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至百度

兒時的年味是我一生最難忘的記憶,兒時的年味是我此生最甜蜜的時光,兒時的年味是我這世最柔軟的回憶,兒時的年味是我最留戀不能的往事。

臘月一開始也就是我們農村人的年了。臘八是一年當中僅有的一次吃大米飯。

這一頓的大米飯第一口要「喂棗樹」,寓意:來年棗樹碩果累累。

青蘿卜、白菜和細粉,用豬油炒一大鍋這就是農家樂的小炒,配上白米飯,味道好極了。

老話說:「臘八臘米飯,大人小孩都喜歡,過了臘八就是年。」

兒時的年貨是酥肉、瓦塊魚、粉雞、炸饊子、蒸饃饃、包餃子、蘿卜、白菜、細粉、、白砂糖、紅糖、糖稀果子和口酥。

聽姥姥姥爺說過,他們最想過的好日子是:洋車(自行車)、洋犁、洋耙、電燈、電話。我的父輩們和我都趕上了這好時候。

臘月里不停地準備年貨,因為年十五初五之前不能蒸饃,不能做餃子,再勤快的農家人也不能幹農活,也不可以做針線活,更不能出門遠打工。一切都要等到年初五之後才可以。這一天叫「破五」。

準備年貨是一件隆重而莊嚴的大事情。大人們在無聲中,緊張而有序的進行着,小孩都被大人安排到屋外玩耍,或安靜的在旁邊學習。

準備年貨的時候,都不能胡亂說話,更不能大聲嚷嚷,這是對老灶爺的一種尊敬,更是對天上的玉皇大帝的信仰,也是對全家人的愛。要用最小的聲音,或身體語言,或眼神互相交流。

酥肉、瓦塊魚、粉雞是豬肉、魚肉和小雞切成小塊,放入食用鹽、醬油、王守義十三香、粉面子,攪拌均勻,放油里炸熟,自由自在的在油鍋里翻滾,成長,從柔軟到硬骨頭。這時候鍋里發出「滋、滋、滋」的聲響,在場的人聽在耳,喜在心。

金黃金黃的小酥肉和瓦塊魚,一看就忍不住想大吃一頓,大人們都有自製力,直咽口水也不敢去捏一塊解饞,因為怕惹怒了灶爺,害了全家人。

所有的年貨都要先準備一份,給老灶爺上供,並恭恭敬敬的請灶爺先吃。怕孩子等不及,偷吃。

因為老一輩都相信自己家裡的老灶爺,他是天上的神仙下凡來,到過年的時候,都要趕到天上去聚會,想讓灶爺幫我們家多說一些好話,保佑全家人平安健康,來年大豐收。

天真無邪、無知無畏無懼的孩童,天不怕地不怕,平日里難得見葷腥,哪裡還能忍住,肚子里的小饞蟲,早就動起來了。乘大人低頭忙碌,偷偷摸摸的順一小把小酥肉,躲在門後面或牆根,慢慢的享受美味去了。

外焦里嫩,滿口留香,每塊都是新鮮出鍋的。這個味道,回味無窮。

蒸饃(饅頭)是必不可少的年貨,因為我們以麵食為主。

平時的饅頭是梯形的,過年的饅頭必須得是圓圓的,這是有講究的,這象徵着團團圓圓過大年。如果掀開鍋蓋,看到了饃是開口的,老人說是饃笑了;如果遇到蒸餾水打的,像死麵疙瘩,老人說是鬼捏的。這時候老人會拿針扎它,不能吃。

年二十三是我們的小年,我們這一天要全家人一起大掃除,把一年都沒有打掃的房間都要清理乾淨,老人說,平日里不可以碰,因為那灰串是錢串子,只有到祭灶這天才能打掃,這樣就可以把錢串子穿成串,來年發大財,過一個旺旺年。

兒時的年味是傳統文化的傳播正能量滿滿:晚輩向長輩平安問候,拜大年,送祝福。

每年的年三十,都包餃子,貼對聯。餃子大部分都是貓耳朵形狀的,一大鍋餃子里會包一個帶硬幣的餃子誰吃到了,代表吉祥如意!

老人會在這個時候教孩子們學習包餃子,我們包的丑,餃子餡放太多了,爛了,又裹上一層餃子皮,老人不但不嫌棄,還笑呵呵的誇獎我們的餃子好看,是將軍肚。在大人們的鼓勵和贊揚下,孩子們也樂此不彼。熟能生巧,我的麵食也就是在那時候學習的。

貼對聯的時候。必須一家人都在家,才可以貼,要不就把家人貼到門外面去了。一般都是吃中午飯之前貼好。如果家裡人趕不回來,會在晚飯之前貼對聯。

每一家的大門口的樹上一定會貼一個長方形的紅紙黑字:出門見喜,洋車上一定會貼上:出入平安。

晚上吃完餃子,爸爸去在門口放一根碗口粗的木頭,這是攔住錢財不外露,關上門,再用火柴點燃一小串鞭炮,這叫關門炮。然後我們一家人就安安靜靜的做在一起看電視,熬棉襖(守歲),等晚會看完了,爸媽一起來到我們床頭,給我們塞壓歲錢,兩個哥哥和姐姐都是一塊錢,我是兩塊錢。等於現在的一百塊錢兩百塊錢。我們開心的把壓歲錢放在枕頭下壓着睡覺,美美的進入夢鄉,甜甜的笑着。

兒時的年味是甜甜的味道:瓜子、糖果。

大年初一頭一天,十二點過後就有人家放炮了,我們一家,會睡一會兒,到四點左右起來。爸爸起床開門放開門炮,燒開水,媽媽負責下餃子,還不忘記下一把手擀麵,媽媽說,大年初一的第一頓必須吃餃子,而且要放一筷子麵條,算是過年。

爸爸先後進出堂屋、灶屋、西屋、東屋的燒火紙,下跪磕頭,嘴裏還念念有詞。正堂屋有兩根又粗又長的紅蠟燭,插在高高的瓶子里。熊熊火焰,燃燒着,照亮了整個堂屋和院子。

這時候媽媽在東屋的地上放一堆麥秸點上火,為我烤棉花襖和棉花褲。我裏面穿的是媽媽親手織布、剪裁、縫制的粗布襯衫和小褲衩,媽媽為我穿上有點燙的棉襖和棉褲,暖暖的,外面是爸媽給我買的新款花布,為我做的套棉襖的外罩褂和外罩褲子。

老家的規律,過年了,家裡再窮,都會為自己家的孩子添新衣裳。

媽媽不說話,直接為我穿衣服,媽媽的眼睛會說話,我能讀懂,那是讓我趕緊去洗臉刷牙。哥哥姐姐都已經準備好了。

爸爸放一大盤鞭炮,代表開飯嘍!

吃過早飯,家家大人們正堂屋準備一盤子瓜子,一盤子花生一盤子水果糖,等待着鄰居來拜年。

我們兄妹四個和鄰居家的孩子們一起出去拾花炮,再由膽大的哥哥來點燃放炮,噼里啪啦的鞭炮聲伴隨着孩子的歡笑聲,甭提有多熱鬧了。

天快亮了,我們會先去村裡輩分最長的人家裡拜年,那就是老太輩、爺爺輩、爸爸輩、哥哥嫂子輩家裡拜年。

不管到誰家裡,都是歡歡喜喜的迎接着,給每一個到場的娃娃抓上一把瓜子,一把花生,一把水果糖。

孩子尊重長輩,老人愛護幼兒。尊老愛幼的是我們中華民族的優良傳統。

兒時的年味是熱鬧非凡的親朋好友大聚會。

大年初一是給爸爸這邊的親戚拜年,不用買禮物,只要帶着孝心帶着祝願帶着笑臉,長輩們都感受到了。

大年初二肯定是爸爸帶着我們四個去姥姥姥爺家,這叫外甥給舅舅拜年。超過年初二,那就是對舅舅大不敬。

兒時的年味是暖暖的濃濃的陳年老酒。年初三開始一直到年十五,我們家都不斷客人。

家裡來親戚的,幾乎都是男人帶着孩子,爸爸和兩個哥哥陪着他們喝酒吃菜。爸爸每次招待客人的時候,總會先用火給白酒加熱,喝到嘴裏暖暖的濃濃的。

之前備用的方方正正的大肥肉,切片裝盤,千張絲花生一盤,肉片青蘿卜一盤,青椒西紅柿雞蛋一盤,大白菜和瓦塊魚燴湯或大白菜和酥肉燴湯,一瓶文王貢酒,一盒渡江煙。這就是我們老家的最排場的場面,四菜一湯文王渡江。

老家的風俗習慣,女人是不可以上桌吃飯,更不可以喝酒的,女人和孩子一般都在灶屋裡隨便吃點。

大年初三也就是去姑家和姨家,然後就是其他的親朋好友互相走動,直到年十五,這年算是走遠了。

兒時的年味是女人比男人還能幹,把最好吃的先給老人,不好不差的給孩子爸爸,最差的留給自己。

這就是我兒時的年味兒,地地道道的農家樂。

如今生活都奔小康了,年夜飯不再只有單一的餃子麵條。大多數家庭聚餐,都到大酒店去了。各種各樣的美食應有盡有,真是一場視覺盛宴,饕餮盛宴。

呱、呱、呱:我是一隻不想長大的小青蛙。

呱、呱、呱:我是一隻快樂的小青蛙。

呱、呱、呱:快要過年了,祝家家戶戶都有兒時的年味;祝每一位女士都有羽西護膚美顏;祝所有愛好文字的人都能用自己方式在芳網,記錄屬於自己的兒時年味兒;祝願國強民富,人人不愁吃喝,身體安康,共享太平年!

#羽西X芳網 紅蘊新生#

活動傳送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