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老婆失蹤了,跟老婆一起失蹤的還有自己的好朋友——齙牙蘇。

齙牙蘇是外號,因為此人姓蘇,有一口齙牙,大家都叫他齙牙蘇。齙牙蘇是夏目浩史做生意認識的好朋友。這人沒什麼愛好,就愛吹牛逼玩女人。齙牙蘇之所以出來做生意是因為他睡了弟媳婦,被親弟弟下了死命令:“你敢回家我砍死你!”

這些夏目浩史都沒放在心裡,男人嘛,愛玩很正常。齙牙蘇口才好,和周圍人關系也好,夏目浩史當年來這里做生意第一個認識的就是齙牙蘇。齙牙蘇介紹了很多客戶給夏目浩史。

老婆是什麼時候跟齙牙蘇有一腿的呢?夏目浩史陷入了沉思中。

唐靜榮失蹤後夏目浩史去了唐靜榮的老家,那個南方小鎮。

唐靜榮的老父親唐鎮山拿着棍子就把夏目浩史往外趕:“你個混蛋,我好好的一個女兒被你拐走10年沒回家,現在跟我要人?信不信我找人廢了你?”

夏目浩史來到唐靜榮的小姨家,唐靜榮表姐對夏目浩史罵道:“現在找小榮了,你爸天天罵小榮的時候你去哪裡了?現在小榮不見了你知道着急了?我們不知道小榮在哪,小榮已經答應你不離婚了,我們能做的只能這么多了。”

夏目浩史頹廢的回到家,老婆跑了後夏目浩史整個人都變了,天天喝酒,喝醉了就去打麻將。回到家看見這兩個孩子和一個殘廢老爸就覺得一肚子火,還不如打麻將來的舒心。

半個月麻將打下來,結婚十年存的錢都敗光了。生意也因為半個月不做黃掉了,現在房租到期了,房東要把夏目浩史一家趕出去:“明天不交房租我就把房子租給別人了。”

夏目鳴被送到了唐靜榮的小姨家,夏目國棟被送到了大姐夏目秋菊家,夏目若安被送到了小姐夏目春雪家。一家人現在四分五裂了。

夏目浩史跑到工地上去做小工,下班就喝酒,發工資麻將館一晚上一個月就白乾了。

這樣的情況一直維持了一年。

這天,夏目浩史發工資後和幾個工友一起喝的醉醺醺的,走路晃晃蕩盪隨時要倒下去的樣子,眯着睜不開的眼睛來到了麻將館,還沒走進聽見有人說:“我在新區看見小唐了。”

“哪個小唐?”麻將館老闆手裡搓着牌九漫不經心的問。

“還能哪個小唐?天天來你家打麻將那個小唐,夏目浩史老婆。”

“唐靜榮在哪?你說什麼?”夏目浩史的酒一下子就全醒了,他一把抓住說話人的衣領“告訴我唐靜榮在哪?”

這邊夏目浩史在為老婆跑了而抓心撓肝,那邊的唐靜榮的生活就一言難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