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魂靈帝控制的誅仙吞噬萬類大陣端的甚是厲害,盡然將數以萬計的能量箭矢直接當補品吞噬,那可以直接吸收的仙力能量從饕餮巨獸體內中轉後迅速第回傳到魂靈帝體內,魂靈帝享受這仙力能量的滋補,全身舒泰,更加發力操縱饕餮發狂鯨吞射來的能量箭矢,就像吃美味的「棒棒餅干」一樣。

天際中的護天禁制雖然自發運轉,主要是保護理想國里儲備的仙力能量雲不被非法侵佔,但是金丹妖聖設置的陣法自然威力不俗,在狂射箭矢無效的情況下,陣法轉換。

當此時,之間千米高空火紅的能量雲層飛速地旋轉、壓縮,再旋轉,雲團擠壓成為一個個火紅的雲球,就像一個個絢麗多彩的棉花糖一樣美麗,數量越來越多,數息之間,天空中的「棉花糖」已達成千上萬顆,它們密密麻麻的地排列起來,就像整齊的蓮子羅列在蓮蓬頭里一樣,蕭炎一看這變化,心呼不妙,這能量雲如此的形變,這不就是當年他製作的「毀滅火蓮」嗎?這玩意兒丟下來爆炸開來,毀滅力驚人。

那些迅速集結起來的仙力蓮子彈一個個猶如人頭大小,蓮蓬頭就像彈夾一樣將它們裝載起來。

嗖——嗖——嗖——

鋪天蓋地的蓮子彈如黑壓壓的烏雲一樣壓頂而來,天空中瞬間下起了蓮子彈雨。

蕭炎對這些蓮子彈的威力頗為忌憚,拉着李槍和薰兒一個縱躍,已然到萬米開外的距離,躲開了蓮子彈雨幕破壞力的核心區域。

魂靈帝他們還沉浸在吸收能量的快意中沒有反應過來,這一波蓮子彈落將下來,震耳欲聾地爆炸聲,猶如炮彈在人的耳邊爆炸,很多生靈直接失聰,被這波火力攻擊到的肉身直接被炸成血色的粉末,漫天的血色填充了這片空間,天空中被餘波沖擊到的成千上萬的生靈呼爹喊娘,四處逃竄,有的胳膊斷了,有的腦袋被削掉一部分,有的腿腳直接被炸飛。

整個現場慘不忍睹。

魂靈帝祭出的「誅仙吞噬萬類大陣」在這威猛無匹的炸裂聲中瞬間土崩瓦解,大陣化出的饕餮巨獸也寸寸崩裂,眨眼間就化為齏粉,消散在一片虛無中,魂靈帝一口黑血噴出,臉如金紙,身體直接被砸進地面上一塊巨石,巨石被撞擊得粉碎,魂靈帝的身體藉着這股沖擊力,直接被轟進地下,地面被砸出一個深達百丈左右的窟窿,洞口還冒着陣陣黑煙。

魂靈帝手下布置陣型的一千多個強者此刻也如狂風下的敗絮,漫天飛舞,不過大多數飛舞的是胳膊肘子或者腿腳,還有一百多人隨着魂靈帝一起落進了那冒着黑煙的大窟中。

作為陣眼的魂靈帝無疑是受到沖擊最大的人,但由於他高深莫測的修為,倒也扛得住。陣型上饕餮巨獸的崩潰,為他吸收了很大一部分破壞力,饕餮巨獸是所有參與布陣者共同施展修為所凝聚,所以,分攤到魂靈帝身上的壓力,相比他的實力來說所佔比例並不大。

雖然蕭炎閃得快,但還是沒有躲過攻擊範圍,在蓮子雨幕的邊緣地帶,還是覆蓋到了他們,大概百米範圍的蓮子彈雨陣傾泄在他們的頭頂。

在「雨滴」離他們頭頂大約60米高時,蕭炎一邊極速閃移,一邊調動體內全部天火沿着焚決經脈路線流淌了一遍,然後從右手手掌心悉數揮出,一片直徑十米左右的天火匹練迅速成形,在他們的頭頂形成了一個帳篷狀的保護膜。

李槍也亮出平生絕學「毀天滅地掌」,一個個能量掌印連接成一串,像冰糖葫蘆一般自其雙掌噴出,那能量之掌自他手掌起,逐級變大,最高處的掌印已然達到直徑十米左右的巨掌,像一把大傘一般悉數接住降落下來的炸彈。

能量炮彈和天火帳篷以及巨掌甫一接觸,就爆出驚天巨響,反饋回來的破壞力讓蕭炎和李槍同時噴出一口老血,薰兒實力最弱,直接被震暈過去,蕭炎一把抓住她的左手,向上一提,就把她丟進他下面的蓮花寶座中,然後一腳踢出,像踢足球一般,將蓮花寶座射出火力攻擊的範圍之外。

李槍第一次和蕭炎聯手對陣如此大的場面,他豪情狂飆,大聲道:「炎弟,趕緊控制天火煉化這些蓮子彈,它們都是高濃度的仙力,別浪費!」

蕭炎由於第一次用焚決控制大量的天火,手法尚還稚嫩,把薰兒送出危險區域後,他聚精匯神地控制天火,去掉了思想包袱,反而得心應手起來,他將全部的靈魂之力灌注進天火「帳篷」里,新生的天火適才的呆板突然靈動起來。

原來如此!

蕭炎終於明白,僅僅用焚決控制還不夠,天火本身是有獨立意識的存在,若非他強大的靈魂,根本控制不這巨量的天火,一旦被反噬,那後果不堪設想,所以,他將全部的靈魂之力悉數壓下去後,終於完全掌握了主動權,天幕中的天火匹練已然可以如臂指揮。

那天火裏面的火靈老老實實地配合著蕭炎的調遣,威力瞬間大增,在蕭炎聽到李槍的大聲疾呼後,腦海里產生吸收那蓮子彈能量的念頭,天火幾乎同時變換形體,只見那「帳篷」眨眼間就就變成了一個巨大的口袋,將落下來的蓮子彈悉數裝入,奇怪的是,這些蓮子彈竟然老實地進入,然後安靜地躺在袋子里,也不爆炸,一層一層地碼起來,很快袋子里的炸彈就被裝滿了。

此時,蕭炎心道:「壓縮,變小!」

那天火口袋中生出許多天火幻化出的平板狀的巨塊,這些「平板」完全由天火變身成形的,猶如實質般的鑽石鏡面一樣泛出美輪美奐的光彩。蓮子彈被平板擠壓,融合成一塊塊雪白的固態晶體層,滿滿的一袋蓮子彈壓縮成固態晶體層後體積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蕭炎大喜,看來這天火之威力果然沒有令人失望。

還有這妙用,他看了一眼左邊的李槍,大喜道:「這下發達了,哈哈!」

李槍的「毀天滅地掌」屬於至剛至硬的硬派功夫,那蓮子彈也不是省油的燈,萬千雨滴呼嘯着成群結隊地追着那巨掌轟擊,天空中花光四射,巨響轟鳴。

饒是如此,李槍也是平盡全力地支撐着,他不敢鬆勁,怕遭到能量反噬。

蕭炎見李槍額頭上冒出黃豆般大小的汗珠,知道他硬挺不了多久,喊道:「槍哥,快撤走!」

說完分出一縷天火在靈魂力量的包裹下迅速形成一根長繩子,那長繩子纏住李槍的腰身,起!他被蕭炎扯起來甩動起來,就像放風箏一樣,將其甩出危險區域,向薰兒那邊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