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看了一部非常牛逼的劇:《王國》。

 

序:王城詭事

朝鮮,李氏王朝時期。

深夜,王宮內院,闃寂無聲...一條深邃的過道上,燈火幽暗,踽踽走着一老一少。

老者醫術精湛,奉命前來醫治大王病疾。臨近房間時,他囑咐身後的年輕徒兒:進了房間,切記不要亂看...

厚重的簾帷內,便躺着一國的君主...可是此刻,裡面未有絲毫王氣,而是不斷地發出陰戾怪異地喘息聲。

似是野獸!

徒兒顫栗着將葯推入簾帷,正要收回,突然。一隻淤青色的手抓住了他...


壹:世子的疑惑

王宮,養寧殿門前。

世子李蒼已經很久沒見到自己的父王了...他究竟怎樣?是安是好?是死是活?

這天,他照舊跪在王的寢室門口。無論如何,他這次也要見到父王。可等來的是年輕王後的拒絕、冷嘲熱諷。

李蒼對自己的貼身侍衛說:你去太醫院將父王的葯方偷來,我懷疑他出事了。

果然,葯方上一紙空白,啥也沒有...與此同時,一場陰謀,一張血腥的大網,也正朝他襲來。

李蒼不能坐以待斃,他帶着侍衛,倆人逃出皇宮,直奔東萊。他要去找尋那個為父王治病的醫生,找尋證據...

貳:醫生回來了。

東萊,某醫館。

醫女一邊幫人看病,一邊翹首看着門外...師父去王城幫人看病已多日,也該回來了。

此時,滯留在醫館的病人一天比一天減少,他們不是康復歸家了,而是死去。

有人說:他們不是病死的,是餓死的。

社稷飄搖、官員腐敗、苛捐雜稅、民不聊生...正說着呢,一輛馬車,緩緩駛來。

醫女高興地跑出門外:是師父回來了。

可...

醫女看着馬車上的棺材,再看看靜靜躺在裡面的師弟,哭着問:師父!丹兒是怎麼死的?

師父只是嘆息着說了一句:準備發喪吧!

圍觀的窮苦病人,七嘴八舌地說:看那傷痕,像是被野獸咬死的...

叄:趙大人與趙王後

王城,漢陽。

自從世子出走後,趙大人便抓了他的一批同黨...嚴刑拷打、羅織罪名,然後全國通緝李蒼。

他等不及了,因為世子正一步一步的接近真相,外界也開始有了傳言,說王早已駕崩了。

還有人說:王宮里,天天有屍體被運出去,是被咬死的。

這天,他來到王宮,大刺刺地對當皇後的女兒說:你一定要生一個兒子。

王後不屑地說:請你不要再這樣頤指氣使地跟我說話,別忘了,我還是這個國家的王後。

趙大人冷笑一聲說:我能把你送到這個位置,也能夠把你再拉下來...


肆:被煮食的屍體

醫館,廚房內。

一陣肉香飄來...

醫女很納悶,這些人神了,是在哪裡弄來的這些肉,居然,還煮了一鍋肉湯。

她問那個煮肉的人:這是什麼?

那人說,是他上山打了一頭鹿。這個慘烈的時代,連蟲子都被吃沒了,山裡還會有倖存的鹿嗎?

正想着,正疑心着...突然,鍋里舀出的一根手指,讓她心驚肉跳,也立馬明白了一切!

然而,一切已經晚了,一切也都超乎了他們的預料。

正當兩人在廚房裡爭論,人吃人究竟是對還是錯時,外面已經發生了慘烈的變化,一場可怕的禍事正悄悄上演。

伍:李蒼與醫女


東萊,一個常年冰封的山谷之中。

費盡周折,李蒼才找到醫女。她正在這個叫冬谷的地方,賣命找尋着一味葯草。

一邊找,一邊還語無倫次地說:只有生死草,才能治好那些人的“病”。

李蒼看着有些痴癲的醫女,心中甚是不解...那些人明明已經死了啊!

醫女說:沒有,日落之後他們就會醒來...

按照醫女說的,李蒼再次回到醫館。

他要找到醫生留下的行診筆記,那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全都記錄在上面。

可當他推開房門後,發現,早已有人拿着筆記,正等候着他...

《王國》上映於幾天之前,作為一部懸疑驚悚的劇集,能在豆瓣取得8.5的評分,已是不低。

不過,一些忠實的網友還是認為低了!

他們說:什麼叫懸疑片,這就是,才打開,就被極為誘惑的氛圍帶進去了,此後,再也不願離開。

值得一提的是,這部劇集的導演是曾執導《隧道》的金成勛,編劇是赫赫有名的金恩熙,該劇便是改編自他本人創作的漫畫《神的國度》。

另外,他的代表作《信號》無論在國內,還是國際上,都擁有着極高的口碑。

金恩熙接受電台採訪,以及與創作團隊聚會的圖片。

三位主演則分別是朱智勛、柳承龍、以及憑借《雲圖》,一舉殺入國際的裴斗娜。

也有人說:演員卡司雖然夠牛逼,但真正使這部劇獲得成功的因素,卻是在內容的創新突破上。

首先,它採用了兩相混搭、雙線運行的模式。

第一條線索,以權謀宮斗這個梗展開。

已有身孕的王後與自己的父親為了繼續把持朝政,在君主病死後,不僅秘不發喪,反而是召集江湖郎中,來為他“續命”。

他們的目的很單純,就是奪取王位。只要把這個消息隱瞞到王後生下龍子,那麼王位,便不再屬於世子李蒼的...

 

第二條線索,以喪屍災難這個梗穿插。

為了掩蓋真相,醫生聽從囑咐,將死去的王製作成殭屍。可是,在操作的過程中,愛徒卻不慎被王咬死...

不僅如此,將徒兒運回家後,屍體卻又被飢餓的災民偷偷煮食,繼而傳染出更多的殭屍...

災禍的源頭由此開始,漸漸蔓延全國。

不得不說,主創的腦洞真大,敢於將權謀宮斗與喪屍災難,這兩個東方與西方慣於使用的梗,結合在一起...

的確,結合的更加耐看、更加精彩、也不讓人覺得老套了。

 

其次,它直指人性。

俗語說,一切的災禍,基本上都是人為的。如果災民不吃掉屍體,那麼災禍就不會產生,如果官吏不那麼昏庸,災禍就不會蔓延...

在史獻中,有大量記載人食人的案例。

上面詳細記載着人類飢餓到一定程度時,便會泯滅人性,做出吃自己鄰居,甚至是老婆與孩子的殘酷事情。

影片借用醫女與永信的爭論,向世人詢問了一個倫理與現實的問題。

也借用災民們的下場,向世人傳達了一個真理:

雖然在極端的困境下人,為了活命,可以選擇做出一些違背良知與人倫的事情,但這些,總是要還的。

究竟是喪屍沒有人性,還是人的本質就會屏蔽人性呢?

在劇中,有這樣一個情節,官吏與貴族們全都搭船逃跑了,只撇下窮苦的百姓。

世子李蒼幫助他們費勁萬難才躲過喪屍的獵殺。

好不容易挨到天明,正自互相慶祝劫後餘生之際,禁衛軍的箭卻無情射來...他們躲過了喪屍的獠牙,卻沒有躲過同類的箭矢。

可是,震撼人心的並不是這些,而是那些難民的反應。

前一秒,他們還在磕頭感謝李蒼的救命之恩,還在感激涕零着食用着他分享的食物。

下一秒,災禍蒞臨時,卻厚顏無恥地埋怨他為何不站出去,不去送死,為何要牽累他們...

這個橋段,是對人性最真實的拷問,人之初,性本善,究竟是對還是錯?

該劇中類似值得深思,觸及人心的橋段還有很多很多,確實值得看一看,好好思量一下。


最後,它始終保持着一個客觀公正的態度。

韓國電影人的操守,有一點非常令人欽佩——它永遠站在客觀真實的角度,用最真實的鏡頭,來還原生活,反應社會。

無論是現代的政府和公民,還是古代的貴族與草民。在電影人的眼裡,他們的地位都是平等的。

做得對了,我歌頌你;做的錯了,我黑化你。不管你是當權者,還是一介草民。

《王國》這部劇集中,太多的元素即是如此。

這其中,既有着趙大人的池塘拋屍論,也有着平民見財起意,殺人滅口的行為;既有着貴族老媽子的貴族血統論,也同時有着平民孕婦啃食骨頭的市井氣...

事實上,就是如此,這個社會的結構就是這樣的。

我非常討厭那些一鍋端的言論,什麼窮人都是這個樣,富人都是黑心鬼,當官的全TM是貪污犯...

你有着你的無奈,我也有着我的算計.罪犯的群體里,一樣存在着善類,英雄的部落里,也一樣包藏着小人...

不要說這說那,做好自己就好。

不偏不倚,客觀公正,不去舔狗,不去落井下石,這是韓國電影最有魅力的地方。

後台回復“王國”給你高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