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要寫《9號秘事》了,對於這部劇,我只想對編劇說,兩位,不就是膝蓋嘛,拿去好了!

這真是一部考驗閱讀量和腦容量的劇,在它面前,我常覺得自己是個二傻子,看時完全被情節吸引住,然而最終劇情反轉之突然,結局之意外,讓我目瞪口呆。

這部劇的編劇兼主演二冊和胖胖都是莎士比亞的迷弟,經常在每集的30分鐘內有大量向莎翁致敬的梗,如果不熟悉莎士比亞的戲劇,經常會錯過一些有意義的比喻和細節。唉,這簡直是對我這種不學無術之人的全方位碾壓。

讓我圈粉的就是第一季第一集《沙丁魚遊戲》。我從未想過一部劇還能有這樣的神操作。

沙丁魚遊戲是英國家庭聚會時經常玩的一個遊戲。小朋友都喜歡看的英國動畫片《小豬佩琪》中,孩子和大人們也常玩沙丁魚遊戲。沙丁魚遊戲的規則是一個人躲貓貓,找到他的人就要和他一起在原地躲起來,直到最後一個人找到大家,所有人都擠在一個地方,遊戲結束。

《九號秘事》第一集沙丁魚遊戲也是如此。

發生的地點在門牌號為9的一幢氣派的別墅中。

穿紅衣的女子叫瑞貝卡,今天是她的訂婚宴,所以親朋好友都來玩沙丁魚遊戲。開場的鏡頭就是瑞貝卡跑進一個房間,四處尋找。先去衛生間找,拉開浴簾看到花酒那一瞬間,她露出驚恐的表情,馬上轉身就看到了洗手台,看到香皂後,拿起來聞了聞,露出一種向往的笑容。(香皂是關鍵細節

參加遊戲的人員分別有:

女方:未婚妻瑞貝卡,瑞貝卡的父親,瑞貝卡的哥哥卡爾,卡爾的男友斯圖爾特,瑞貝卡家的保姆喬蒂妮,瑞貝卡的發小約翰

男方:未婚夫傑里米,傑里米的上司馬克夫婦,傑里米的同事伊恩,傑里米的前女友瑞秋,瑞秋的現男友LEE。

做為一個豪門大家,女方的親友可謂真少啊。

這十幾個人玩沙丁魚遊戲,一個接一個,最後都躲進了衣櫃里。前男友,現男友,前女友,現女友,同性戀男友,老板、上司這錯綜復雜的關系,簡值亂成了一鍋粥,不爆出點勁爆的八卦都不可能。

果然,根據這十幾個人的互相聊天中得知以下內容:

1、未婚夫傑里米並不愛瑞貝卡,他仍然和前女友瑞秋糾纏不清,而所有人都心照不宣。

2、卡爾並不滿意斯圖爾特,他懼怕親密關系,為什麼?

3、瑞貝卡的姐姐有三個兒子,但卻不願再回家來,為什麼?

4、臭約翰小時候是正常的,但突然有天不洗澡了,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註意伊恩嘴角的抽動

5、傑里米的上司馬克想靠瑞貝卡老爹的關系搭上生意,瑞貝卡老爹很有權勢。

6、老婦人喬蒂妮說這間房她很久沒來了,自從發生了那件事。到底是什麼事?

7、伊恩說他受洗時的名字縮寫就是R I P (安息吧),他還口誤罵瑞貝卡是碧池,在她提起她老爹玩沙丁魚遊戲時。

8、馬克想借機對瑞秋進行咸豬手,將伊恩趕出衣櫃,伊恩去了衛生間

9、眾人都很怕老爹,被迫都擠進了衣櫃。

10、傑里米說他要去接好兄弟伊恩,眾人大驚,那個衛生間里的伊恩究竟是誰?

老婦人喬蒂妮說出了那件事,多年前的童子軍大集會,一個男孩報警舉報了卡爾的父親,父親給小男孩洗澡,而那件事後,那名叫小皮普的男孩全家都搬走了。卡爾眼含淚光的說:並非我們每個人都那麼幸運呢,是吧,約翰?!

此時迷底才揭開,老父親是個戀童癖,而卡爾、約翰、小皮普都被父親侵害過。約翰哭著說出:我還能聞到石碳酸皂的味道。

就在此時,櫃子門被人從外面鎖上,正是伊恩。他在地毯上淋上汽油,哼唱著那瘆人的童謠《沙丁魚之歌》,里面的卡爾恍然大悟,外面的就是當年的小皮普,如今復仇回來了。衣櫃里,一片驚恐,衣櫃外,火機已點燃。

影片嘎然而止!黑屏結束。

只留下觀眾懵然一片。

冰山下的殘酷才細思極恐

如果你看過沙丁魚遊戲這集,覺得編劇抖包袱的節奏精妙無比,那你才看懂了一半。

編劇看似用了28分鐘各方聊天,最後兩分鐘反轉。實則在前28分鐘里佈下的草蛇灰線直指人性的黑暗和殘酷,這才是深得莎士比亞悲劇的精髓。

很多人看完覺得老婦人喬蒂妮只是不知情且糊塗而已,而我卻覺得她才是最大的幫兇。僅次於戀童癖父親。

先看海報,誰在中間位置?誰是主要人物?一目了然。

老婦人喬蒂妮,瑞貝卡,卡爾,老父親都在重要的位置,其中老婦人居在最中間,明顯的C位。

她自稱是這家人的保姆,在三兄妹很小的時候就開始照顧她們。而瑞貝卡則說她只是父親的清潔工。她明顯對於三兄妹父親侵害男童的事實一直了解,並且幫助掩蓋、放風、做偽證,一直說這家的老父親是好人。所以瑞貝卡才說她是父親的清潔工,幫助父親清理罪惡,洗脫罪名。

這也是老婦人自認為和這家人是平起平坐的原因,因為這家隱藏起來的罪惡和弱點她全都知道,誰也不比誰高尚到哪里去。

看她咪起眼睛問瑞秋:裙子可夠惹火的!當瑞秋喜滋滋 的回答是從巴黎買的時,老婦人馬上臉色一變,我從樂高樂園摔下來時,屁股就摔成了這個顏色!讓瑞秋一臉不知所措。

而當大家都躲在衣櫃里時,當著瑞貝卡的面,她又故意問瑞秋:說說你和傑里米是怎麼認識的吧!瑞秋說自己有幽閉恐懼癥,不想呆在這里了時,她諷剌的說:這就是你不敢摸蛇的原因?!

言語間夾槍帶棒,絲毫不讓。蛇在成人世界中的性暗示都太明顯不過了,所以她肯定是在暗處目睹了傑里米和瑞秋的偷情,所以在此時提起,一是讓瑞貝卡難堪,別以為我不知道你跟別人說我是來伺侯酒水的,你未婚夫根本就不在意你。你別不把我放在眼里,你的處境也不怎麼樣。

二是看不慣年輕漂亮的瑞秋的所作所為。你做的那些事兒可瞞不了我,最好對我恭敬一點,別把我當下人使。因為瑞秋帶來的男友Lee總是指揮老婦人倒酒。

這樣的老太太在現實中都是一點虧不肯吃,夾槍帶棒的明里關心,暗里下刀的主兒,你說她糊塗?不知情?她扮豬吃老虎,吃了你都不知道。想必卡爾和瑞貝卡小時候都沒少吃過她的苦,所以都很討厭她。

她那句:「你姐姐怎麼不回來?我很想念她那幾個兒子。」語氣之真摯真讓不知道內情的人以為是個慈祥愛護小輩的老阿么,可看卡爾那痛苦的神情,想想當年的她就是以這樣一種假扮慈愛的姿態哄騙別人家的小男孩送到戀童癖的老爹的身邊,真正的助紂為虐。

想象一下吧,有一家富豪,自己有三個孩子,在當地屬於有頭有臉的人物。在自己家為孩子們舉辦轟趴,你的孩子受到了邀請,你簡值受寵若驚吧,豪宅里有美食、各種新奇的玩具,而且還有看上去慈祥溫和的保姆,向你保證照顧好孩子們,你好意思拒絕?孩子都不答應吧。而且對方是體面人家,又不過夜,能有什麼事?肯定放心將自己家孩子送去玩了。

做為有孩子的人,想想都出離的憤怒!

再來說瑞貝卡,一個復雜又糾結的女性角色。某種程度上,她也是父親的受害者。

先看她的衣著,她的訂婚宴,她穿得隆重美麗是應該的。紅與黑的裝扮從色彩上是夠隆重了,佩帶的首飾看上去也挺昂貴,妝也畫得一絲不茍,可是整個裝扮看上去老氣橫秋,她不過三十多歲,應該打扮得更美麗典雅才對。可是她的衣著卻給人一種壓抑、沉悶、老氣橫秋的感覺。

瑞貝卡說話時的神態也是壓抑的,她聽見讓她不高興的話時,總是低頭、皺眉然後猛然抬頭,硬擠出一個微笑,牽著嘴角說出盡量得體的話。可那神情卻讓人看著壓抑和生硬。對比瑞秋、斯圖爾特生氣就瞪眼、高興就笑,這兩人的表情要生動得多。而卡爾也是一副陰鬱、心事重重的表情。所以斯圖爾特會說:你們兩個生起氣來的時候,都要漂亮的多。(因為生氣才是自然的表達。)

瑞貝卡只有在面對未婚夫傑里米的時候才會露出嬌羞的表情,在面對父親時,也會呈現出一個小女孩帶有討好般的神態。

生活在這樣一個家庭中,瑞貝卡的人格是怎樣的?她為何看到浴室的花酒會驚恐,而看到香皂卻露出懷念的表情?

她為何非常希望父親來玩這個遊戲?為何她明知當年卡爾受到了殘害,她前一秒還想拉著卡爾的手表示安慰,並喝斥老婦人不準提當年的事情;而後面父親也來到櫃子里,她馬上換作一副小女孩的聲調,歡欣的重提當年玩沙丁魚遊戲的事?

我們來復原一下當年的故事。

在這個家庭中,母親是缺席的,沒有提到瑞貝卡的媽媽。也許父母早已離婚,也許媽媽不在人世。無論哪一種,母親的角色都是缺失的,孩子們小時候得到的母愛都是近忽於無的。也許瑞貝卡的姐姐和卡爾還得到過一丁點母愛,但如果瑞貝卡是最小的孩子,她得到的母愛會是最少的。

父親是戀男童癖,無疑對瑞貝卡是忽視的。在最初的時候,年幼的瑞貝卡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或許對於父親給卡爾洗澡還會有一絲羨慕和妒忌。她渴望著父親愛她,關心她,可是卻總是失望。只有在什麼時候,父親才會對她好一點?在玩沙丁魚遊戲的時候,父親才會對她笑,對她說:「乖乖的瑞貝卡,你能把卡爾帶到我這里嗎?你知道的,男孩子都很臟,我要教給他洗澡。」然後用帶著石碳酸皂味道的手,輕輕的拍拍她,給她一個擁抱。

然後,瑞貝卡就去找了卡爾,把卡爾帶到了浴室。直到有一次,透過浴簾,聽到了卡爾的呼救,年幼的瑞貝卡才明白發生了什麼。她一定害怕極了,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或許她曾經試著向照顧她們的保姆喬蒂妮求救,但喬蒂妮卻告訴她,是她看錯了,父親是好人,以後不可以再說這樣的話,她父親會生氣,會傷心,會不再愛她這個女兒的。

於是這件事就成了瑞貝卡的壓力和負擔,而這樣的事情對小孩子來說是無力解決的。一面是她賴以生存的父親,孩子對於父母天生忠誠無比,一面是她的兄弟,即使是孩子,她也知道兄弟受到了傷害。她能怎麼辦?她只能逃避,哪怕知道卡爾一再的受到殘害,她也只能裝做不知道。

也許沒過多久,父親又會在家里舉辦轟趴,讓她們邀請他們的同學、好朋友一起來家里參加派 對,孩子們並不知道父親打的什麼主意,於是,瑞貝卡和她的姐姐又一次成為了父親手里的工具,帶著小夥伴們玩起了沙丁魚遊戲,在不知情中又一次充當了誘騙小夥伴的棋子。

瑞貝卡有沒有在知情的時候,仍然充當了誘騙小夥伴的角色呢?我想是有的。不然卡爾也不會如此怨恨她,小皮普也不會控制不住的罵她碧池。

心理學上有一個名詞叫做:強迫性重復。

最初是精神分析的一個術語,可以理解為個體在原生家庭中所形成的關系模式的復制。兒童在經歷一件痛苦或快樂的事件之後,會在以後無意識的反復制造同樣的機會,去體驗同樣的感受。

那些在成長的過程中遭遇阻力,在自我發展的某些方面產生退縮現象的年輕人,可能拒絕新的經驗,因為對新經驗的恐懼會使他們 產生難以釋懷的焦慮,所以他們會更加沉溺於熟悉的早期經驗。當難以釋懷的焦慮持續足夠長的時間,就可能成為一種強迫傾向。

所以瑞貝卡對待父親的態度是既反抗 ,又討好。非常矛盾且掙紮。想得到父親的愛,想重新尋找當年那片刻溫暖,只有在玩沙丁魚遊戲時,父親才會對她有溫情的一面,雖然那是利用,而同時,她也背負著巨大的愧疚和罪惡感 ,在無意識中想回到過去,回到卡爾受傷害前的那個場景中去,想要去拯救卡爾。

所以在臨床的很多精神醫生眼里,很多人的異常行為,不管多不合情理,都是為了應對自己匪夷所思的痛苦。

這也能解釋為何我在看到瑞貝卡的行為舉止時,總有種怪異感,既緊張又脆弱,既竊喜又恐懼。不得不贊嘆英劇演員的水準,總能恰入其份的詮釋劇中的角色。

而瑞貝卡在親密關系中也是如此,她深知傑里米還愛著瑞秋,傑里米選擇和她訂婚也是她父親的地位更有優勢,畢竟傑里米的大老板都要想方設法搭上父親的關系,完成公司並購。她在無意識中,又選擇了一個並不愛她,只是想利用她的男人。看上去是和父親關系的一種重復。

強迫性重復的傷害也體現在卡爾身上,卡爾對男伴說:你就不能閉嘴五分鐘嗎?能看上去象個正常人一樣嗎?!卡爾渴求能象正常人一樣的活著,可是卻做不到。原本親密關系該來自孩童時代對於父母關系的模仿,而這一自然進程卻被父親殘害了。卡爾在追尋親密關系的過程中,不得不重復當年的情景,找到了男伴,展開一段親密關系,因為這是他熟悉的唯一模式,然而在過程中,又將他帶回到當年痛苦、屈辱的情境中,他掙紮、反抗、格外厭惡自己和自我攻擊。所以,他對男友斯圖爾特從最開始的依戀到冷漠、厭惡。

而當年同樣受到殘害的約翰選擇了再也不洗澡了,並且從幼年一直持續到成年。

只有假扮伊恩的小皮普當年抗爭了,雖然被迫全家搬走,但是也避免了象約翰和卡爾一樣再次受到侵害。但越長越大時,才會更加意識到當年究竟自己遭遇了什麼?為什麼父母不支持他,為什麼選擇了同惡魔妥協!這種憤怒和傷害體驗想必也一直折磨著皮普,使得他不遠千里回到這個地方,潛伏在這里,等待機會來復仇。

有些時候的危機、自殺、侵害他人的事件都和嚴重創傷有關。

一堆人都躲在櫃子里,有人是施害者,有人是幫兇,有人是受害者,有人因貪念,有人因奸情,這個櫃子象是一個修羅場,也更象是一個監獄,然而最終逃出去的,只有小皮普一人。正如多年前一樣。

能救贖的,終究是自己。

多數人的悲劇,早已註定


活動鏈接

芳網觀劇團一期獲獎名單及二期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