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蝙蝠俠》漫畫系列里面,有這麼一部單獨作品。可以說這是一本回憶錄,從蝙蝠俠誕生以來,在對抗罪犯的過程中,佈魯斯所做的悲慘壯舉,大多被記錄下來。故事的講述方式也非常獨特,罪犯們,英雄們聚在一起,互相講述著蝙蝠俠是如何倒在自己的面前。人們哀悼,因為這次 ···蝙蝠俠死了

在多數人的故事里,蝙蝠俠永遠是那個熟悉的黑暗騎士。在歌譚市的人們熟睡在夢中,他獨自承受著這個城市陰暗的一面。他一次次地,用自己的生命捍衛人們的幸福。要麼像英雄一樣死去,要麼向罪惡妥協,直到自己成為其中的一員。

但是,管家今天想講一個不同的故事。一個更淒慘的故事。

我叫阿爾弗雷德 · 潘尼沃斯,是一名話劇演員。我,凱瑟琳 · 賽琳娜,奧斯瓦爾德 · 科波特,艾迪 · 納什,我們都是不錯的演員,劇團雖然不大,但是生意不錯。

我喜歡這里,我喜歡謝幕的時候從觀眾席里爆發出的掌聲。

不過好景不長,我的父親去世了。根據家族傳統,我該去作為男仆服飾韋恩一家了。

韋恩老爺很慷慨 ,還有夫人和小少爺。每天晚上我都看著夫人給佈魯斯講著英雄的故事,在佈魯斯的笑聲里,我看到了這個世界最美好的光景,沒有比這更好的事情了。

直到那一晚 ··· 槍聲一響,曾經的一切都不復存在了。我必須替老爺和夫人照顧好佈魯斯少爺,我必須。

韋恩少爺不再是那個開朗的小男孩。他終日不言,似乎很難從那一晚的陰影里走出來。之後,他開始全身心投入到鍛煉和學習中。

佈魯斯想做一個像羅賓漢那樣的人物,去維護正義。我目送他第一次以蒙面俠的身份出去戰鬥,然後在街角找到他,為他縫合傷口。

我以為,他會就此收手,但是我錯了。佈魯斯的行為開始變得更加出格,他打扮的像一個大蝙蝠 ···

不過,他似乎慢慢從父母遇害的陰影里走出來了,感謝上帝,我又一次看見了少爺的笑容。

不久,那份自信的微笑開始褪色了。佈魯斯還是會每天出去,只是多數時候他並不能發現或者有能力制止犯罪。他又一次遠離了我,遠離了這個世界,憂鬱,悲傷占據了他的內心 ··· 這時候我發現我必須做點什麼了。

我找到了我的老朋友,艾迪 · 納什。請他再幫我演一部劇 ,一部沒人喝彩的演出。

在聽了我身邊發生的事情後,他接受了我的提議。我為他起了一個更好的名字,謎語人。

當然還有其他人。每當佈魯斯變得精神虛弱的時候,我都會叫我的朋友來,能起到一段時間的作用 ··· 但是這還不夠。

佈魯斯少爺所需要的,是亞哈船長的白鯨,福爾摩斯里的莫里亞蒂。因此 ··· 我不無後悔地做了需要做的事。

就像年輕時候在話劇團里一樣。熟悉的化妝台,白色的油彩,紅色的唇膏。

紫色的西服,綠色的假發 ··· 這些作用其實不大。

直到我微笑起來。

遊戲在繼續。每隔一兩個月我這樣做一次。足以讓他保持興趣,保持清醒  ··· 保持活著。

可即使心神混亂,他也是世界上最出色的偵探。

我的做法被佈魯斯少爺發現了。

如我所料,他難以接受這個現實。

我試著讓他放棄。天啊,我又何嘗不想讓他過上正常的生活呢?

佈魯斯少爺又一次以蝙蝠俠的身份出去戰鬥了。

可我從來沒有想到這會是他的最後一次。

直到艾迪的手槍走火 ···

他們把艾迪 · 納什送去了瘋人院。真正的瘋人院,不是那個什麼 「 阿克漢姆 」。我則把佈魯斯少爺送來了這里,靜靜地躺在這里 ···

我的故事講完了。這是哥譚市,一個罪惡的城市,不過遠沒有佈魯斯少爺所看到的那樣可怕。這是個普通的城市,沒有傳奇的蝙蝠俠,沒有他的宿敵,這里只有我這個年邁的老管家 ··· 和那個瘋瘋癲癲的小少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