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塵序——原創文章,抄襲必究!

高曉松是我國著名的音樂人,一首《同桌的你》讓多少人夢回當年的學生生涯,也感動了無數人的青春回憶。當然,高曉松在音樂方面非常有才華,但有才華的人大抵如此,有那麼一點兒恃才傲物。高曉松很少誇人,但對方文山,可以說非常佩服。那麼,方文山的詞到底有什麼玄妙之處呢?能得到高曉松的如此誇贊。

方文山對歷史有着自己獨特理解和表達方式,用自己與眾不同的音樂理念詮釋着歷史與時空的轉換。他的作品從不使用流行音樂所通用的主流模式,而是另闢蹊徑,選擇了追尋古典的情愫。他對歷史有着超出同齡人的把握和理解,是現當代社會沒有人能夠比擬的,是詞作者中少有的。

他能夠在音樂中完美的呈現出自己對歷史文明的解讀,甚至構建出別人所想像不到的場景,並且通過音樂傳達給大眾,讓大家更清楚地感受到古典的質感,用他們能夠接受的方式讓他們體驗到現代社會中不易找到的具有文明歷史感的東西。方文山經常會在他的詞作品中營造出一種虛幻的意境,讓人彷彿置身於其中中,清晰地看清楚內心的所需。

方文山的作品中有一份別人難以模仿的時代感,很容易被年輕人接受,他把流行音樂帶入到了古典和歷史、懷舊與真摯相融的音樂世界之中。他的創作風格,值得我們進行深入的研究。

方文山之所以能夠在現當代流行歌詞界有他無人能替代的位置,是他能夠了解中國現代流行歌曲發展的方向,也知道在這個發展的過程中會有哪些影響。這些影響一方面來自於外向的擴張力,即西方現代詩歌精神。

另一方面來自於是內向的回溯力,也就是中國傳統詩歌的影響。作為台灣詞作界的代表人物,方文山當然是離軸心最近的,他大膽的嘗試,把流行音樂與中國傳統音樂相結合,讓自己的作品能夠在樂壇中站穩腳跟。他給中國詩歌流脈注入了新的血液——「中國風」。

方文山對古文化、古人物、古歷史和古建築這些東方的古老事物當成是關注的焦點,他將自己對這些事物的理解反映在他的詞作品中,用文字來描述,在讀者的腦海中形成強烈的畫面感,用不同的文字引發出不同的心情和意境,傳遞出更大的意義,讓更深刻的感情共鳴穿透每個人的心。

在《爺爺泡的茶》中方文山把陸羽泡的茶比喻成了頗具古典意味的潑墨山水畫,顏色雖然單一,卻擁有着豐富的層次與細致的風味。

摹寫就是把原本觸摸不到的對事物的知覺用文字加以描述形容,通過自己的語言使之能夠清晰的展現在受眾面前,也就是把視覺、聽覺、嗅覺、味覺和觸覺等這些抽象的感受,用具體的語言給表現出來。《上海一九四三》中「黃金葛爬滿了雕花的門窗,夕陽斜斜印在斑駁的磚牆。」用到的便是這種修辭手法,夕陽的昏黃爬在斑駁的磚牆上,更添悲涼。

《發如雪》中「我等待蒼老了誰」,這裏出現了「蒼老」這個詞,蒼老原本是用了形容人物的一種形態,這裏把形容詞轉成了動詞,給蒼老這個詞匯賦予新穎的用法,清晰地表達出了作品中豐富的語言意蘊,讓人感受歲月無情催人老的壓力與無奈。

在《菊花台》中:「愁,莫渡江,秋心拆兩半。」歌詞中的「秋心拆兩半」能讓受眾聯想到的就是「愁」字,從而想到歌曲所要表達的便是這個愁,可是愁又分為很多種,分開來是為了加深了歌詞的含意。因為愁是「秋」跟「心」的結合,就彷彿兩個相愛的人被硬生生地拆散,又怎能獲得幸福。歌曲所要表達的正是這種分離的愁思與痛苦。

這就是方文山,用自己獨特的情感體驗和歷史積淀,創作出了屬於自己的《中國風》歌詞,的確很令人欽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