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4年衡陽前沿有個國軍士兵,清醒的時候做事有條有理,一旦傻起來像頭牛拉也拉不住。戰友們都叫他傻子,他也不面紅耳赤地跟他們爭,反而挺安於這個稱呼。

傻子是三連的兵,連部駐紮在山坡上,下面是一片紅色的海洋,因為現在辣椒正豐收。連長嗜辣,便吩咐傻子去老鄉家買一點特辣的紅椒。當時時值中午,酷熱難耐,傻子挑好了辣椒卻找不到老鄉。傻子是個實誠人,買東西不給錢的缺德事他不幹,找啊,找啊,終於讓他找到了一個小姑娘。

傻子怕是熱壞了,不管三七二十一,見到人給他塞錢就對了。小姑娘見他是個兵還背着槍,冒冒失失地給自己塞錢,分文不敢收下。傻子也惱了,不收下錢誰也別想走。這姑娘哪有見過這架勢,嘩嘩哭了。他大哥在附近收椒,聽到哭聲掄起鋤頭沖過來,也不明所以的就打傻子。傻子個頭一般,力氣卻很大,兩人撕打在一起,沒多久,小夥子就被打暈了。連長聽到下面亂哄哄的,帶人過來看,把傻子傷人抓個正著。

傻子要關十天禁閉,幸虧他平時積攢人緣,看門的哨兵還會跟他聊天。可這一天傻子醒了以後,發現大門沒鎖,哨兵也不知去哪裡了。傻子尋思著,莫非連部出了什麼事?便躡手躡腳地跑回連部。一看可不得了,連區內滿是鬼子。原來鬼子大部隊準備進攻衡陽,這是先頭小分隊,昨天夜裡襲擊了該連。三連放了幾槍就匆匆後撤,哨兵急於逃命僅僅把鎖打開。傻子嚇得不輕,差點當俘虜了。

當逃兵會被殺頭,傻子當務之急是找到部隊。但是現在衡陽已經由中央軍接防,沒有部隊肯收容傻子這種雜牌部隊的兵。直到他碰見七連的楊連長。楊連長身着平整軍裝,胸前還帶着一個銀光閃閃的獎章。傻子耷拉着腦袋不敢直視他,楊連長很豪邁,拍著傻子的肩膀說:『『老弟,我們連是不收慫包蛋的,你一個被打散的兵,有技能我就收留你。』』於是傻子給楊連長展示了他的看家本領,擲手榴彈,又遠又準。楊連長如同得了一個寶,下令把連隊的一半手榴彈分給傻子。至此,傻子算是找到家了。

1944年6月18日,長沙淪陷,醴陵湘潭株洲相繼失守,衡陽被日軍包圍,隨即向衡陽發起進攻。

七連防區首當其沖,日軍先用飛機大炮轟炸,然後步兵再跟坦克一起上。七連陣地上的泥土一次又一次地被掀翻,戰士們躲進一種形像貓耳的掩體,等鬼子靠近後,用子彈和手榴彈還以顏色。此時飛虎隊來了,趕走了日軍飛機,還把他們的坦克炸了,但是日軍人數占優,一波湧上被七連官兵打退後又一波湧上來。傻子瞅著人多的地就扔手榴彈,日軍鬼哭狼嚎倉皇撤退,雙方進入了拉據戰,日軍繼續用炮火猛烈轟炸守軍陣地,七連官兵陣亡數逐漸增多。

一發炮彈呼嘯而至,打在傻子旁幾米遠,一位戰友被炸得血肉模糊,向傻子求援,傻子嚇得驚慌失措,拿着顆手榴彈一直在抖,突然撒腿就往後方跑,楊連長趕緊追過去,大聲罵道:『『傻子,你給老子滾回來,現在大炮在轟呢,你還要不要命了。』』傻子真被嚇傻了,一股腦地跑,楊連長無可奈何,隻好回自己的掩體,突然,一發炮彈打在自己跟前。

傻子是在督戰隊的辦公室見到七連副連長的,也怪傻子命不好,本以為逃跑能避開鬼子的炮彈,沒想到撞在督戰隊的槍口上了,副連長專門來撈人的。死在鬼子炮火下還能有個名分,死在督戰隊的槍口下算是恥辱啊。

傻子羞愧難耐回到陣地,陣地上一片死寂,分不清哪個是活人,氣氛凝重卻無絕望,每個人手中緊緊攥著槍,連長奄奄一息,看到傻子回來了硬撐起來,"傻子,你給老子過來。"傻子剛湊過去便挨了一個耳光,連長罵道,鬼孫子,要不是你老子也衰不成這樣,我真想一槍崩了你,但是你的命比我的值錢,你還能炸多幾個鬼子,嘻嘻,這塊獎章給你,十個鬼子人頭,隻許多不許少,以後有命回到家,記着去看看我那乖女兒,我現在好睏,我要睡了。連長躺下去合上眼睛,再也叫不醒了。傻子拿着塊獎章哭嚎,日本鬼子,我要跟你拼了。

鬼子發起新一波沖鋒,此次受到阻礙非常小,於是放鬆下來,大搖大擺集群往上沖。沒想到天上下起了手榴彈雨當即有過半人被炸死,進攻又一次受阻。這下鬼子滅絕人性地釋放毒氣,七連官兵準備不及便倒下了,傻子見狀趕緊跑,但是這次他不是要逃,他扛着兩箱手榴彈跑到逆風口,可惜沒能跑得過毒氣,傻子流起眼淚,繼而鼻涕口水都流出來了,他晃了晃,撲通一聲倒地。

也不知自己暈了多久,傻子醒來時陣地空無一人,他慢慢撐起身子,猛然發現前方有一隊鬼子悄悄摸上來,傻子顧不上頭痛,將幾個手榴彈捆住,拉引線一拋,集束手榴彈在鬼子頭上爆炸了,死剩幾個抱頭鼠竄。突然,有兩個身影出現在傻子眼前,傻子看得是朦朦朧朧,分不清敵友,抬起槍打了兩槍,對面兩個人毫發無損,卻嚇得一身冷汗,急忙沖過來,"喂,兄弟,我們是十連的。"

七連陣地是前沿最重要的,但是打了一周,後方發現戰況越來越靜寂,於是派預備隊第十連上,十連便派了兩個先鋒探路。傻子站起來,環繞一周,他熟悉的人都不在了,傻子以為戰友不要他了,傷心得大哭,倒是那兩個先鋒了解事情後對傻子說:"你的兄弟沒扔下你,你看,他們都犧牲了,為國犧牲了,是英雄。"

一隻鷹在上空盤旋,硝煙彌漫,天空暗淡,白茫茫一片,傻子跪在地上,老鷹飛了下來,佇立在他跟前。高地下一群鬼子開始把一條白佈戴在頭上,扔掉鋼盔,上好刺刀,沖!

十連的人看見了,拉着傻子要撤退,傻子掙脫他們,"我兄弟死在這兒了,要麼我死在這兒,要麼鬼子死在這兒,我絕對不會後退一步。要走你們走。"那兩個人無奈,到處翻找,找到兩挺機槍,鬼子人數眾多,硬拼肯定拼不過,傻子有辦法,他把手榴彈都捆在自己身上,匍匐前進,鬼子靠近後傻子起來往人多的地方沖去。

"兄弟,回來,兄弟,快回來。"傻子也像以前一樣,就當沒聽清楚。鬼子慌了,停止前進向傻子射擊,傻子中了兩槍腳步有些踉蹌,但不礙事,他已經沖進鬼子陣中,"轟隆"。

蒼鷹盤旋,似乎為眼前的悲壯感染,久久不肯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