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還記得《權遊》里的少狼主嗎?

當年姐看《權遊》的時候,一直對理查德·麥登飾演的這位少狼主念念不忘。

一方面,他為人真誠、秉持正義。但另一方面,這些可貴的品質,在殘酷的規則和死亡的遊戲中,又顯得如此的幼稚和愚蠢。

很多人對這個角色又愛又恨,姐也是如此。

血色婚禮那場戲,看得姐是又揪心又生氣,導致一時間有了心理陰影,不管他演什麼角色都覺得下一秒就要被割喉了....

但是姐最近驚訝的發現,他在一部英劇里塑造了一個完全顛覆少狼主形象的保鏢。

心機中帶著一絲頹氣,妥妥從小鮮肉晉升到帥大叔的級別!更讓姐開心的是,本來是沖著狼王的顏去的,卻完完全全被劇情驚艷到了——

《貼身保鏢》

目前的豆瓣評分8.8,還有比第一集出來的時候還高了0.3

爛番茄評分100%,好久都沒看到過這麼高的評價了

和狼王搭檔的女主也是個老戲骨,凱莉·霍威,《德雷爾一家》中的母親,今年3月份剛更新了第三季。

說起來凱莉·霍威也是一位高分劇體質的演員,她主演的《德雷爾一家》、《重任在肩》、《失蹤》,以參演的《9號秘事》,評價都在9分以上,部部是精品。

在《貼身保鏢》中,她也一改曾經慈眉善目、堅強隱忍的母親形象,轉變為城府極深、殺伐決斷的官僚政客——茱莉亞·蒙塔古。

而我們的狼王是她的保鏢——大衛·巴德啦!

一個是步步為營的女政客,一個是有戰後應激創傷的退伍軍人;一個是激進的主戰派,一個極其厭惡戰爭;一個是需要保護的女人,一個是負責她全部安全的男人...

這身份錯位,刺激不?

還不只如此,由於這片子是圍繞著恐怖襲擊事件為主題進行的,什麼人肉炸彈啊,槍戰啊,心理戰啊,還摻雜著政治鬥爭,劇情層層推進,沒有任何一分鐘讓姐產生快進的念頭,每一個鏡頭都是高潮!

來看第一集開篇這場火車巴德高能個人solo戲份

幹凈利落的短發,機警的眼神觀察著火車四周。職業的特性讓他感覺到這趟火車的氣氛不大對...

果然,在聯系上乘務長之後,他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原來,警方懷疑火車上有恐怖分子預謀自殺式炸彈襲擊,於是要求在巴尼特停靠,交給反恐警察處理。

當然有了我們男主,警察什麼的都是擺設了,只見他一頓操作猛如虎,找到了疑似人肉炸彈藏身的洗手間地點,盯著廁所的門鎖,等著嫌犯出來——

叮——

出來一個男人,貌似也沒什麼嫌疑,原來是虛驚一場。

目光追隨著男人的離去,再回頭推門一看廁所——

一位穆斯林女人全身綁著炸彈,手里握著觸發遙控器。

這一進一出,加上迷之音效,嚇得姐心臟直亂跳,跟做過山車似的。

於是一個更棘手的問題出現了,怎麼辦?

一邊重復強調安慰,一邊用自己的身體保護著被洗腦但是還沒決定要去送命的人肉炸彈。給予她信任的同時也讓她信任自己——

不得不說,和很多電影大片里演的一樣,很專業無疑了。

當然,最終巴德救下了這名女子,還有全火車的人。

由於立了功,被派去成為內政大臣的貼身保鏢,自此遇見了我們的女主。

你以為這20分鐘的戲是為了表達男主的專業?想簡單了,你看他即將面對恐怖分子時焦慮的表現,你還覺得他只是一個能力過硬的保鏢嗎?

他有心病。不然也不會落得和妻子分居,父子分離的下場。

白天,他是專業過硬的保鏢,會為女主規劃安全路線,制定危險等級,時時刻刻盯著女主身邊的來往人士,觀察是否可疑。

晚上,一旦褪去西服,他就變成了酗酒、頹喪的危險分子。

就是這樣一個極度厭惡戰爭的危險分子,碰上的女政客,卻是一個在政治路線上走極左道路的人,曾經親手把他送上了戰場,讓他看著戰友們在他身邊死去。

她曾說:我們無需為過去道歉。

我們無需為過去道歉。

光這一句話就能激起巴德無限的憤怒。你看這瞪得銅鈴一般的兩只眼睛,似乎在問她:「你認真的嗎?」

對於近年來頻發的恐怖主義,她的態度是擴大國安局的權力,加強對民眾的監管和領導。

這也觸發了政治內部的矛盾。以英國首相為代表的一派認為,這必然會對廣大民眾的隱私權造成侵犯。

而以茱莉亞為代表的一派卻認為,這只是更方便反恐工作的進行。

不僅如此,她似乎還和國安局有所勾連。

趁恐怖襲擊屢次發生的時機向負責反恐工作的警察署發難,要求國安局插手幹預一系列恐怖襲擊案的調查。

關鍵在於,國安局的領導人一看就不像個什麼好鳥,一副心機深沉的樣子。

從警察署的描述中也可以看得出來,國安局是一個內部結構復雜,問責不夠透明的渾水。

而讓國安局插手恐怖襲擊案,就是把這杯渾水倒進了一杯清水里。

茱莉亞為啥這麼做呢?當然是為了往上爬。

她用這樣的手段獲得了國安局手中首相的黑料。密會首相,從而爭取繼任首相的地位。

要知道,我們這位女主可不是什麼聖母白蓮花,政治手段無所不用其極,怎麼看怎麼腹黑,連身邊的貼身助理都說她是個「反社會者」。

但同時呢,卸下偽裝,她看似真心地對巴德說了這樣一段話

我以前是名刑事律師,目睹過很多犯罪原因與人的成長背景和社會環境有很大關系,於是我選擇了一個能做出真正改變的職業。

似乎她也有自己的原則和底線,又或許這是她在面對巴德的質問時,企圖拉攏他的完美答復。

顯然,她「成功」地看似蒙蔽住了巴德,讓他繼續為自己賣命的同時,還順帶解決了生理問題。

(嗯...才第二集他們就睡了)

不過畢竟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倆人,睡了一下第二天早起還能照常各司其職。像是完全沒發生過這檔子事兒。

但是巴德真的被征服了嗎?

你看他這個復雜的小表情,指不定心里又盤算著哪門子壞事兒。

這不,他利用茱莉亞和警察署之間的矛盾,一邊幫警察署監聽茱莉亞的私人會面,一邊又利用這些設備獲取自己想要的資訊,還瞞著警察署。

姐認為,或許他是在搜集茱莉亞的黑料,來個正面硬鋼,又或許他只是想多了解一下這個跟他朝夕相處的女人——

不過這些,巴德或許永遠了解不到了。

為啥?因為茱莉亞在第四集的時候就已經死了!死了啊啊啊!

從目前的架勢來看,不是假死,而是官方認證的,媒體通報的,貨真價實的被炸死了!

值得一提的是,在巴德保護女主期間,她遭遇了兩場有計劃、有準備的謀殺。

第一次,是在車里被樓頂的狙擊手遠程射擊。司機當場斃命,全憑著巴德的臨場反應,茱莉亞才擺脫危機。

而這次事件顯然不是一個恐怖分子瘋狂報復的簡單行為。一個細節是,在茱莉亞臨危之時,由警察署調度的防彈車,並未第一時間趕到。

另外,這場謀殺的狙擊手,居然是曾經和巴德一起服過役的老戰友。

因為那場戰爭,他的臉大面積燒傷,因此格外憎恨茱莉亞。

但是真的只是他個人的報復行為嗎?那為何他會掌握茱莉亞的行車路線,還用了當初和火車上一樣的炸藥?

不可否認的是,這已經不是簡單的恐怖襲擊,而是有組織,有目的的政治謀殺。

同樣,第二次遇襲也是如此。由於茱莉亞繞過了國安局直接威脅首相,導致國安局開始對她有所忌憚。從而一手安排謀劃,打算趁她在大學校園里演講的時候下手,利用她的助手遞文件的機會,近距離炸死她。

插一句,這個BBC是真的良心。連一個串場的背景演講稿台詞,都設計的像模像樣。頗有一些政治演講的味道。

回到主題,這次茱莉亞沒那麼幸運,直接進了醫院。搶救了許久,最終宣佈死亡。

男主也心灰意冷,用私藏的手槍打算開槍自殺,砰——

(本劇終)

好吧,就在男主已經開槍自殺的時候,他發現自己的子彈被掉包成了空包彈。

顯然,這件事的背後還藏著諸多隱情。

那麼到底國安局的人是怎麼逃過巴德的法眼把公文包送到女主面前的,巴德的子彈是誰換的,恐怖組織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姐也想知道啊!

目前《貼身保鏢》已經更了四集,還有2集就完結了。姐倒想看看,沒了女主的劇,是個怎麼玩法。

不過誇歸誇,這缺點按照國際慣例姐還是要說一下的。

要說這劇狡猾就狡猾在用高潮迭起的故事情節、緊張刺激的剪輯節奏,掩蓋了明顯的邏輯bug。

比如一個最簡單的道理,曾經作為駐外軍人的狙擊手,最基本的指紋和牙痕資訊竟然查不到?

再比如,男主從國外政要保鏢到內務大臣貼身保鏢,服役背景必定早已層層審核過,有和狙擊戰友有同款燒傷,並在天台上長時間對話,狙擊手在手中有武器一對一時選擇自殺。

難道警察署就幾句簡單的詢問了事?這明顯說不通啊。

總的來說政治反恐鬥爭這一條線,姐覺得確實有些弱了。或許後期能出現令人驚艷的反轉,來彌補這個邏輯硬傷。

說來,這部劇的設定是在2018年,這其中的背景真真假假,茱莉婭強硬推行2.0版《調查權法案》,在現實的英國中也有原型。該法案的前身,正是2001年在英國實施的《調查權管理法》。

當年的《調查權管理法》要求,所有網絡服務提供商,必須通過政府技術支持中心發送資訊包。

和劇中受到的抵制一樣,現實中,《調查權管理法》也被視為監控過度,侵犯隱私。

或許在BBC看來,這些bug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呼喚大家對「恐怖主義」這一新興威脅的重視。

如何正確預防?如何在保護隱私和保護生命之間做出平衡和選擇?

或許沒有答案,但是只要我們關註到了,開始為其爭辯了,就代表著離好的生活更近一步了。

Ps:誰能根據蛛絲馬跡猜出來女主是不是真死了呀!快來留言告訴拆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