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線導讀:盜墓題材作品仍有大量的粉絲基礎,同類IP發掘不完,甚至與日俱增。同時,懸疑元素作為能夠吸引年輕觀眾的利器,也被製作方看好。因此,盡管在懸疑IP熱度有所下降的情況下,還將有大量的作品會陸續與觀眾見面。

文丨於帥

在《大江大河》之後,《知否》的收視口碑雙豐收使得衞視「古裝現代兩開花」。另一邊,在Q1布局了眾多頭部劇的視頻網站卻還暫時按兵不動。目前,只有也剛剛收官的《原生之罪》與年前上線的《古董局中局》來為網劇「撐場」。

從《古董局中局》已經更新的18集看,劇集的質量上下起伏明顯,一方面無論是演員的演技、對於鑒寶名詞的科普,還是對原著的還原,在同類作品中都屬上乘。而另一方面,則是由於編劇對於新增情感線的設置較為生硬與刻意、作品的服道化較為現代化等原因,未能給2019年懸疑IP來個完美的開頭。

不過縱觀今後數年的網劇布局,即使在懸疑IP熱度有所下降的情況下,還將有大量的作品會陸續與觀眾見面。

拼道具、拼演技,《古董局中局》瑕瑜互現

其實劇集的第一段劇情就讓書粉十分不滿,在原著中男主許願從不賣假貨,其四悔齋更是與假貨不沾邊,但在劇集前十分鐘,許願不但向葯不然兜售假古董,更是滿嘴油腔滑調,與馬伯庸筆下的許願人設完全不同。

這種「魔改」使得大量書粉棄劇,體現在數據上,根據貓眼統計,前期《古董局中局》的熱度僅在5000左右。

但隨着劇情的發展,隨着口碑一同提升的是劇集對於男主許願人設的調整速度,從第三集左右開始,許願逐漸展露自己在原著中聰明才智與沉穩老練,這時觀眾才發現,開篇許願賣假只是為了躲避五脈紛爭的掩飾。

除了在人設上及時找回原著的節奏,《古董局中局》在古董道具與鑒寶技法上的還原也看出了製作方的野心。首先是對古董行業名詞的必要科普與對古董道具的還原,作為鑒寶類劇集的核心之一,如何對小說中出現的古董進行還原是觀眾能否進入劇情的關鍵,在過往的同類作品中,經常會出現劇組在道具方面過於糊弄,導致觀眾直接棄劇的情況。

而在《古董局中局》中,對於需要展示的諸多古董上還是可以看齣劇方的誠意,無論是鑒寶的流程,還是古董本身,起碼從觀感看,都不會產生較為反感的情緒。尤其是在「打眼」的過程中,道具的諸多細節都可以和原著對應,足以見得作品在製作方面的野心。

其次,力邀眾多老戲骨也是《古董局中局》收穫不錯口碑的重要原因。《古董局中局》的演員平均年齡為36歲以上。其實對於這類鑒寶的IP而言,無論是主演還是配角,都應當由具備一定閱歷的演員來演繹,畢竟擁有專業的鑒寶水平,必然需要學習與修鍊。

然而,雖然配角吸睛,但除去全程撲克臉的女主從冷麵美人逐漸被男主融化的俗套設定,飾演葯不然的喬振宇也在與夏雨以及諸多老戲骨的對戲中略顯尷尬。

同時,《古董局中局》的背景時代為上個世紀,但從劇集的呈現看,服道化都偏現代,女主更是大波浪、咬唇妝、OL時裝「傍身」。而這些小細節,與俗套的情感線一同,恐怕成為了導致部分用戶對劇集評價不佳的原因。

熱度下降,但懸疑IP為何還會層出不窮

雖然存在諸多問題,但從豆瓣的口碑與貓眼的熱度看,《古董局中局》仍不失為一部佳作。而在《沙海》為「盜墓宇宙」正名、《鬼吹燈》有佳作出現的情況下,接下來視頻網站仍將播出大量「盜墓」「鑒寶」的大IP改編劇。

從類型與方向看,各個作品的主打方向也不盡相同。

以流量小生為主打的「派系」。分別有與《古董局中局》類型相似的鑒寶IP劇《黃金瞳》,這部據傳高達6.1億投資的作品將由張藝興主演;《盜墓筆記之雲頂天宮》作為當年口碑極低的李易峰版《盜墓筆記》的續集官宣了主演秦俊傑;近期大熱的朱一龍也將進入盜墓「世界」,主演《重啟之極海聽雷》;而因《人不彪悍枉少年》而被觀眾熟知的侯明昊更是一炮接下了《盜墓筆記》的「怒海潛沙」與「秦嶺神樹」,這兩部作品將在今年與2022年分別與觀眾見面。

以「戲骨」為主打的「陣營」。首先是由重新翻紅的潘粵明主演的《鬼吹燈之怒晴湘西》,萬達影業參與製作或許可以為新作帶來更多關注;疑似官宣劉燁主演的《摸金符》將由天下霸唱親自主導,霸唱的導演處子秀恐怕會成為一把雙刃劍;同時,由張涵予、姜武主演的《鬼吹燈之天星術》;徐克執導、陳坤主演的《摸金校尉之九幽將軍》也會在大熒幕陸續與觀眾見面。

而除了以上的諸多影視作品,「盜墓探寶IP」還將有《老九門2》《藏海花》《藏海戲麟》等如雷貫耳的大IP網劇或已經拍攝、或進入準備中。如此看來,雖然網台審查制度日趨統一,但在短期內,恐怕我們還是會在視頻網站看到不計其數的「地下世界」。

《愛情公寓》都來盜墓了

那麼為何在IP淡化、懸疑題材作品的關注度有所走低的情況下,仍會有大量的同類劇目上線呢?

首先是盜墓題材作品仍有大量的粉絲基礎。回望2015年,李易峰、楊洋主演的《盜墓筆記》季播劇開播時5分鐘1.6億播放、260萬次會員開通請求,全網熱議。陳坤、黃渤主演的《尋龍訣》在競爭激烈的賀歲檔也能狂收16.79億票房。

在2018年,《沙海》《鬼吹燈》系列都能收穫起碼20億+的播放量,在同期的其他作品中依舊屬於上乘。所以播放成績的保障,也是懸疑類IP之所以始終被青睞的原因。

其次,盜墓鑒寶IP中的懸疑元素作為能夠吸引年輕觀眾的利器,也被製作方看好。不過,這類劇目尤其是很多盜墓IP,因為成本不夠、能力不足等原因過分專注文戲。使談戀愛成為了必備元素,進入主線劇情也是聊天為主打怪為輔,甚至為了擴散劇情,還有些配角會頻頻加戲,棄完整度、節奏於不顧。與之前眾多懸浮的現實題材作品有異曲同工之處。

最後,則是同類IP能源源不斷的生產之故。早期無論是天下霸唱還是南派三叔,都曾有以較低的價格將IP的影視版權出賣的經歷。而這些版權收購公司又幾經倒手之後,使原著者和創造的IP關系越來越疏遠,甚至徹底失聯。

比如起點中文網就曾徹底買斷《鬼吹燈》的改編權,後幾經轉手,使版權流落在了企鵝影業手中,目前《鬼吹燈》原著八部書的版權均由其持有,與天下霸唱本人並無任何關系。

所以為了守住和挖掘自己的品牌價值,天下霸唱和南派三叔不約而同地擴大「生產」盜墓小說,不斷挖掘全新的相關作品,而這也使得同類IP發掘不完,甚至與日俱增。

如何改編才能成功出圈?

那麼對於國產懸疑探險劇而言,如何改編才能實現突破,成功出圈。

一是要避免急功近利。在改編之初便用心的研磨劇本,如果一定要加上情感戲,也要適當的把握分量與節奏;

二是提升特效的製作水平。對於諸多盜墓IP而言,大量虛擬的地下世界與生物需要特效製作,如果在特效的製作上多用心,那麼無論對於本身的品質,還是觀眾對劇集的投入度,都會有顯著的提升;

三是擴大IP的改編範圍。探險劇的IP紅利期已過,題材與劇情對於觀眾而言早已不新鮮,如果一味的死守《盜墓筆記》《鬼吹燈》兩個大IP開發,絕非長久之計。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便是努力實現劇集的精品化,嚴格把控質量,劇集的問題要在劇集本身的品質上解決。過往依靠流量演員、消費IP、辜負粉絲期待的「魔改」,即使可以在短期內吸引觀眾,最終也只會加速這一類型劇的消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