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連載]風箏緣 (7)各奔東西


  (8) 肖夏到來

袁麗這幾天心里很不平靜,雖然肖秋告訴過她,不讓她跟自己家里人說,但袁麗覺得,離婚再加上不能再生育這件事,無論如何也不能讓肖秋家里人一無所知。想來想去,袁麗撥通了肖夏的電話。

「肖夏,我是你麗麗姐。」

「麗麗姐,這麼長時間沒見面了,有啥事?你可是一般不給我打電話的。」

袁麗深吸了一口氣,「這個,肖夏,好長時間沒跟肖秋姐通話了是吧?」

「對呀,麗麗姐。上次還是半個月之前的事了。我爸媽都念叨好長時間了。她從五一假期回家一趟,已經有好幾個月沒回來了。怎麼了?我姐……」肖夏焦急地問。

「肖夏,這事呢,你姐不讓我跟家里人說,所以,你一定先不要告訴你爸媽,你自己知道就行。就是,你姐,她離婚了……」袁麗還沒說完,肖夏被嚇到了似地說:「啥?離婚?為啥?我姐咋沒跟家里說呢?」

「肖夏,冷靜!你姐不讓我跟家里人說。不僅離婚,還有,她的孩子也流產了。她卵巢受損,不能再生育了。」

肖夏幾乎要哭出來,「孩子也沒了?不能再生育了?天!究竟怎麼回事呀?」

袁麗說:「肖夏,具體情況,我也了解得不太清楚,你姐也沒全告訴我。但我看她狀況不是很好,太平靜了,平靜得讓我害怕,所以,我想你是不是可以來看看她?但不能讓你爸媽知道。知道嗎?」

肖夏答應了,並立即訂了車票,懷揣一顆焦灼的心,從海州市趕了連續5個小時的車程,趕到了通直市。

肖夏一邊往火車站外走,一邊給宋仁打了電話:「我,肖夏!沒想到是我吧?我隻想問你,為什麼跟我姐離婚?我姐的孩子為什麼流產了?」

宋仁一聽是肖夏,不由得緊張起來,說實話,他一直打怵這個小姨子,因為當初他跟肖秋結婚前,肖夏一直沒給過他好臉色,也跟她的爸媽一樣,一直不贊成他們的婚事。他知道來者不善,「肖夏,是你姐要跟我離婚的。」

「胡說!我姐當初不顧家里的反對,非你不嫁,這才過了幾年呀,她要跟你離婚?我信?不過,除非你做了對不起我姐的事,對,肯定是你傷透了我姐的心。告訴我你在什麼地方,我去找你。」

宋仁吃了一驚:「啥?來找我?你來通直市了?」

「這還用問。去哪兒找你?」肖夏不耐煩地說。

宋仁說:「餘音歌廳。你在哪,我去接你吧。」

「不用!」肖夏說著掛斷了電話。

肖夏伸手攔了輛計程車,說了一聲「師傅,餘音歌廳。」

當肖夏邁入歌廳大廳時,宋仁已經從頭香上站起來,朝著肖夏尷尬地笑了笑,算是打了招呼。然後,伸手做了個手勢,肖夏隨著他走到了二樓的辦公室。

宋仁本想給肖夏泡杯茶,肖夏道:「算了,說事,我不是來你這兒吃喝的。」

宋仁隻好在對面頭香坐下。「你想讓我說什麼?」

「說什麼?說你是如何傷了我姐的心的!」肖夏眼圈紅了起來。「宋仁,我今天不叫你姐夫,其實我一直也不想把你當我姐夫,隻是我姐太天真,以為你的甜言蜜語可以讓她受用一輩子。虧我姐當初不顧家里任何人的反對,堅決要跟著你。你想,當初你算什麼?她不在乎你爸打架傷人入獄,她不在乎你媽開賭館。她說,你不跟他們一樣,她說你學業優異,說你吃苦耐勞,你就是她一輩子要跟定的人。可是,這才幾年呀?孩子還沒出生就沒了!怎麼沒的?!」

宋仁低著頭,一直在把玩他手中的茶杯,來掩飾他心中的不安。「肖夏,我也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這不是我想要的結果。」

「那就是說,你對我姐非常好了?天天噓寒問暖?要是這樣,她會跟你離婚?」肖夏一臉的不屑。「哼!什麼爹娘生什麼兒子,用腳趾頭想想也知道你會是什麼樣子!」

宋仁的臉漲紅了。「肖夏,你,你怎麼污辱人呢?」

「好好好,我不污辱你。說事。從頭說。」

宋仁吞吞吐吐地說:「就是,她懷疑我,不理我,我跟那店員……那店員懷孕了……」

肖夏騰地一下子從頭香上站起來,兩步跨到宋仁面前,揪起了他的脖領子,一記響亮的耳光接著響了起來。「宋仁!你這禽獸!你不是人!你出軌,別人懷孕了,你就傷害我姐,傷害了她的孩子?」

宋仁使勁掙脫開肖夏的手,「我不是故意的,我是不小心,我喝了酒,不小心推了她一下,孩子,才沒的。」說著,宋仁哭起來。

肖夏看見宋仁哭了,坐回到頭香上,捂著臉哭起來。「姐,姐呀,可憐的姐……」

宋仁本想安慰一下肖夏,輕輕碰了肖夏一下,遞給她一張餐巾紙。肖夏一把推開他,「滾!」自己從紙盒里抽出兩張紙擦了擦眼睛,順勢把臟紙往宋仁身上一扔。「宋仁,你先等著。你不會好過的。」說罷,氣呼呼地離開了。

肖夏按響肖秋家門鈴時,肖秋正倚在頭香上瞪著眼睛不知在想什麼。門鈴一響,她驚了一下。站起來從貓眼一看,竟是肖夏,不覺又是一驚。她打開門,問:「肖夏,你怎麼來了?」

肖夏把她的雙肩包扔到地上,一把摟住了肖秋,趴在她肩頭「嗚嗚嗚」地哭起來。

肖秋嚇了一跳。「肖夏,怎麼了?誰欺負你了?是爸媽?爸媽怎麼了?」肖夏邊哭邊搖頭。「不是,姐,不是……」

肖秋著急了,「別哭了,什麼事你倒是說呀。」

肖夏滿臉是淚,「姐,是你呀,是你,你自己受了這麼多苦,為啥不告訴我呀?」

肖秋愣了一下,「我?怎麼了?」

「麗麗姐給我打了電話,我剛從宋仁那里過來。但爸爸媽媽不知道。」肖夏此時坐在頭香上說。

肖秋情緒一下子低落下來。是呀,這事終究得跟家里人說,知道了也好。隻是,她多麼不想讓家里人為自己擔心呀。

在肖夏的一再追問下,她才對肖夏說了事情的始末。「但是,我相信,宋仁把不想讓我肚子里的孩子流掉的,隻是無意,無意……」

肖夏一邊聽一邊抹淚,時不時恨得咬著牙根。

肖秋攬過肖夏,讓妹妹依偎在自己身上,對肖夏說:「肖夏,事已至此,順其自然吧。放心吧,我會好好的。沒有了孩子,沒有了宋仁,我不是還有你和爸爸媽媽嗎?」

肖夏點點頭,「姐,你這樣想,我就放心了。以後我會常來看你。再來的時候,我會陪爸媽一起來。」

「別,肖夏,你自己來可以,但爸媽你就別讓他們來了。我抽空多回去幾趟。」

「姐,未來的路還很長,我們一起走。」

「對,未來的路還很長……唉……」肖秋的臉上,一抹難言的惆悵。


附:目錄

下一章:待續……敬請關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