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具備內容基礎和粉絲基礎,所以IP一直受到影視市場的青睞,每一個製作公司都渴求得到好IP,將其進行影視化。IP網絡劇,更是發展迅速,根據骨朵傳媒的數據統計,2015年有37部IP網絡劇,2016年有54部,2017年有74部,而2018年,僅上半年,就有55部,根據IP改編的網絡劇可以說佔據了網絡劇市場的主流。

之前,中國IP第一人侯小強在「第二屆火星小說IP大會」上,指出「截止到8月底,劇集播放量30強中有67%是由IP改編,電影30強中有14部IP改編,約佔47%,豆瓣評分前20名的影視劇中有13部是IP改編的」,提出了「IP的成功是絕對的成功,相對的失敗」。

要選擇什麼樣的IP

不迷信大IP,不輕視小眾優質IP

今年,拿下11.83億版權的「版權劇王」《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由日播改為周播,縱使PPTV承包了全國多地的線下地標LED大屏、地鐵廣告屏、樓宇電梯廣告屏等近40000塊屏幕投放劇集海報,但70集,在五個視頻網站進行播放,拿下65.84億的播放量,成績並不算好,5.2的豆瓣評分,口碑也不算亮眼。「版權劇王」之涼,說明不可迷信大IP,多年前熱門的小說現在可能已經過時、不再是年輕群體的偏好了,「大IP+大製作+流量明星」的硬派路線或偶像實力路線也早已不是俘獲觀眾的萬能鑰匙,而像《快把我哥帶回家》這樣的小眾優質IP也可以成為上佳的選擇,無論是其改編的電影還是網劇,今年都取得了不錯的成績。

《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

《快把我哥帶回家》

有足夠討喜人設的IP 

改編自同名小說的電視劇《你和我的傾城時光》雖然因為「布景假」「配角加戲」而口碑滑坡,但播出期間熱度一直居高不下,微博「主話題閱讀量」破45億,相關「子話題閱讀量」破100億,該IP最成功的一點就是男主軍人的人設討喜,把商場當戰場,行事果斷,把三十六計用於商戰,電視劇運用槍戰戲、男主的日常穿着和習慣突顯了該小說的人設優勢,「軍人是為戰爭而生,為了和平而死,是拯救人民於水火,救國家於倒懸,危難時刻要把危險留給自己,為國家撐起一片天」,劇中男主角厲致誠所說的這番「軍人的使命」更使該劇成為了很好的徵兵宣傳片。

《你和我的傾城時光》厲致誠

今年夏天,《延禧攻略》也憑借女主魏瓔珞的反套路人設,掀起了一股「爽劇風」。

運用「經典敘事模式」的IP

經過了普通大眾檢驗的經典敘事模式,是最為大眾所接受的。經典敘事,一般故事線都相對完整,主人公面對障礙的出現,步步採取克服障礙的動作,最終達到自己的目標。《琅琊榜》是經典敘事,梅長蘇在為「赤焰軍」翻案的過程中,扳倒了「謝玉」和「夏江」兩個敵人,最終輔佐自己的兄弟靖王走上了帝位,可以說步步懸念,有「復仇」「奪嫡」這樣的經典戲劇元素在。

《琅琊榜之風起長林》採用的不是經典敘事模式,蕭平章、長林王相繼去世,正義的一方一直被打壓,所以同樣是家國情懷的精神內核,《琅琊榜之風起長林》就沒有《琅琊榜》爆。

《琅琊榜》

能激發觀眾「同理心」的IP

現如今,快節奏的生活,讓「同理心」變得很重要,所謂同理心,就是換位思考、移情、共情,能夠引發觀眾同理心、情緒共鳴的IP,就極易成為爆款。《最好的我們》的導演劉暢說自己拍了一部24集男女主連手都沒牽過的電視劇,他想還原一個真正的、真實的、大家的高中生活,也正是這樣一部樸實而平淡的網劇,受到了年輕群體的青睞,開啟了「寫實青春IP劇」的高口碑之路,國家廣播電視總局公布的六部2018年度優質網絡視聽作品中,青春劇佔了兩部,《你好舊時光》和《忽而今夏》,這兩部作品也是勝在寫實的青春氣息,之前「殘酷青春IP劇」盛行的時候,我們常說,自己的青春被狗吃了,如今,正是平淡樸實的青春劇還原了我們被狗吃了的青春,引起了我們的共鳴。

《最好的我們》

《大江大河》之所以能讓我們哭得用掉一盒紙巾,也是因為那份跨越年代的真實、淳樸、美好打動了我們,那些幸福和挫折的感受和情緒其實都是共通的。

怎麼改編IP

兩條改編思路

改編IP的思路有兩條,第一條是,按照原著的情節走,對原著進行最大程度的還原,這條思路比較容易得到原著粉的認可。根據路遙的小說《人生》改編的同名電影是吳天明導演的巔峰之作,在當時引起了極大的轟動,電影的成功之道便是對原著的還原,吳天明導演運用視聽語言對陝北黃土高原的風貌、民歌、民俗進行了真實而準確的呈現,構建了路遙筆下極具地域特色的「陝北農村」。

電影《人生》

近兩年,根據經典文學IP改編的電視劇《平凡的世界》《白鹿原》也是走的還原原著的改編路線,播出之後收穫了高口碑,引發了社會的熱議,帶動了一批年輕人因劇而去讀原著。

《平凡的世界》《白鹿原》

第二條改編思路是,保留原著的主要人物,根據其中的部分情節進行二度創作,這條改編思路主要看如何在保持原著精神的前提下進行最大程度的創新,如果原著里的「爽點」和「甜點」沒有了,很容易失去來自原著粉的好感。《如果蝸牛有愛情》這本小說是「甜寵+懸疑+刑偵」的風格,該劇在改編的過程中,弱化了「甜寵」,突顯了「懸疑」和「刑偵」的元素,實現了言情小說到刑偵正劇的轉變,格局大了,保留了原著的元素又增加了社會意義,而且並沒有招致原著粉的不滿。

《如果蝸牛有愛情》

注重聽取原著粉的意見 

原著的「書粉」是IP劇很重要的一部分受眾群體,雖然粉絲的意見不能全聽,但其中很多意見是有借鑒意義的,畢竟他們都是了解人物的,研究粉絲文化的代表人物詹金斯和菲斯克就提出了,粉絲並不只是被動的文化消費者,而且比普通大眾更具有辨識力和創造力。

《你好舊時光》在播出的過程中,粉絲對結局不滿,製作團隊下架進行了重新剪輯,編劇說「為了你們,我們重新下架重剪,你們配得上」,重新剪輯後的結局的確更貼合原著,為周周和林楊這條主線畫上了圓滿句號,該製作團隊也因此被稱為「實力寵粉團隊」,主創團隊和粉絲這種良性互動無疑是會為劇集的口碑加分的。

《你好舊時光》編劇

製作IP劇要注意什麼

「神仙選角」

《原來你還在這裏》是「辛夷塢」的代表作,電影版曾因人物形象立不住、結局倉促、演員演技尷尬備受吐槽,今年,根據這本小說改編的網劇,取得了7.0的豆瓣評分,一般青春劇,都是演員從高中演到大學畢業、步入職場,但這部劇不是,高中時代的男、女主就是由胡先煦、李蘭迪飾演的,年齡感和少年感都剛剛好,被網友稱為「神仙選角」。

神仙選角

今年夏天,《鎮魂》的「神仙選角」白宇、朱一龍,更是團結了「書粉」和「藝人粉」,組成該劇的粉絲—「鎮魂女孩」,為《鎮魂》的宣傳造勢,改變了以往原著粉和藝人粉混戰的局面。

《鎮魂》

《最好的我們》的導演說,他通過和劉昊然的交流,發現他都不是劇本里的余淮,他就是書里的余淮,他的形象和氣質,就好像八月長安先認識劉昊然再寫了這部小說一樣。

《最好的我們》耿耿余淮

曾身處低估的經歷,讓胡歌,能夠懂得獲得重生後,梅長蘇想要在有限的時間里完成自己使命的那種感受,他和這個人物的交集和共鳴能夠讓他成功塑造這個「撐着病體實現自己目標」的角色。

《琅琊榜》梅長蘇

演員和角色是相互成就的,演員的形象氣質、CP感、個人生活經歷與書中的人物貼合,無疑會使「書粉」覺得演員就是「從書里走出來的主角」,對演員、角色、整部劇集,都是共贏的。

拍攝製作時,還原原著的韻味

有了紮實的改編劇本、貼合角色的演員,還需要精良的拍攝和後期製作水準的加持,從場景的搭建到畫面的呈現,都符合原著的韻味,《大江大河》中的年代韻味、《你好舊時光》的懷舊韻味、《琅琊榜》的古典韻味,都與原著的風格和基調契合,而《你和我的傾城時光》作為一部商戰小說,在影視化的過程中,需要呈現出一種都市感,但劇中卻用「摳圖技術」來展現公司等場景,未免為都市氣息減分,減少了原著的都市和精英韻味。

《大江大河》

除了這些之外,想打造IP爆款,營銷也同樣重要,《歡樂頌》在這方面就做得很成功,王凱飾演的趙醫生,觀眾可以通過他名片上的手機號搜到他的微信,「趙醫生」和「曲筱綃」不僅有微博,還時常互動,書里的人物走向了熒屏,熒屏里的他們又走進了現實生活當中,這樣的營銷方式,當然會令觀眾感到新鮮、有趣,想要一直關注劇情的發展,觀眾和劇集的粘性也因此而加強了。

歡樂頌

著名的營銷學者凱文∙萊恩∙凱勒在他的代表作品《戰略品牌管理》中提出了「品牌延伸」的概念,所謂的「品牌延伸」,就是利用一個已經建立的品牌推出新的產品,將IP影視化實際上就是對IP的品牌延伸,從選擇、改編、拍攝、製作到營銷,用心打磨,就可以最大限度的發揮出IP的優勢,打造出成功的IP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