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看官,今兒我們來聊聊銀魂的再見了真選組篇。

不聊CP那一套,只聊人物。

話說這《再見了真選組篇》啊,是緊隨著將軍暗殺篇而來,將軍走了,離開了,緊接著真選組也沒了,曾經守護江戶的這個組織,也就這麼消失了。當然啦,後期還是會回來的,沒必要擔心。

今天咱們跟您聊聊,為啥是坂田銀時和土方一起吃了散夥飯,總悟和神樂在橋上橋下,嘿就這麼幹架了,還有就是近藤和阿妙了。

說起這坂田銀時啊,你一定知道,他最喜歡的食物,甜食,只要跟糖分沾邊,準能討他歡心。至於土方十四郎啊,反過來,喜歡咸的,人稱蛋黃醬王子,這蛋黃醬是一瓶接著一瓶,香煙也是一根接一根。我就納悶了,你們倆吃那麼多,不覺得齁嗎?不便秘嗎?

空知英秋設定這樣的2個人物啊,看起來是有反差的,一直吵架,您看他倆從認識那天起就吵架,爭吵的點呢,也很小兒科,無非就是彼此吐槽對方,嘴上不饒人吶。但實際上,兩人在一些事情上很多共同點。

比如怕鬼,有一集您還記不記得,一只蚊子引發的血案,他倆差點沒被嚇死過去。我再給您舉個例子,這兩個家夥也特別能逞強,土方被跟蹤那一集里,這兩個家夥在浴室里,那不服輸的精神可是相當精彩,一會俯臥撐,一會往碳上澆水,看誰撐到最後,巧的是,最後跟蹤他們的人倒是遭了秧。

這空知英秋給這樣的設定,不是為了湊CP,二姐跟您說,還真沒那麼多CP,如今啊,都是現在的孩子幻想出來的這CP那CP,村委會看門的老大爺都能和跳廣場舞的大媽組CP了,您說是不是呢?

說回這倆人,他們的角色就是對立的,一個平民,一個警察,一個代表了日常,一個代表了權勢,當這兩個角色立起來的時候,就得這麼演。對咯,這塑造人物的形象啊,往往需要其他角色配合搭檔,土方和銀時就是彼此最好的對手,當然,二姐我自己覺得,這兩人的對手戲啊,從見面到拔牙,是一出比一出精彩啊!

那如果把銀時和阿妙對調一下,我給您說說有什麼不妥。

這近藤啊為了追阿妙,公開追哦,他真是想組成CP,這我可沒造謠,您得給我作證哦。但是,即便是近藤各種瘋狂地追阿妙,奈何阿妙沒有給回應。現在如果坂田銀時和阿妙對調一下,你讓銀時一「臭男人」,不好意思,用「臭男人」這個詞,你就將就聽一下,我們接著嘮,讓坂田銀時一「臭男人」給近藤這個「臭猩猩」打傘?

這畫面不用您腦補,二姐都給您P出來了!

您看看,這睡扁了頭的坂田銀時和近藤,在這樣的氛圍下完全不搭啊,近藤不肯回頭,是不是在偷笑啊?說正經的,即便是換成神樂給近藤撐傘,也不合適,這個事情,不是有傘就能有那種要離開的難過的感覺到,二姐當時在看這一幕的時候,就覺得,近藤和阿妙已經不再是過去那種打打鬧鬧的日常了,這里不會有表白,也不會有CP,但是,彼此的心意,倆人的心里跟明鏡似兒的。

為什麼說心里跟明鏡似兒的呢?這就得跟您分析分析了。這對手戲不是那麼容易做的,要麼死對頭,坂田銀時和土方算是,總悟和神樂也算是,而近藤和阿妙屬於一個願打一個......你懂的,那麼在經歷了那麼多日常戲份之後,劇情發展到一個經常願挨,嗨,我還是說出來了,這個願挨的人啊要離開了,對於另外兩位來說,這對手要走了,剩下的是什麼?是寂寞?空虛?都不全對,是無奈。這跟觀眾的心理也有點類似,你看你看了那麼多日常戲,現在突然切到主線好幾年,是不是就特別想念日常了?但你能怎麼辦呢?無奈啊!🤷‍♀️

所以你說,這既然都要走了,是不是要送一程?吃吃你那個難吃地要死的飯;跟你幹一打架,不分高下也不要緊;至於近藤和阿妙,這可能是你最後一次偷偷跟蹤了。

換了誰都不合適,都會覺得便扭,您瞧瞧是不是這麼個理兒?

我是坂田二姐,萬事屋新招的小編,喜歡我寫的,請點個好看給個評論都行。

咱們明兒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