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被韓劇《迷霧》打動,一口氣追了十集。

這部劇雖然還有些韓劇的套路,但卻拍出了美劇的質感。

讓人欣喜的是,終於不是傻白甜做主角的時代了,之前不看韓劇的原因是因為實在受不了那些美貌、高智商、高收入的女二幹嘛費時間精力和傻白甜的女一搶男友,是吃飽了撐的嗎?這兩種人怎麼可能喜歡上同一種類型的男人?而且美貌腹黑的女二會搶不過傻白甜?

而《迷霧》一開始,就塑造了一位高冷、美艷、氣場強大的禦姐型女主----高慧蘭。

這位姐姐氣質非凡,走路帶風,衣品絕佳。是韓國頂級新聞女主播,JBC電視台的台柱,她主持的《九點新聞》五年來,收視率同類節目遙遙領先,同類節目中永遠第一。拿獎拿到手軟,在每年的媒體人大會上,都是頒獎人再順帶把最大的獎項領走。

事業上,無比成功。婚姻上,她的丈夫出身於祖上三代的大法官世家,典型的金勺子家庭。

人生贏家有木有。

但是,看上去很美,現實中,她卻腹背受敵。每走一步,皆是刀光劍影。

年輕的小花咄咄逼人,只嫌她占位太久,處處顯心機針對於她。播新聞時,作為出鏡記者,韓智媛為顯示自己年輕水嫩,衣著上故意選擇清新的粉藍,每個毛孔似乎都在說:看我多年輕!高惠蘭老了!

頒獎現場借著獻花,搶鏡,上新聞。還事先自己買通寫手引導輿論說是新老兩代女主持的交接,讓水軍評價說高惠蘭是「老貨」。

工作中更是各種使心機,使絆子,用言語剌激、挖苦,暗諷。

這是後輩小花,同輩的同事呢?也沒好到哪里去。

能進到JBC電視台的,都是千里挑一、自命不凡的人。《九點新聞》的主持人競爭每個人都是拼盡了全力,你高惠蘭不僅選上了,還一幹五年,收視率第一,不是顯得別人,尤其是男人很無能嗎?

所以同輩的男男女女都是羨慕嫉妒恨。雄組長煩死了高惠蘭的頤指氣使,太有主見太氣人,當然是年輕、可人又聽話的韓智媛相處舒服,所以雄組長千方成計的打壓高惠蘭,力捧韓智媛。

同輩的女同事呢?大家進來時都年輕美貌,差距不大,可是七年過去,別人因為懷孕、生子,腰身粗了,皮膚黃了,生完孩子回來主播的位置也沒了,可你高惠蘭依舊楊柳細腰,身材皮膚狀態好到爆,還占著最好的節目《九點新聞》,在業界拿獎拿到手軟。這也太氣人了吧!

唯一能讓人安慰的是,你沒生孩子,所以,這群人有事沒事就開始秀恩愛,秀孩子,秀生活美滿,笑話高惠蘭嚴苛的節食,為事業不要孩子的遺憾,感受不到生活的幸福。

高惠蘭當然不是受氣的傻白甜,做為高段位的職場人,面對後輩、同事的背後捅刀,女主也時刻反擊。面對經常打壓自己的雄組長,高惠蘭拿出自己的專業素養,諷剌對方無能。「雄組長,你不行是有原因的。

面對韓智媛的挑釁,她不過略施小計,故意透露了凱文李的行程,上位心切的韓智媛就色誘凱文李,獻身撲了上去,正被記者抓拍了偷情艷照。一招就中止了韓智媛的上位計劃,被上司暫時雪藏。

而對於前輩女同事李言情的言語暗諷,高惠蘭只說了一句話:聽說你最近在試著做廣播?對方氣焰頓消,你說你不介意形象,可是因為形象太老,身材變形,不得不轉為幕後廣播,到底誰更幸福一點呢?

可是上層給的壓力是最大的。從社長到局長,都想用新人替代她,都認為她已經37歲了,該在高峰時隱退,讓位新人了。

可是她偏不服!不惜威脅、用計謀、用盡一切手段都要保住自己主播的位置。

哪怕她從來不知道凱文李是誰,也敢誇下海口邀請這位所有人都想采訪,但卻始終聯系不上的高爾夫冠軍。

她真累啊。不停的見招拆招,想破了腦袋,還要應對嚴苛的婆婆,和已經貌合神離的丈夫。還要撐住一口氣,要強的在眾人面前演戲,假扮夫妻恩愛,生活美滿。

難怪她說:活著真是累得想死。

可是一轉頭,又是一副打了雞血的模樣。

母親死了,她仍然要出門去機場搶凱文李的獨家采訪,搶占先機。

母親的葬禮上,她難過了片刻,卻仍然命令丈夫換裝,黑西服配灰手帕,等會兒見到局長要怎樣說話,細節要求到令人發指。

所有的一切,都不能阻擋她前進的腳步,所有人都必須為她讓路。

韓智媛不理解,你拼命死撐,也最多再幹一年,你這是何苦呢?

上司不理解,有誰能霸占《九點新聞》一輩子嗎?

丈夫更不理解,你到底是冷心冷性到何種地步?!能夠為了事業,不惜打掉腹中胎兒,母親離世也照樣工作,你為了上位是不是不惜賭上所有?

觀眾也不理解,你不是單親家庭出來的孩子嗎?現在財富、事業、家庭都有了,你老公還如此愛你,就算再熱愛工作,也有點太過了吧!

高惠蘭說:我是為了實現正義社會!

真的嗎?!

我信。

她成長於底層,出身於單親家庭,餓過肚子,受過侵害。只有經歷過對這個社會不公的絕望時刻,才能意識到,如果有人能為底層發聲,那將是多麼的可貴,這是維系社會的良知和底線。

我們年少時也曾有過同樣的想法:想要有一天去影響和改變世界!

可是漸漸長大,從無法接受自己是個普通人,到安於平凡,安於平庸。

可總有一些人,比我們更勇敢,更有毅力,他們一生都在不斷的去接近那個目標。

隨著劇情的深入展開,就能夠理解高惠蘭為何如此拼命,因為,她不是為她一個人而活,她身上背負著沉重的十字架,她能走到今天,是有人犧牲了自己的前途和光華,替她背負了黑暗和沉痛。所以,她不能停下,也不能松懈。

個人的力量是渺小的,也是微不足道的,只有當她成為主播,成為喉舌,擁有了強大的影響力,才能用媒體的力量,去揭開那些黑暗和罪惡。

所以,她敢於報道環日鋼鐵的醜聞,哪怕得罪議員,被緊急拘禁了48小時。出來後不到一天,就通過網絡直播了議員的醜聞,實現了新聞的正義。

全世界都知道,記者被稱為是」無冕之王「。

體現一個社會的文明程度,是看在多大程度上,這個國家的精英能夠關註社會大眾,願意回報社會。

尼采說:知道為什麼而活,你才能生存。

所以,高惠蘭很明確知道自己的目標。她自私、心狠、她從頭到腳武裝自己,都是為了擁有更多的話語權,更大的影響力。為實現她的新聞正義。

局長也承認,她是最懂新聞和堅持從業信念感的人。

而她一點點強大起來的時候,也不斷的有人在幫她。

公公在她成為了」九點新聞「的主持人後,才認可了她這個兒媳。在她有可能成為青瓦台發言人時,即使身陷在凱文李的案件中無法脫身,公公還是出手相助。

真相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讓人們以為真相是什麼。

說出這話的公公,才是真正了解權力運作的人。但是,如果高惠蘭不顯示自己的強大和力量,公公會出手嗎?

高慧蘭的新聞觀


反觀劇中的其他女性,李恩珠為丈夫凱文李奉獻了十年,自己磨破了手指也要繼續去打掃大樓,供養丈夫打高爾夫球。當丈夫功成名就之時,卻一再明目張膽的出軌。

當李恩珠抗議,以分手相威脅時,渣男毫不在意,你走好了,離婚,求之不得呢。

還有李言睛,這個前主播,一邊諷剌高慧蘭生不出孩子,一邊羨慕著她的位置。

生孩子不是錯,想兼顧事業與家庭更不是錯。

錯的是,當你回到職場,一邊抱怨著機會被人搶走,一邊仍然放棄自己,不願朝著最專業最好的方向去努力。

李言睛是沒有機會嗎?不!她有兩次重大的機會。

一次是韓智媛因醜聞被雪藏,她得到了早間新聞的主播機會。但卻被同事認為不夠上鏡。

另一次機會更好,韓智媛被下放地方台,高惠蘭也因故無法主持。她被臨危受命擔任《九點新聞》的主播,可結果怎樣呢?連雄組長都擔心得要死,怕她背不出新聞稿,粗黃的皮膚在鏡頭前太過剌眼,反光板都遮不住,收視率直降了六個點。

再好的機會也沒有守住。

她為檢查官丈夫的仕途操碎了心,可是自己沒有影響力,又能幫上什麼忙呢?

高慧蘭為自己工作十年,功成名就,一步步實現理想,

而其他女人,又為誰工作了十年呢?

芳網觀劇團活動鏈接:芳網觀劇團三月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