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早的看到一波權游最後結局劇透:

龍媽和雪諾啪啪後生了個女兒,但難產而死。

二丫殺了色後。攸倫漁翁得利暫時坐上了鐵王座。因為龍媽的屍體被帶回了君臨城,雪諾騎龍前去復仇。火龍噴火引燃了野火爆炸,詹姆、攸倫、波隆和雪諾全炸死了。魚死網破的雪諾就這樣拋下女兒去見了他的女人。多年後,囧諾和龍母的女兒登上鐵王座,小惡魔盡心盡力輔佐她。二丫離開了,三傻和詹德利結了婚。布蘭屍體被異鬼復活,成為了新的夜王……此劇,才叫權游,沒有亘古的豬腳,沒有不死的光環。所有正義與英勇的化身,所有人格與分裂,都是漣漪之一。如果說奈德的王者趨勢慘遭淪陷對觀眾來說只是個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感觸,那麼羅柏後繼有望伏筆的戛然而止,觀眾才一盆涼水傾頭稍微清醒,權游,請殘酷的面對。

顛覆所有英雄的不死光環,復雜多條的故事線,牽扯糾葛的人物關系,但是各自慘淡的命運背後,潛伏的使命歸宿,狼家孩子最後的歸位……有多少挫折才有多少輝煌。人性的兩面性,不以好壞論角色,才是權游的精髓。

殘忍的色後,有多可憐被凌辱的經歷和喪子的悲痛;懦弱而恩將仇報的席恩居然援手了三傻;純良可愛的二丫,最後最冷酷的殺手;神一般的龍母,不過是個生孩子會死的女人,這可是普通女人都抗得過的活呀?

這不是一個面上的故事,這是一個獨立的星球。立體而叫囂的撲面而來,讓你進入它的維度,幾乎抽離自己所在的宇宙。

現實的自我宇宙,其實又何嘗不是如此雷同:生活沒有永遠幸運的豬腳,誰也沒有頭戴光環,有謀略的靠腦子、有獸性的靠殘忍、有美色的靠勾引、有擔當的靠勇猛、有品格的靠仁義……有本身各顯神通,沒本事卧薪嘗膽。所有偶然,都是必然的積累;所有命運,都是骨子裡的與生俱來。該你上場時,不要慫;不該你上場時,不要怨天尤人。

所有角色都是命運的過客,所有命運都是時間的祭品。但是,即便是過客,不同的還有精神。說正義的光環太錘子,就說執念的氣質吧。我唯一的男神,沒有之一:從開始私生子的冷落並不氣餒,暖愛的給二丫做小劍,犀利寡言而沒有對命運的抱怨;到後來拔劍而呼挺身而出,高喊所有守夜人Follow me,那一刻的雪諾身形並不高大威猛甚至還略帶窘迫(不然怎麼叫囧諾呢?)但他的深刻無人能及,眼神似刀,秒殺了全劇所有比他高大比他英俊的男人。看似悲劇的命運其實蟄伏着真正繼承人的血脈,當那條龍溫順的貼近他的臉的時候,即便沒有看過劇透的觀眾,似乎也該看到故事的結尾了吧?這個矮小的男人,憂郁的眼神,啪了最烈的女人,續了最泓的種,最後悲壯的留給我們懷念。同樣是雪泥鴻爪同樣是劇中過客,但是時間留下的是精神不滅:擔當沉默 執着 英勇 深情……不朽的角色,都是作者的白日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