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前,閨蜜老娘(昵稱)胖得像個球,1米55的個,160斤。她從不運動,二、三公里的路都要打車,身上那肉鬆得稍走快點都亂顫。

她住大上海的東南,我住西北。她幾乎天天加班,見一次面相當不易。可因為有網絡聊天工具:「我心臟不舒服……」「我打車回家了。」「我昨晚又沒睡好,一點多才睡。」……她的狀況如現場直播透過熒幕源源不斷傳來。

她隻是向我們求安慰,對我們諸如「管住嘴,邁開腿」之類建設性的建議,用一句「我半月板有傷。」搪塞過去,心安理得、依然故我地堅持做自己。

想着她越來越糟糕的身體、精神狀態,見一次胖一圈的身材,作為中國好閨蜜的我們看在眼裡,急在心裏,有時控制不住噼里啪啦痛批她一通,她還委屈得不行。

正好那年十月我初識戶外,跟着走了徽杭古道。這種出遊,多是走未商業化的深山野外,既能欣賞純自然美景,體驗山裡人的生活,又能鍛煉身體,培養意志力,而且跟着戶外俱樂部,安全方便,經濟好康,一下就愛上了。

轉眼到了金秋,漫山楓葉紅遍,戶外俱樂部又發出南黃古道賞紅葉的誘人貼,我自然心動,自然就想拉上老娘一起走走,於是連哄帶騙把她忽悠去了。

那時拍照都藏着拍

可惜的是,那年偏暖,雨水多,楓葉還是黃中帶綠。天還陰沉沉的,時而有雨滴落下。還有一段穿行野外的羊腸小道,潮濕泥濘。

老娘邊走邊打量邊發表觀感(意見):「葉子沒紅。」「也沒有啥好看的!」「好好的跑這遭罪!」心中應是滿滿的後悔。

最困難的一段下坡,四五十度不是很陡,但是沒有台階,有些碎石。她一手拄著登山杖,一手牢牢攥住我伸給她的手臂,顫巍巍地一步一挪。

她早就叫着腳趾頭頂得疼,我告訴她側着身子下,說了幾次,她還是那麼正正地下,我以為是習慣使然,一時半會改不過來,也就閉了嘴。

她又笨重又緊張,手死死地卡住我伸出去的胳膊,感覺整個身體都壓在了上面,彷彿把整個生命都託付給了我。我的小細胳膊哪裡承擔過這麼艱巨的任務,很快就酸痛起來,隻好一會兒左胳膊換右胳膊,一會兒右胳膊換左胳膊強撐著。怎麼辦呢?誰讓是自己拖出來的呢,就是背也要把她背下去啊!

一不留神,她腳底一滑,她那體重產生的沖擊力我根本無法阻擋,倆人一塊摔倒向前滑去。慶幸的是,地勢較緩,隻是滑了一米多遠,都無大礙。

後來再徒步,她向其它小夥伴講述這第一次徒步的經歷我才知道,她不是不想側着下,那時太胖,一側,她調整不過來,壓根看不到腳下的路。

以後,老娘沒興趣,我也怕怕,都不再提徒步的事。一年年很快過去了。

去年春天,親眼目睹親人去逝前的種種痛苦與渴望,深切感受到再多的錢不如一副好身體,加上自己重度脂肪肝也拉響了警報,老娘終於宣佈要減肥了。

知道許多大道理依然過不好這一生的大有人在,老娘是行動派,一但認識到,執行力杠杠的。

她立馬按醫生制定的減肥要求嚴格控制飲食,同時開始運動——雷打不動,天天晚上遛彎(下雨也撐著傘走),捷運站到家兩三公里改步行,周末也積極投身於徒步活動。

以前幾個月約吃飯才能見一次面,現在一兩周就相會在徒步的隊伍中。

眼見着老娘一圈圈瘦下來,去年底檢查各項指標都恢復了正常。人健康了,精神了,也有一雙發現美好的眼睛了——有餘力觀察感悟,更有能力欣賞,甚至一些沒入我眼的樹啊花啊山啊的,也會拉過我:「把這拍下來,多好看啊!」

老娘已經由被動減肥的需要, 步入主動享受戶外運動的樂趣。而我……

今年春節後,我幾乎沒參加徒步,胃口又一向極好,不覺中,人胖了起來。前陣子體檢,竟然查出輕度脂肪肝,當聽到醫生說那五個字,我真呆掉了!

這次黑龍潭溯溪,是我春節後第一次與老娘同行。多數路段她已不需要旁人協助,艱難一點的陡坡峭壁也不再不敢向前戰戰兢兢如履薄冰。

由二潭向上攀爬到三潭的那段陡坡,七八十度。一條所謂的路,其實就是前人踩出來的,一人多寬,七拐八拐,得手腳並用扒石頭,踩樹根,有些地方必須用繩索。加之都是玩水後上上下下,又濕又滑,更增加了攀爬難度。

最高處那段四人高的坡,小伴伴一溜站在繩索下等候。一個一直勇猛的小朋友這時不上不下地吊在半中央叫起了爸爸,叫得我們心膽兒顫,猶豫着彼此間打探:行程是環線,可不可以原路返回?如果可以,就不上了。

而老娘就在這小朋友之前上去了!我是眼睜睜看着她拽著繩索自己往上爬,翻過這道坡消失在我的視線中,當時心中就驚嘆不已,果真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啊!

最終領隊尊重多數人的意見,決定下撤。她也成為一名光榮的「先遣小分隊」勇士。

厲害了,我滴姐!

我習慣玩回來後做個記錄,這次不但拖了很久,不知是不是受脂肪肝的打擊,寫得也不像以前那麼興高采烈。老娘一下又感覺出了不一樣:「似乎缺點兒什麼?」「以前看了都被忽悠得想去,這次太平淡了。」「好像寫的也少了。」

好象是哦!她一說,我回顧,有同感,於是反思,看到她「好像寫的也少了」,彷彿一下找到寫得沒以前好、比以前少、人比以前胖、得脂肪肝……種種倒退的根源:「寫要坐着,又不像人家會寫(寫得快),寫一篇都要兩三天,所以長肉啊!」

「胖就胖了,不要給自己找各種理由好吧?胖是年後胖的好吧,年後不參加徒步,運動也少了,文章寫的也少了,激情是不是也沒有了呢?就是吃的多,運動少的原因,以後監督你!!!」

她噼里啪啦打出一串,毫不手軟,一個個問號,一個個感嘆號,觸目驚心,一如當年我懟她。

好吧!虛心接受批評監督,誰讓現在有脂肪肝,各項指標下滑的是我呢!

老娘本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