晰哥,在一次的採訪中你說「從2007年的快男到金鐘獎,青歌賽,一步一步。每次都重來,這樣的清零的過程是需要勇氣的。重來未必能夠保證你的成功,但這樣的精神是非常可貴的。把自己放空了以後,才會裝得更滿一些」

16年你參加歌手,那一年我高考,沒能更早得知道你。不知道是否遺憾,但我覺得喜歡就是喜歡,再晚遇見該喜歡還是會喜歡的。

前段日子,朋友推薦我看《聲入人心》。她還直接說起了你。不過我不知道也就沒留意。

後來是覺得實在無聊想着打發打發時間,才點開的。之後發現和《偶像練習生》的編制有點像啊。略微有點小失望。

後來聽你唱《一生守候》我的心真的化了,輕聲呢喃地對愛人訴說着說不完的情話,溫柔又堅定,低沉又充滿力量。我就哭了。

不過那個時候還是沒有喜歡你的感覺,前兩期看下來最喜歡的是大龍,就覺得他好看,帥氣。

後來我也不知道是哪一刻就喜歡上你了,之後就一發不可收拾,上喜馬拉雅翻你的音頻,那首《下沉》真的是太好聽。走在路上聽你的《南屏晚鐘》,這么老的歌還有這么輕松愉快的旋律讓人一聽就想跳起舞來的爵士感。昨天還在微博上翻到你改編的慢版《情非得已》我該怎麼形容這種好聽。怎麼辦,我面對太喜歡的東西總是詞窮的。

那天我在朋友圈犯花痴

「王晰啊,lowC真好聽

是滌蕩心裏的那種好聽

你是我繼李健之後喜歡得不得了不得了的歌手

而且唱你的歌不用升調也不用降調

怎麼辦,我現在嘴角都是上揚的

那些老歌被你唱得真好聽

動心了的那種好聽」

後來一個採訪中問你《歌手》里喜歡的歌手是誰,你也說是李健。怎麼說呢,喜歡你之後的心有靈犀會讓我更喜歡你,我會覺得這是獨屬於我們的默契。

有沒有一種江湖老大哥的感覺,誰動了我的人我跟誰急。《歌手》上的誰說你像韓國人,小眼睛高個子,這東北話一不小心刺溜就漏出來了,哈哈,外表的秀氣心裏住的可是東北的大老爺們。

後來又看你和深深之間的那種情意,又讓我喜歡你們喜歡得不得了。一個空靈翱翔天際,一個深沉扎向大地。你說深深是最獨特的,偏愛和鍾情於一人。這份獨一讓我更加欣賞你。

深深接連兩次沒有請教成功,最後一次請教成功之後看把你們開心的,我也是開心得不得了。拍桌子跳起來的那種。也是體會到了,喜歡的人開心我也開心的滋味原來是這樣的。

阿雲嘎問「你是不是把大招放出來了」

晰哥答「這不算大招,這就是剔剔牙」(真的是笑死我,驕傲篤信你的深深,需要口音表情動作三合一才能體會這句話的笑點)

這張照片又把我融化了。有很多人遺憾你英年早婚。

你說「這個重唱啊,就像兩個人,就是在生活當中。你要是找對人了,可能你的歌你的作品你的生活就會非常的絢麗多彩。我就可能是過早的找到了一個二重唱這么非常適合的一個夥伴。然後後面發現有太多太多想和我唱二重唱的人,晚了」

而且你現在已經三重唱嘍。

哈哈,這是一個媽,倆孩子嗎?竹姐姐辛苦了。你看,小芒果都讓你別玩了。到底是誰看誰啊。還是說小芒果也好奇這個爸爸似的大哥哥玩什麼呢?

願你歸來仍是少年,願你心裏永遠住着一個長不大的孩子,為了守護的夢想朋友和家人一天天變得強大,願你永遠有重新再來的勇氣。願你萬事勝意。

寫在最後,晰哥,我也想一天天變得強大,不怕從頭再來,守護自己的家人和愛情和夢想。還想有一天能聽你的演唱會(自然還有我家健哥哥。不過你們和我的感覺有一點很像,就是都很安靜很親切,雖然沒見過面,但不遙遠)。

我覺得最好你的演唱會在室內,我覺得你的聲音不適合太喧鬧的室外。還痴心妄想有一天可以給你寫詞呢。反正有些夢想實現不實現再說,可是一這樣想就好開心,就有使不完的力氣和勇氣,就想一點點一天天地無限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