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時評小侯

最近六小齡童被爆出大量黑料之後,上熱搜了,轉發猛料,或進行重新編排的作者無數,這問題想必會令六小齡童本人坐卧不安。

親自站出來對着媒體解釋吧,這些黑料還有楊潔導演的回憶錄《我的九九八十一難》為佐證,六小齡童的解釋顯得是毫無意義的,因為那些黑料和楊潔導演的回憶錄大部分是吻合的,由不得六小齡童狡辯。

要是不解釋吧,這消息越傳越廣,眼看六小齡童的演藝生涯幾乎就要到頭了,那怎麼辦呢?何以應對呢?估計大家都沒有想到六小齡童私下在怎麼做,要不是小侯這裏有截圖證據,恐怕說出來大夥都不敢相信。他的應對方式就是偷偷地投訴別人的賬號,前兩天(1月3日),小侯的騰訊某平台的某號(此處不可描述,請看截圖)就中招了。

小侯因為在12月30日發表過一篇4000多字的文章揭露了六小齡童(章金萊)的大量醜事,把六小齡童前前後後在網上已被公布出來的所有醜事全部集中起來寫進了這篇文章里,讓還不了解真正的六小齡童的讀者看完後,對他的印象一落千丈。

可誰知,六小齡童本人發現了小侯的這篇文章。你沒看錯,就是六小齡童本人,他發現了小侯的這篇文章,竟拿着他名為章金萊的身份證投訴了小侯的這篇文章。

起初小侯也懷疑自己是眼花了,怎麼能勞駕六小齡童本尊大駕來投訴呢?但定睛仔細望去,只見系統提示信息里明明顯示着投訴人姓章(六小齡童真名叫章金萊,他就姓章),但僅憑一個章姓怎能斷定就一定是六小齡童呢?

再往下看,投訴人身份證住址是上海。也就是說投訴人的姓氏和身份證上的住址都恰好和六小齡童吻合,哪有那麼巧的事?如下面截圖:

但僅憑姓氏和住址,也不能斷定百分之百的就是六小齡童本人啊。再往下看,不禁令小侯大吃一驚,下面的投訴理由里明確地指明了小侯的文章侵犯了六小齡童先生的肖像權、名譽權,如截圖:

截圖上六小齡童的投訴理由原文:

在貴司「……(此處省略)號」平台上刊登的文章中出現了大量詆毀六小齡童名譽的語句和圖片,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及《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利用信息網絡侵害人身權益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等相關法律法規的規定,我司認為這些文章中涉嫌侵權的語句均已經嚴重侵害了六小齡童先生的名譽權及肖像權。

保證聲明:

聲明人在通知書中的陳述和提供的相關材料皆是真實、有效、合法的,並保證承擔和賠償騰訊因根據聲明人的通知書對相關帳號的處理而給騰訊造成的任何損失,包括但不限於騰訊因向被投訴方或用戶賠償而產生的損失及騰訊名譽、商譽損害等。

看完投訴信息,真讓小侯嚇了一跳,六小齡童本尊真的找上門來了?他怎麼會找上門來呢?不會還會起訴俺吧?這讓小侯瞬間想起了12月30日的時候自己發過的一條微博博文,因為當時感覺看不慣六小齡童心胸狹隘,所以故意在微博上發了一條消息艾特了六小齡童本人,其實目的僅僅是想調戲一下他,沒想到他會較真。微博內容如截圖(截圖上博文中所說的那篇閱讀量已破20萬次的文章,到現在為止,在某平台已突破100萬次閱讀量了):

發了這條微博後第4天,六小齡童本人就真的找上門來了?都說六小齡童是睚眥必報的人,看來此言不虛了。前陣子六小齡童才在微博上發了條微博假裝大度,為何卻又這么快就自己找上門來打臉來了?

前段時間,由於六小齡童聲稱要告一位剪輯86版《西遊記》電視劇片段的學生,這事估計沒少被大家痛罵。六小齡童為了證明自己是大度的,所以特意在微博上轉發了一個剪輯86版《西遊記》電視劇片段,並做成了惡搞配音的小夥子的視頻,還說歡迎大家多嘗試這樣配音,以達到塑造自己的大度形象的目的。

但沒想到他卻無法容忍一條微博艾特信息,還何談大度?此人作風總是人前一套,背後一套,可見是純粹的心胸狹隘之人。

況且我揭露他的文章並沒有侵犯他的任何權益,一則,他六小齡童屬於公眾人物,公眾人物的肖像權很難定義,怎麼能證明我侵犯了他的肖像權?我也並沒有用來作商業用途,僅僅是插入到文章里了而已,而且我在文章尾部已經註明了 「圖片來源於網絡」 ,他的照片又不是我偷出來的;二則,那些爆料內容素材的首發者不是我,就算是加入了我自己的觀點,也是有理有據的,文中所有觀點都是帶着證據的,就事論事,完全不存在侵犯他的名譽權。

其實真正能影響他名聲的人,只能是他自己,我只是把他自己說過的一些話又重複了一遍而已;我只是把他自己做過的一些事又照實描述了一遍而已;我只是把他的言行照實寫出來展示給大家看到了而已,完全不存在侵犯他的任何權益。

一個不能忍受別人描述事實的人,不是心胸狹隘是什麼?卻在背後搞小動作,如此人品……(再形容下去就很難聽了)。

現在他投訴我賬號的事,騰訊平台已經處理完畢了,我的號沒事。但小侯在這裏提醒一下其他作者,面對這種人,得小心,以後寫關於他的文章,得謹慎……

各位看客對此事怎麼看呢?歡迎在下方的評論區里討論哦!

(配圖來源於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