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當我獨處的時候,我總會幻想身邊有一個知己,一個在各方面都契合自己的知己。在我的想象中他與自己有同樣的善惡觀,又或者在我無法做出正確的決定的時候,依然提醒我堅持自己的信念。

那個人比我更加的善良、智慧、明理、誠實,更加的堅韌,無論何時都不會動搖自己的原則。我希望結交他,如果身邊時刻有他的提醒我想我會少走許多彎路,少犯許多錯。其實我們從心裡都希望能有這么一個人,他的存在便彌補了自身的不完美。

但事實上,我們一生中也難得遇見那個人,要不然也不會有“得一知己此生無憾”的說法了。那個“知己”大約也只能是想象當中的人物吧。而如果給你一個機會認識他,他的善良、智慧、明理等等優秀的品質必然也會吸引其他人,而自己又是否會像自己所想的那樣能夠真心的去欣賞對方呢?我們在很多時候往往會不由自主的排斥比自己優秀的人,要真正做到完全理性那也不是自己了。

我是個俗人,我可以很誠實的說如果我真的遇到了那個人,我的第一反應可能並不是欣賞而是嫉妒吧。另外我也不敢保證在對方看到我的那些諸如愛佔小便宜、浪費、口無遮攔、沖動易怒等毛病之後不會厭惡我。我承認我是如此的不完美,但這並不能成為我放縱自己的陰暗面繼續發展下去的理由。

無論從事實上還是道義上來說,我們都不可能會心安理得的接受自己的過錯。我們在意識到錯誤並為之感到懊悔的時候,正是那個“朋友”在提醒我們。我要說的是,他一直在那兒,在我們心裡。

不管你成不承認我們在作出某項決定的時候,特別是攸關利益與原則的時候,我們都會聽到兩個聲音。他們爭吵、互相抗衡、糾結成一團,這個掙扎的過程便是我們的負方面與那個人作對的時候。那個人,我們的“知己”他其實一直住在我們的心裡,他總與我們的壞思想作對,他的力量可大可小。當他的力量越大時,你就越接近那個人。

你會在不斷戰勝負方面的過程中越來越像那個人,縱然我們自己是無法真正的看見他,但我們周圍的人卻能夠感受到他,他即成為自己。

《聖經》中金規則的意思便是“像你希望別人如何對待你那樣去對待別人”,在這里便是做你想要結交的那個人。儒家思想里“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在另一個方面來說便是“己所欲施於人”。當我們在希望得到他人幫助之前,不妨先用自己也樂於接受的方式去幫助別人。雖然人與人之間的底線不同觀點也不同,僅僅用自己的想法想當然的去對待他人也是不行的。但我想大致的方向是沒有錯的,每個人的善惡觀在普遍的道義上也是大致相同的,我們心中的那個“朋友”在大多數人心裡也是差不多相同的存在。

我們所希望結交的那個人,應該是我們做人的目標,在不斷反省自身的時候,在不斷積累知識的時候,在不斷成長的過程中,他的形象會愈加清晰。即使無法完全達到,至少也要做到能在心裡和他和平的交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