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起林清玄,可能很多90後或者00後會愕然發問:林清玄是誰?但在怪咖老婦,林清玄先生是我高中時候最重要的一位精神導師。當年的通訊遠不如現在發達,怪咖老婦直到大三,家裡才有電腦。當時封閉的環境里,有限的資源錄入,來自當時的幾本流行刊物《讀者》,《青年文摘》,這兩本青年文學聖經。而一個出現率極高的詞匯,便是林清玄。

林清玄

跟很多喜歡林先生的同仁不同,我最喜歡的林先生的一篇文章是《幸福的味道》,先生寫幸福的味道是:在茅房裡喝汽水喝到打嗝,那是多麼幸福的事。這在今天,肯定會有人大驚小怪。茅房那麼臟,怎麼能喝汽水?能喝到打嗝的,肯定是碳酸飲料,喝多了會骨質疏鬆鈣元素流失內分泌失調不孕不育,怎麼可以這樣?而且打嗝是多麼不雅,吃相那麼難看,有什麼幸福可言?

林清玄

是的,現在人沒有經歷過物質匱乏的年代,是不會懂得那種偷偷躲起來喝汽水的心酸和喜悅了。在怪咖老婦小時候,也有過喝了一瓶健力寶覺得好喝,要偷偷拿回去給爸爸喝的經歷。林先生家裡有十八個孩子,自己家五個,大伯家十三個,在那個匱乏的歲月,填飽十八張嘴是多麼艱難的事。吃飯的時候要走開,都得往碗里吐口痰,攪勻了才能放心走。哥哥姐姐都吃不飽,人人都盯着別人的碗看。不這樣,飯就被別人吃了。

林清玄

飯都吃不飽,汽水就是名副其實的奢侈品,想喝到,而且喝到打嗝,那是多麼奢侈的事情?就是這樣貧賤的心酸,養成了林清玄先生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性格,也養就了他一身超脫。所以才有了那副久負盛名的《溫一壺月光下酒》。看到這個題目的時候,只覺得悅目浪漫,現在才知道,這一份超脫由來何因,出自何處。

林清玄

昨天,驚聞先生過世。燃起一柱清香,送先生長行。人生苦短,到處都是無解的難題。但依舊感謝先生,您那句「 什麼是成功的人?成功就是今天比昨天更慈悲的人,今天比昨天更智慧的人,今天比昨天更懂愛與寬容的人。」曾經深深激勵過我,給了凄風苦雨中的我堅持下去的信心和指望。

林清玄

今天的我,用世俗的眼光看來,灰頭土臉,依舊失敗。但在我看來,我是成功的。因為我確實如您所說,成為今天比昨天更慈悲的人,今天比昨天更智慧的人,今天比昨天更懂愛與寬容的人。我雖然眼下身在低谷,但未來可期。看到家鄉的報刊,我才知道,原來您2017年,來過我的家鄉。那麼,我們的淵源,就更深一層了。

林清玄先生,謝謝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