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東京新宿。

這個繁華的紅燈區歌舞伎町里,有一爿不起眼的情人旅館。

在這里,一間間鴿子籠似的房間里...有人縱欲、有人逐夢、也有人就是單純地為了睡一覺。

短短的二十四小時,幾對男女,情感交織,逐一上演:《再見歌舞伎町》。

壹 | 廢柴店長。

高橋徹是情人旅館的店長,但他一直不敢告訴家裡,甚至連朝夕相處的女友,也以為他是在某個豪華酒店裡工作。

雖然名義上是店長,但其實很窩囊,幾個店員從不聽他的,打掃衛生、買東西這樣的小事,都得自己去辦。

上午,店裡來了一夥拍AV的,高橋徹無意發現,那個女優竟然是自己的妹妹。

他質問!

妹妹說:拍AV可是很正經的工作,倒是哥哥你,怎麼會在這里工作。

高橋徹頓時無語。

他很沮喪,開始懷疑人生,懷疑自我,他對前來接客的應召女郎說:我的人生不該這樣!

然而,更喪的還在後面,就在他失魂落魄之際,有一男一女前來開房。

男的他不認識,那個女的...


貳 | 正石與荷娜。

正石與荷娜是一對韓國情侶,兩人背井離鄉,來日本打拚。他們的夢想,是攢夠錢,回家開服裝與料理店。

這天逛街時,荷娜突然說:我已經攢夠了開店的錢,明天我們一起回國吧。

正太很納悶,你做的是什麼工作啊?我來日本五年了,還沒攢夠,你才三年...

其實他不知道,荷娜來日本後,就開始做應召女郎,若不,賺錢怎會如此快。

第二天,就要回國了,荷娜決定認真做好最後一晚。

下午,她被應招來到情人旅館里。先和 那個傻傻的,始終照顧着她的店長聊了一會後,才走進最後一個客人的房間。

只是,這個客人有些奇怪,不僅不讓荷娜開燈,還吩咐她戴上眼罩!

他要做什麼...

叄 | 警察與逃犯。

傍晚,一對帶着口罩的男女,悄悄走進旅館。等候的間隙,在大廳里,便迫不及待地擁抱...

進房間時,還粗心地把手機落在了茶幾上。

保潔員鈴木見到後,趕緊給送去,可那個女的,一番道謝後,卻又犀利地盯着鈴木看了一會。

是怎麼回事呢?

原來那一男一女是警察,而鈴木則是個逃犯。

十五年前,她與情人,將無賴的丈夫打殘後,便開始了逃亡。雖然曾貴為大小姐,但作為通緝犯,她也不得不躲藏在情人旅館,委曲求全着做保潔。

再有不到一天,他們的案子就過追捕期了,只要過了今晚,他們就是自由人了。

可眼下,卻遇到了這對前來偷情的警察。

鈴木不知道,這兩個警察會怎麼做...

這部電影《再見歌舞伎町》,上映於2014年,由日本著名導演廣木隆一執導,目前豆瓣7.4分。

值得一提的是,女主沙耶的扮演者是前田敦子。

這個日本著名女子團體AKB48 teamA的領軍人物,此次在影片中,飾演了一個為了音樂夢想,甘願被潛規則的腐女。

前田敦子不僅外形優雅,歌唱得也好,且演技這幾年也有所增長。自打13年在《苦役列車》獲將後,便從此擺脫了“花瓶”的標簽。

同年參演的《不求上進的玉子》,更是直接將她帶入了一線陣營。

有影視評論說:《再見歌舞伎町》,這是一部披着軟情色外衣,內容卻極度引人深思的好電影。

也有人說:如果只是被香艷的胸與臀吸走眼睛的話,那麼這部電影真的是白看了。


影片中的現實意義,可以說俯拾皆是。

高橋徹與妹妹的對話,映射了現實與道德的碰撞。

當他撞見妹妹拍AV時,高橋徹問妹妹:既然AV是正經的工作 ,那麼你能對父母說出口嗎?

妹妹愣怔一下:說不出口!

接着她又反問哥哥:那麼你呢,你在情人旅館里工作,又敢告訴父母嗎?

高橋徹聽後,沒有絲毫猶豫的回答:敢!


從兄妹的這段對話中,我想起了國內曾流傳的一句民俗:笑貧不笑娼!


高橋徹在這里,扮演了貧的角色,妹妹扮演了後者。

人是現實一點好,還是繼續受窮不違背道德?

這部電影,兄妹的這番對話,其實已經給出了答案。另外,所有的東西都是標號價格的,用了就要還。

從又一個角度來講,兒女就算窮一點,也沒有幾個父母會覺得丟臉;反過來,兒女若做了違背道德的事,父母臉上一定掛不住。

高橋徹撞見了女友與人開房時的表現,既闡述了無奈,又擁抱了現實

他先是畏畏縮縮趴在門口偷聽,然後氣憤地用腳踹了一下門,又想把手機砸出去。

保潔員鈴木看到後,問他:不扔嗎?

高橋徹忽然收回手機,訕訕地說:不!這是剛新換的。

有人說,高橋徹表現的好懦弱...

他明明可以去阻止,卻沒有這么做;明明可以將女友拉出來,卻反而主動去給人家送安全套。

理性的思考一下,高橋徹這時候大吵大鬧有用嗎?

就算把女友拉出來,倆人的感情還能回去嗎?

說直白了,為一個,上位就可以拋棄朋友,接受潛規則的女孩,而去大鬧一場,摔壞一部手機,是真的不值。

雖然高橋徹在影片中的人設是一具廢柴,但我以為,他才是最清醒的一個。

他有夢想,始終知道自己的位置,知道自己不屬於那裡。

 

從正石與荷娜的結局上,反映了一個救贖的命題。

荷娜這個角色是個矛盾體。

一邊她是應召女郎,另一邊她又是個重情重義,善良溫婉的人。

除了她的職業之外,荷娜是對得起任何一個人。

對老闆,她站好了最後一班崗;對男友,她覺得自己配不上,主動漸行漸遠;對待粗暴的失業顧客,她去安慰,以德報怨;對給予過她幫助的人,她不忘情。

從某些角度來講,荷娜落入風塵,也是為了孝敬母親。

她只是想賺點錢,然後回家開個服裝店,不讓單身將她養大的母親繼續受苦。

從這點上,她和高橋徹妹妹不同,後者去拍AV,只是單純為了物質享受。

所以,荷娜是一邊違背着倫理,一邊也在進行着自我救贖...

只是,雖然最終她因為自己的善,而甩掉了外在的道德包袱,但正像前面講的,一切的東西都是要還的...

困擾荷娜的,必定是一身傷痕,以後與正石生活在一起,就算他不在乎,就算兩個人扯平了,都有錯。

但那些不堪過往,真的能忘掉嗎?

正如兩個人洗澡時,她說的:不知道,沐浴露可以洗凈身體嗎!

最難原諒自己的那個人,始終就是自己!

最難過的那一關,始終也是自己這一關!

後台回復“歌舞伎町”給你高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