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星壇報》爆出了劉強東案的更多細節,氣得我差點爆炸。

不過受害者的證詞,倒是佐證了我之前的推測:

這就是一個故意設好的局,根本不是什麼「臨時起意,酒後誤事」。

不信你看。

受害者作為明尼蘇達州大學在校生,是劉強東一行的十個志願者之一。那天晚宴是在校外餐廳,她被告知是向志願者致敬所以宴請,到了才發現,她是唯一被邀請的女生!

被安排在劉強東身邊坐的,既不是當地頭面人物,也不是學校學術大牛,而是她。

全程她被不斷敬酒,「感到被迫飲酒」,15人喝了32瓶紅酒,這不就是一群衣冠禽獸欺負一個不勝酒力的小姑娘嗎?

她找一位男同學陪同前往,但這個男生中間兩度被劉的助理叫出去買酒,後來又接到電話要他陪伴另一位中國高管去別的晚宴,他就走了,好一招調虎離山。

當她表示要回家,請劉的助理為她叫車,她卻安排了劉的私家車,直接把他們送去了「一套青藤覆蓋的宅邸」。

她不肯進去,一定要回家,「他把我拽進車里,在車里開始有更近一步的身體接觸,我求他住手,他沒聽……」這時,車里還有司機和助理。

爛醉如泥的她下車回去,劉也跟著進去,還對她說,「你可以像鄧文迪一樣。」

她不願意,劉就來強的,直接往身上壓,男人的力氣多大,她根本無力推開,一直到凌晨兩點才有機會發資訊給朋友,「我沒能逃脫,我被劉強東睡了……」

一群人配合得天衣無縫,意圖明確,就是把她當作餐後甜點,送給大老闆劉強東。

手法如此嫻熟,比排練了一百遍的舞台劇還演得順暢。

她一個不知深淺的大學生,哪裡還有路可逃?

他一開始想要靠引誘,還說什麼「你也可以成為鄧文迪」,該不會以為自己是金DIAO吧,被他上過就點石成金了。

我很尊重鄧文迪,這種尊重是基於她知道自己要什麼並主動爭取,而不是她靠男人達成了榮華富貴。

鄧文迪當然是自願的,她遇見默多克時已經超過三十歲了,離過兩次婚,完全知道自己要什麼。

但不是每個人都會為了所謂的跨越階層不擇手段,更不是天下每個女人都像你家小天一般「單純」。

「惟願守得雲開見月明」,把她男人說得跟受害者似的,難道人家是逼他睡她了?

永遠不用擔心他拋棄你,畢竟你倆才是真正的靈魂伴侶。

女孩告訴警方,「我就是一個普通學生。你有家庭,我不想這樣做,我不想,但他根本不聽。」

「但我跑不了,我怎麼知道劉強東會找上我。我不過是個普通的女生。我也不羨慕他們有錢人,我一直懇求他別碰我。」

別人已經多次說了不願意,換個人多少顧念自己的大佬身份,估計也就作罷了,但他依然我行我素,完全不把這女孩當人!

說他渣男,真是太委屈渣男了,這是獸啊。

有人說,那是酒後嘛,男人管不住下半身很正常。

可別把全體男人拖下水。

我就呵呵了,酒後開車撞人就不用負責了?

更何況,這一系列的表現十分清醒,連老婆的朋友鄧文迪也黑了。

過去要麼熱衷於樹立寵妻人設,要麼把自己塑造成愛情傻瓜,「我臉盲,根本不知道她漂亮不漂亮」。

不,他才不是愛情傻瓜,他心裡清醒得很,他打心眼裡認同鄧文迪路線對女孩的吸引力,他覺得這種各取所需,很合適啊。

哦,我忘了,人家可是大大方方把「不塗口紅的你,和男人有什麼區別」印在包裝盒上的。

我不塗口紅咋了,我像個男人怎麼了?

女人在他們眼裡只能是一個樣子的——化妝打扮是天職,取悅男人是責任。

只能男人征服世界,女人征服男人。

你怎麼可以繞過男人,直接征服世界呢?你敢來競爭?

最讓人感到胸悶的,是事後兩人的反應。

女孩戰戰兢兢,反復糾結,劉強東若無其事,通行無阻。

當晚她跟朋友聯系了之後,朋友建議她報警,她說,「他有錢有勢,你別小看他,別報警。」

跟那位一同吃飯的男生說了之後,反而是他到她公寓門口,替她報了警。

很多人質疑她報警又反悔,是心中有鬼。

試問哪個女孩遇到這種事,能夠冷靜地處理?

她害怕他的錢財勢力,更害怕報警後他一走了之,警察抓不到他,她倒是隨時被反咬一口,一生的名譽就毀於一旦了。

連凌晨三點,警方到達公寓之後,她甚至還不希望警察介入調查。

還好她有朋友陪著去醫院做了檢查,在身邊老師同學的幫助下再次決定報警。

她想得沒錯,至今有無數人認定「人家又有錢老婆又漂亮,犯得著性侵你?這是陰謀!」

還有很多人覺得,一個人事業成功,道德肯定也高尚。

要按照這個邏輯,那麼薩達姆、卡紮菲,就應該是完人。

而劉強東對這一切,毫不在意。

我就奇了,別說是涉嫌強奸了,你一個有老婆孩子的人,哪怕就是出個軌,暴露在公眾面前,多少也該有些歉意吧。

他沒有,照樣春風得意地回國參加會議,這是多麼強大的心理貭素啊。

據說,有90%的女生在性侵後選擇沉默,就是認為錯在自己。

若幹年後,她們中的一些人受不了反反復復的噩夢,決定拿起法律武器,卻發現根本討不回公道之外,她自己反而被蕩婦羞辱了。

「你可以像鄧文迪一樣。」

「我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