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香港到洛杉磯,從溫哥華再回到出發地,Beyond一路以情緒去發聲,渴求更大共鳴。他們希望更多人聽到這內心的聲音,因為這聲音不僅是送給歌迷的,也是給家駒和自己。新鮮的音色盡情綻放,吶喊的SOUND無遠弗屆。

1993年之後,一些歌迷猛然意識到,由於家駒的光環過於奪目,以致於之前對三子的關注嚴重不足。也許是時候該重新打量一下他們了,沒了家駒,他們會做出怎樣的音樂?三人又將以何種氣質示人?

一旦耳朵習慣了一種聲音,那麼對其他音色將難再傾心。一旦心裏適應了一個陣容,那麼對這個陣容突然出現的變化,人們也會很難接受。這就是先入為主。

黃家駒之於Beyond,既是那種被習慣的聲音,也是此陣容中起着決定性作用的最大變量,因此他的離去,直接令其他三子陷入了空前的大危機。

家駒的好嗓沒了,那種他最為擅長的流暢旋律消失了,家駒式獨特的創作視角也難再出現……歌迷們甚至擔心,三子從此將一蹶不振。

《二樓後座》專輯有三項價值,懷念、延續和穩定,懷念早逝的隊長,延續Beyond的氣質,穩定外界的人心。直到1995年大碟《SOUND》問世,一切問題才有了準確答案,所有質疑也隨之不攻自破。

重大挫折最能考驗人的意志力。在天塌地陷的重創之後,BEYOND不僅沒垮,而且愈挫愈勇!

SOUND專輯封面背後的變化始末

這是專輯《SOUND》的封面和封底。

單詞Sound被含在BEYOND之內,以聲波的形式向四面擴散開來。盡管封面上是三個孩子,而且被做了模糊處理,但依然可以依稀看出那分別代表着黃貫中、黃家強和葉世榮。三人正在玩蹺蹺板,這畫面讓人不免好奇,還有三個人能一起玩的蹺蹺板嗎?封底上一個孩子舒展雙臂面向大路,給人一種強烈的釋放之感。

直到打開歌紙才明白,原來蹺蹺板不是給三個人準備的,而是四個人。在三子這張重量級專輯里,依然流露着對Beyond樂隊靈魂的致敬,雖然方式是如此的隱晦。

看到蹺蹺板,你想到了什麼?自然是較力和失衡。其實,較力和失衡的創作理念,從一開始就是SOUND專輯的初衷,在最終設計圖稿被敲定的前幾版甚至表達得更為直接。

天真的孩子吃力地想爬上木馬,用盡力氣拚命地向下壓蹺蹺板卻徒勞無用。孩子究竟代表着誰,是代表身處諸多不確定因素中的香港,還是代表站在新起點界碑上的Beyond三子?實在是耐人尋味。

種種跡象都表明,Beyond正在經歷着一次巨大的蛻變。

不是每一種聲音都是音樂

不是每一支樂隊都叫BEYOND

回顧這張專輯的誕生過程,撫摸這些作品的稜角,能輕易得出這樣一個結論:三子在1995年時決心張揚,不留餘地的張揚。

如果說在此之前大眾還難以接受變化後的三人組合,那麼從這一年開始,他們用作品和行動來說服你必須接受。

遠赴美國洛杉磯進行採風和灌錄,後到加拿大溫哥華做混音,這一路的遠行,極大地開闊了三人的音樂視野,他們也決心嘗試更多元的搖滾味道。中空而不自滿,情緒驅動發聲。既然兼顧所有人是最累的事,與其討好眾生,倒不如做一塊拒絕滾動的頑石。

在黃家駒之後,黃貫中果斷接棒了創作核心的角色,無論是《二樓後座》還是《SOUND》,黃貫中均為主宰,他偏愛的重型搖滾終於在《SOUND》里第一次得以自由揮灑,其中的多數曲目都帶着垃圾搖滾和重金屬的氣息,編曲時的吉他較之以前更加大膽粗放。幾人在前衞中探索着各種新鮮,三子的配合滴水不漏,絕佳的默契貫穿着11首作品。

那一年,Beyond先是應邀在韓國搖滾音樂節擔當了表演嘉賓,而後在6月,SOUND才正式推出。

為給這張全新大碟造勢,也為了給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籌到更多款項,滾石為三子在香港文化中心露天廣場舉行了盛大的SOUND音樂會,以光纖技術把現場實況同步傳送到三家商場,以實際行動呼應着無遠弗屆。如今這種技術不算什麼新鮮事兒,但在1995年絕對堪稱大手筆,畢竟成功塑造了一次多地同音同畫的壯舉。

毫無疑問,他們試圖用更真實的聲音帶給世界更大的共鳴。THIS IS SOUND!

在Grunge的浴火中,鳳凰涅槃

眼睛看着那個奮力爬上木馬的孩子,耳朵聽着SOUND營造的巨大沖擊,你會理所當然的想起另一張神奇專輯,一張曾經影響世界並改變了搖滾樂版圖的專輯,Nirvana涅槃樂隊的《Nevermind》。

在三子眼中,《Nevermind》非同小可,黃貫中更毫不掩飾自己對這張專輯的喜愛。縱觀《SOUND》的作品細節,受涅槃的影響頗大,無論是樂器音色還是旋律特點,都能清晰感知到這一點。很明顯,三人希望在Grunge的浴火中鳳凰涅槃,二次重生。

有一種旋律非常奇特,初次聽得時候除了暴躁幾乎留不下任何印象,但經過幾次循環後又會對它欲罷不能,甚至覺得那調子帶着另類的魔性。《Nevermind》和《SOUND》都具有這一特性。

在這裏,在SOUND的這個節點,我想重點提一下黃家強,雖然黃貫中成了本張專輯的大腦,但是黃家強的配合度和貢獻度值得點贊,他不僅創作了比之前更好的作品,而且完成度也非常之高。盡管這種和諧默契並沒有維持到樂隊解散,卻依然值得肯定。

葉世榮的Drum Solo被放在了第一位,既是對節奏和律動製造者的重視,也宣告了未來探索電子音樂的決心。看到今日電子音樂的興盛和紅火,這也側面說明了Beyond成員在當時對未來音樂發展趨勢的精準洞察。

演唱部分也是外界較為關注的點,畢竟沒人可以做到家駒那般收放自如地歌唱。黃貫中的怒吼讓人印象深刻,黃家強向家駒聲線的刻意靠攏能看出足夠用心,三人出色的和音也是本專輯的亮點之一。

就曲風而言,SOUND做到了廣泛涉獵且獨具魅力,重金屬、垃圾搖滾(Grunge Rock)、硬搖滾、放克、電子等風格都玩得遊刃有餘。每一首作品都帶着強烈的情緒,三人就像一支粗壯堅韌的彈簧般進退有度,或率性爆發或失落感傷,無情緒不發聲。從音樂創作的角度來說,這樣的歌極富感染力,也非常耐聽。

作品內核依然與家駒時代的Beyond一脈相承,而且變得更為憤世嫉俗和自由自我,尤其注重個人感受的迸射式表達。有激烈的批判,有無奈的心聲,有隨性的記錄,也有沉痛的思念……在作品背後,是復雜的編排和傲人的才華,震撼之餘,居然還溢出一份難得的灑脫。

每一首單曲的賞析都在歷史文章里了,本文成蹊不再一一詳述。

所謂的專輯樂評只是欺人的把戲,透過樂評去尋找歷史的印記和背後的精彩才是重點,明白了音樂人的創作初衷、經歷和靈性所在,然後對藝術作品會有更深刻的認知。

聽着SOUND,我們會自然而然萌生出一個問題,黃家駒希望自己的隊友以哪種姿態繼續腳下的路呢?我想,你心裏已經有了答案吧。

(一些視頻和音頻在這邊無法順暢發佈 請移步關注微信公眾號 一路有家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