隻有當我們自己被標準束縛時,它才是真的鐐銬。

01

前段時間,老徐做客《圓桌女生派》,和竇文濤、梁文道、蔣方舟幾個人閑話侃侃而談,蔣方舟問徐靜蕾,你怎麼看待男人叫你才女這件事,「男性社會一直對才女有意淫,一直有這個市場的需求。」

徐靜蕾說:「你管我叫什麼我無所謂,你愛叫什麼叫什麼,因為我也不能改變你對我的看法,但這些詞,它根本不會出現在我的生活中。」

現在許多人都習慣為他人貼標簽,特別是對女人,奇怪的是,我們往往沒有被直男癌的標準限制住,而是被同為女性的女人們制定的標準給束縛死了,我們能從各種電視劇里看到這種顯著的標簽:女強人,大齡剩女,拜金女,清純,才女…….等等。

我特喜歡老徐說的一句話,我認為標簽跟我沒有關系,在生活中我不會去考慮我到底應該是清純,還是女人味,還是才女,我就是做我自己。當你費盡心思討好一個人時,去為自己貼上標簽的時候,你就不是在做自己了,你就是在表演。

為什麼我們做別人做不了很久呢?因為一個人不可能長時間去表演、去裝扮成另一個人,做不了幾天就露餡了。如果你不能保證你愛的人,愛上的那個人就是真實的你,那你每天必然會陷入各種焦慮和驚慌之中。

難怪老徐已不惑卻美過二十來歲的蔣方舟,當你內心對某些標準太在意,下意識的去迎合標準,你將會活得極假,極累。做自己的女人,她永遠活得舒適淡然,氣定神閑。

02

去年看到一份報道:「已年近六旬的楊麗萍,身着白色長裙,束起高高的發髻,玉指如蔥、腰身如柳,挽著花籃置身自家繁花似錦的花園中。她像一根堅韌而優雅的翠竹,渾身散發出清冽而悠香的氣息,讓人驚嘆時光不曾在她臉上駐留。楊麗萍說,她來世上不為生兒育女,不為柴米油鹽。為的是看樹怎麼長,水怎麼流,鳥怎麼叫,花怎麼開。她這一輩子僅為舞而生。」

修煉自己,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事兒,無論是外在的,還是內在的。真正氣質優雅的女人,在骨不在皮。

一個女人想要活成什麼樣,一定和她對世界的理解有關,跟她見過的世面有關。知乎上有個問題一直讓我印象深刻,什麼算是見過大世面,會講究,能將就,能享受最好的,也能承受最壞的。見世面就是見天地,見眾生,最終是為了去見自己。

說到底,人生不長也不短,隻是剛剛好讓我們能好好看看這世界。一天24小時的匆匆時光,瞬息間就能從指縫間掠過,選擇眼睛一閉一睜,一天就過去了。

還是選擇多花點時間充實自己,把日子過得豐盛又充足。練瑜伽、學外語、做烹飪、多出門旅行,結交新的朋友,多看一本書,學點新的知識。

兩種不同的選擇,會收獲兩種截然不同的人生。

你不是害怕年齡變大,你隻是害怕年齡變大了,依然一無所有。

你不是害怕婚姻本身,而是害怕別人的眼光,害怕那個無法回頭,束手無策的自己。

談到該不該結婚的時候,蔣方舟說:反正結婚不結婚,你們都會後悔的。

徐靜蕾說:「我其實一直都不是個不婚主義者,我覺得誰願意幹嘛就幹嘛,你想要結婚,你覺得結婚幸福,我就恭喜你,你去結婚,我也送你禮物。每個人就過自己覺得高興的生活,沒必要拿自己當成標準去評價別人,也沒必要拿別人的標準來評價自己。」

「我不想要求你,但你也別來管我的方式」

原來一個女人可以活得和周圍的誰都不一樣。

這樣的女人,標準限制不了,年齡打擊不了,歲月磨平不了。優質的女人,就應該像一本時光醞釀的美酒,越醇越香,越老活得越有味道。

什麼是女王?這就是。

03

有位做心理咨詢師的朋友告訴我一個有趣的邏輯,外表看起來比實際年齡顯老的人,他的體內往往住着個小孩子;相反是那些外表看起來顯年輕的人,他的內心充盈又強大,可以支撐起身體的每一寸皮膚,因此看起來彷彿不受歲月的侵蝕。

所以,並不是我們非要穿上盔甲全副武裝,把自己重重包裹起來,才能做女王;

也不是我們穿上蕾絲長裙赴一場一場的舞會,在父母堅實的羽翼之下,才能做公主。

你不必按照別人的眼光,去扮演一個討人喜歡的姑娘,

接納原來的自己,喜愛當下的自己,修煉未來的自己

誰說一定要按照別人的標準來,

你可以按照自己的方式,過成自己想要的樣子,

能如此,你就是自己的女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