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窮限制了我的想象力。」

這句話你經常聽到,那麼它究竟是什麼意思呢?

今天來Sir就說一些在資本主義社會里的事。

一些你無法想象的事。

但是否與你有關,不妨看完再說——

《黑錢》

Dirty Money

網飛出品的6集紀錄片。

刺激過任何一部Sir最近看過的劇。

為什麼這樣說呢?

因為它的主角,一樣能讓所有人激動起來的東西——

它的故事,能讓每一個觀眾看得心驚膽戰——

無數的錢聚集起來,化為一只貪婪的巨獸,吞噬著一個個普通人。

發薪日貸

換種我們更熟悉的叫法,小額貸款

一種短期信用貸款,即時到賬。

借款人承諾在自己發薪資後償還貸款,如果到期無法還清本金和利息,可以提出延期。

挺好的。

尤其是現在,許多年輕人需要提前消費,短期資金周轉,又不想開口問朋友借錢,小額借貸也不失為一個選擇。

但有的時候,摸不清門道的你,一不小心就踩進坑。

一位借貸者如此形容——

他們要插爆我的菊花,還不用凡士林

來,兄台,說出你的故事。

這位老兄叫沃爾特,一位卡車司機,家里有4個孩子,日子過得緊巴巴。

冬天來了,如果交不上暖氣費,一家人就要挨凍。

由於銀行貸款的手續復雜,他選擇了方便快捷的Money Mutual小額貸款。

比如借300還390(美元),利息高了點,但本金也不多,不擔心還不上。

於是第一個還款周期,他還90。

第二個還款周期,還90。

第三個還款周期,再還90。

……

國小算術題來了:那麼請問他還完第四個月後,還差多少錢?

390-90×4=30對不對?

錯!

下一個月,銀行卡又被扣140……

這是鬧哪樣啊,於是沃爾特打電話給客服,你們是搞錯了吧。

客服卻耐心地回答:

沒有搞錯哦親,這140有50是還款。

剩下的90,和之前每個月的90一樣,是服務費,不計入還款本金的呢。

也就是說,本來要還390的,可是交了500後,發現還欠著340……

算懵逼了吧。

告訴你,照這個流程走下去,300美金小額貸,最終還款975美金,實際利率高達325%

是紐約黑手黨貸款集團利息的兩到三倍。

詐騙啊,這是詐騙。

什麼,你說不想還了?

人家拿出白紙黑字的契約,還款規則寫得清清楚楚。

只不過……

關鍵條款被打亂,排列組合,安插到極為冗長的高級語法里面。

看得明白的同學,你一定閱讀理解滿分。

而且你當時哪想那麼多啊。

輸入銀行卡號、身份證號,點擊「我同意」,錢到賬,以為就完事了。

mmp。

借小錢的人,很多是走投無路的窮人。

因為窮,所以難事多,用錢急。

因為窮,認識的人也窮,只能找網貸。

因為窮,教育程度低,看不清條款。

……

越窮越被騙。

而越騙越來錢。

借貸公司老板斯考特靠著這種掠奪性貸款,一年盈利上億美元。

擁有一個車隊,以及一個收藏賽車的博物館,自己也變身賽車選手,甚至得了錦標賽的冠軍。他住著價值8千萬美金的豪宅,同時買下一架飛機,周遊全世界。

是誰給了他這樣的生活呢?

是身陷這種小額網貸騙局,共計損失13億美元的150萬困難人群。

他們在底層苦苦掙紮,每個月等著薪資付賬單,生活捉襟見肘。

他們本以為,一筆小額網貸能讓自己喘口氣。

沒想到卻是上氣不接下氣。

因為上當受騙,一家人突然就吃不上飯、供不起暖、用不上電……

貸款公司的老板良心不會痛嗎?

片中導演問斯科特:「你認為你是個有道德的人嗎?」

斯科特停頓了好幾秒,回答:

「我是個商人。」

很巧妙的回答,在商言商。

錢是理性的,錢是道德中立的,錢是被那只看不見的手揮來揮去的。

但在那些被無差別碾壓過的人眼里——

錢難道看起來不是黑色的嗎?

在資本面前,講良心太奢侈。

但Sir還是想說,不是每一筆被騙的錢都能要得回來。

鄭重提醒各位:

借再少的錢,也一定選擇正規機構

再著急用錢,也別太快點下「我同意」

天價處方

看名字知道,這集紀錄片,跟有關。

提到藥,我們第一時間想到生物醫學、救死扶傷。

但這集紀錄片想說的是:

藥,以人命勒索錢財的勾當

這又是怎麼回事?

我們先把目光放在紀錄片中一個普通的中產階級家庭。

妻子患上了一種病,叫威爾斯氏癥。

這病說嚴重也挺嚴重。

會導致體內銅代謝障礙,造成銅沉積在肝臟並產生毒性,威脅生命。

好在並不難治。

一種鹽酸曲恩汀的藥物,可以完美解決銅代謝的問題。

剛開始,夫婦兩人一個月買藥只花費30美元。

付錢吃藥,性命無虞,生活繼續。

可突然間,同一種藥,他們要花費2萬美元才能買足一個月,漲了666倍。

家里所有的積蓄,幾乎都用在了買藥上。

這還不算完……

當公司發現妻子的藥貴得離譜,需要支付更多醫保,果斷開除了她。

照這個形勢發展下去,過不了幾年,夫婦二人就會傾家蕩產,甚至性命不保。

本來是不能停的低價救命藥,怎麼就變成了侵蝕家庭的毒藥?

罪魁禍首,是美國歷史上臭名昭著的公司,威朗

這家公司的口號是:我們不生產藥,我們只是藥的搶劫犯。

他們的套路屢試不爽——

第一步,找到壟斷性藥品;

第二部,買下那家制藥公司;

第三步,漲價。

大多數制藥公司會把18%的收入用於研發,而威朗只有3%。

但他們3年時間,卻完成了22次並購。

而且僅用了一年的時間,威朗公司排名前30的藥品價格平均增長78%。

具有壟斷地位,藥價上漲,公司股票自然也跟著提升。

從開始的不到15美元,最高漲到262美元,成為華爾街最兇猛的股票之一。

這每一項風騷的資本操作,你都摻和不進去。

只有乖乖掏錢的份。

而天價藥,往往也是救命藥。

因為要救命,所以再貴你也得買。

普通人因病致貧,因貧致死,富人的錢包也因此更鼓了。

這種事,僅僅只發生在,資本主義的美國?

這也是《黑錢》讓人看得觸目驚心的原因。

還有其他的故事,不忍再說更多。

只有一句振聾發聵的話。

把制藥徹底金融化的威朗公司,在國會聽證會上接受質詢,承認自己的商業策略不妥,同意降價了,接受了3200萬美元的罰款,沒有受到刑事訴訟。

降價了,然後呢?

可預見的,一年之後,卷土重來。

而且你好像也不能說什麼。

收購公司有錯嗎?人家合法合規。

藥品漲價有錯嗎?公司自主行為。

真的——

我想我們沒找到任何違法行為

這才是整件事可怕的地方

就好像今天。

你只知道劇越來越難看了,永遠搞不清背後的天價片酬、買收視、明星入股、空殼上市、拋售套現。

你的工資還沒到手就已經被劃走了稅,而別人除了「陰陽契約」,有的是你沒見過的操作。

而且很可能,在法律上沒有留下任何把柄。

這是資本主義的原罪嗎?

一項最近的研究,可能更加悲觀。

一群考古學家在《Nature》上發表的文章指出,他們通過考察歷史上不同時期的建築,得出一個相當毒雞湯的結論——

人類從原始社會、農業社會到工業社會,居住面積的差距一直在拉大。

每一次技術的躍進,整體上提高了人類的生活質量,但貧富差距擴大的進程,幾乎是不可逆的。

就連網絡時代和可預見的人工智能也一樣,無不是在降低普通勞動者的不可替代性。

如果打開抖音,豪宅、豪車、環球旅行觸手可及。

但現實中,你通向它們的台階,是否更短了呢?

就像《黑錢》海報上的寫的那句話——

You need money to take money。

就像歌里唱的:

錢啊,我的朋友。

錢它在風中飄。

有錢的人可以抓到。

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