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被春夏驚艷到是在她和姜思達的一期採訪中,思達問她:“我們為什麼要成為一個特別的人呢?我們和別人一樣,安安穩穩的不好嗎?”

  春夏:當然不行了。

  姜思達:為什麼?

  春夏:我有一天在拍戲的時候站在那個追光下,然後那個燈光就打到我,我一下整個人就覺得特別的澎湃,我覺得眼淚就要流出來了。

我後來就在微博上寫:我就是要這個世界上有一束光是為我打的,對,我就是要有一個舞台是為我亮的,我要這個世界上有人是為我而來的,那非常非常重要,那是很重要的,因為 我們不能左右的事情太多了。

為什麼我們要做自己,我們為什麼反叛,我們為什麼追求自由 自信 去追求美,因為我們不能掌握的事情非常多,不管是被別人影響的 被環境影響的 被生活 被自然或者被各種條件影響的。

那拋開這些我能做的就是現在這一點點,我離開了這一點點那我是誰呢,你就不知道你是誰了。

茫茫宇宙中你與他有什麼區別呢,我與你又有什麼區別呢,就是因為你是你 才有那麼多人喜歡你,大家才會覺得姜思達跟別人不一樣,就我覺得那很重要。

她說:“我要這個世界上有一束光是為我打的 ,要有一個舞台是為我亮的,要這個世界上有人是為我而來的,這很重要。”

她就是春夏,她有這樣的自信和執着。

後來這個人她真的遇到了。

這幾天在微博熱搜上面看到過最多的字眼就是春夏和金大川,大致的意思就是原本一個演員一個模特,毫無瓜葛的兩個人卻在北京機場落落大方的牽手,坐實戀情。

首先是在這個公眾人物為了避免輿論都遮遮掩掩的年代,這樣的一種真誠嚇壞了路人,沒有四面八方媒體的挖掘和反覆的推測,兩個人倒自己在首都機場牽起手來。

兩人打扮的更是比路人都隨意,而左邊穿着藍色牛仔服的男孩就是金大川。

說起金大川其實他的名氣並不小,作為模特他的專業度非常高,做過很多國際大牌時裝周,曾經被prada和burberry簽約為獨家模特。

也和像劉雯,孫菲菲這樣知名的模特一起同台過。金大川帥氣俊朗的面孔在中間極為突出,不走t台的時候笑起來就像一個鄰家的陽光男孩一樣。

當國際超模變成了男友,不僅顏值耐打,而且身材也爆表。

有人覺得非常疑惑,明明怎麼看都不相乾的兩個人怎麼會走到一起?

聽說她們第一次相遇是在一次藝人晚宴上面,彼此開始熟絡,然後漸漸吸引。

兩個人其實骨子裡是一樣的乖張獨特,我最喜歡看春夏的微博,她和其他明星不太一樣,比起用那些精修的照片來粉飾自己,她更喜歡在一些平台上流露自己內心的豐盛。

我時常會覺得如果她當初沒有走上演藝的道路,或許會去嘗試當一個小眾作家也說不定。

她被大眾所知道是因為《踏雪尋梅》,引用報道里一句話,“簡單的概括,《踏血尋梅》講的是大陸援交妹被香港嫖客掐死再肢解的故事,改編自2008年香港發生的真實案件。”

而更讓人吃驚的是這是她第一次演電影,沒有經紀人,沒有公司,第一次演電影,第一次獲獎。

那種真情流露一下子激發了觀眾的心,而這部電影則或多或少的激發出了她作為演員的天賦。

春夏還沒得到金像獎影後而一舉成名之前她曾經給饒雪漫寫過一封信,這種信類似於自薦信,也就是自己推薦自己,因為她想要去競選《左耳》中黎吧啦一角。

她坦白的說到:“我不太擅長兜售自己,但是我知道這次不一樣,我只需要把我自己講給你聽。”

她在信中曾談起自己的小時候:“三四歲的時候大人們問我長大了想做什麼?我說我要做新娘!每天都要穿白裙子,要嫁給我的姨夫。大人們都笑了,但我其實就是需要一個那樣的男人啊。

  我偷偷喜歡過我二姨的老公和我三姨的老公,還有我媽媽的男朋友,一度芳心暗許,覺得這世界上不會再有這么好對我這么好的男人了,直到我長大明白他們的好是因為我是這個家庭的一部分不是因為我。我大概可能傷心過?我忘了。”

那個時候的春夏稚嫩而年少,但是內心的敏感一直都在,她對自己的婚姻很迷茫,她說婚姻很可能讓人變成另外一種樣子,只有她很愛那個人才會去結婚,造成她對待感情如此慎重的還有另外一個原因就是她家庭的所有女性都離過婚。

都人說她活得通透而細膩,也有人說她就是矯情,但是春夏自己一直都遵循內心,她說自己一直很叛逆,那是因為她不想失去她身上原有的一些特質,轉而成為另一個人。而那些叛逆成了她身上僅存的一點點,成了春夏,成了寶藏。

姜思達問她:“你討厭世界的什麼?”

她回答:“許多,我幾乎討厭這世界的大部分,但一定有小部分的東西留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