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蠻文子

過年七天樂,我卻是過年七天懶。

除了帶小寶去小區樓下散步,最近四五天幾乎就沒出過門。今天老媽把小寶帶回老家村子里吃酒席了,我更是連門都沒出。

的的確確是在手機里過了個年。

好歹每天還是陸陸續續動筆,畫了又塗,塗了又改。

原本這幅畫,是想畫桃樹下的美人,裙角隨溪水蕩漾。第一天起稿時,基本畫出了心中的想法,可是第二天繼續塗背景時,又不想畫美人了。於是,桃花沒了,美人也沒了......

所以啊,時時刻刻的想法都是不同的,如果有一種打印機,可以打印出腦海中設想的圖畫,該多好,應該會很有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