延長到了半小時,因為我不敢確定鐵錘是否拉乾淨了。怕他回家再拉遭人嫌。

        然後,就是習慣問題。我是一個處女座,本身有些強迫症,這是我個人比較嚴重的問題。我的婆婆來了以後就接走了廚房的一畝三分地的所有活計,然而到處擺放的刀子,勺子讓我非常不舒服。我只好一件件按順序再擺回刀架,勺架。沒有洗乾淨的鍋底黏着一層油被反覆炙烤,變的發黃發焦。燒水壺,冰箱門,櫥櫃的拉手上也都是膩膩的一層。這些我都可以再收拾,畢竟每個人的性格迥異,做飯風格也會不同。但是我婆婆問也沒問就用我的刷牙杯漱口刷牙,用我洗屁屁的小盆盆做其他的事,我真的無法不難受。每天把臟話掛在嘴邊,不是“娘x”就是“你媽x”。這幾天我聽到的臟話比我一年聽到的都多,樣式豐富,種類齊全。我公公煙癮很重,他很顧忌我是孕婦就去樓道的另一側抽煙,但是卻總不關門,煙順着風,從樓道飄進家裡。我就躲回卧室里去。這些我都不能說,說了就是我家教不好,太矯情,懷個孕不知道有多金貴似的。

        既然來了做客,還是不要總是一副大人主人翁的樣子吧;既然來了做客,就應該尊重別人的生活習慣吧。雖然他是你的孩子,是這一輩子板上釘釘的事實,但是他已經成了家啊,他現在已經有他自己生活空間了,他還有另一個家要顧及啊。我們都深深愛着他,就不要讓他為難吧。

        所以,親愛的陌生朋友,你從打開這篇文章,再聽我碎碎念叨到這里,就本是荒誕之舉了,因為哪有什麼相處的法門,不過是拖着欠着過日子罷了。孝字壓在頭上就彷彿那如來的五指山一般,縱使你有七十二般變化,火眼金睛,也難以逃脫。亦或許是我這個孕婦在孕期心眼太小眼界太低,以至於這些雞毛蒜皮都無法釋懷。所以,親愛的你,如果你有好的方法,請不要吝嗇,傳授給我,不勝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