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就是年初八,是我預訂好,要帶fufu去絕育的日子,說起來還有點小緊張呢!

fufu

fufu

爸媽並不太理解,養貓為什麼要剪指甲,和絕育。所以在家,我幫兩個兒子剪指甲的時候,他們都會和我說,貓本來就有這樣的指甲,為什麼要去剪掉。

包括對於絕育,他們也覺得這樣太慘了,他們覺得我並沒有權利剝奪貓的這份自由。

兩只貓,都在他們這樣的勸說之下,仍舊被我安裝自己的想法去養育。

因為不絕育,亂尿尿,跑出門的後果,並不是我能承受的。

我丟過貓,一次是fufu小時候在我早上上班偷跑出去,那時候,黑漆漆的他,在不明亮的走廊並不顯眼,我下班回家之後,因為他遲遲沒有出來,才後知後覺的發現我的貓丟了。後面就是幸運的找回。

他幸好只是躲在樓道的椅子的陰暗角落,害怕的瑟瑟發抖。

喵喵卻是實打實的從陽台掉了下去,四樓。

早上起來,會粘過來撒嬌的喵喵沒在,我們就確定貓已經走丟,而幸運的是,喵喵記得我的聲音,在我回來喊他的時候,他叫的用盡全力。

找到他的時候,他在垃圾堆裡面,渾身臟兮兮,指甲也翻了,臉也腫了,眼睛也破皮了。

回到家洗乾淨之後,寸步不離的粘在身邊,就睡著了。

丟貓的經歷讓我害怕的不行,只要能降低丟貓的概率,萬分之一也不想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