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白天上班的时候看了一下别人推送的纪梵希四宫格散粉的介绍

其实一直对纪梵希的彩妆都没有很特别的爱

早些时候是因为买不起

现在是试过了传说中很好用的粉底后发现干得不行 故而果断地与它保持距离

那篇软文在介绍纪梵希时提到了所谓的GIVENCHY是怎么个回事

所谓的纪梵希“4G”精神,分别是“General","Grace","Gaiety"以及”Givenchy"。

“Grace"是我看美剧《汉尼拔》的时候最喜欢的一个词

对于麦德斯·米克尔森所饰演的汉尼拔所做的菜肴绝对是一个最佳的形容词。

尽管,事实上所有的菜肴皆应是道具组所准备的,却也无碍麦德斯其个人魅力的渗入。

对,那些菜之所以能被称为”舌尖上的汉尼拔“,定是因为麦德斯叔叔的优雅。

不同于安东尼霍普金斯这位老艺术家对其角色入木三分的刻画,麦德斯叔叔的表演更像是其自身对汉尼拔这一个cannibal赋予了新的含义。

尽管美剧《汉尼拔》备受争议,但是于我却实在是一部不错的电视剧。

无论是镜头的画面感,亦或者是导演对于小说其中的人物心理的把握,可惜我并非是一个专业的心理学家甚至乎只是一个心理学的路人粉,无法引经据典把这部美剧中的画面与心理学的某些东西挂钩,但是它的确给了我不一样的体会。

过去的类似的电影只懂得如何用血腥和暴力把精神病患者内心的疯狂硬生生地拉扯出来,而这部剧,则完全是从那些精神病患者内心出发来看待他们自己所做的一切我们看来可怕,但在他们眼中却无比美妙的事情,对于他们而言,做这些”可怕“的事情他们很开心啊,就像别人为了寻开心而开party一样,皆可谓之为享受之事啊。

从表面而言,这部剧中只有汉尼拔一人是病得不清的,故而才会如此痴迷于杀戮。

可仔细看后,却发现其实每一个人心里都住了一个神经病,有的人表现为执拗,有些人表现为猜疑,有些人表现为狂热地追逐,不过是病得厉害与否的关系。

如此说来,我也是病得不清了。不然我怎么还会点开那个早已试过知道不合适的纪梵希散粉的贴子呢。

也许我只是为了获得”Gaiety“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