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最近在看《閱微草堂筆記》。裡面有一個故事,讀來很是感慨。

講的是在以前有一個姓周的人。他和一個狐貍精相愛了,倆人結婚了,過得也很好。

有一天,這個狐貍精和他說:自己四百年修行,之所以和他在一起,是本該就有這段姻緣。但是這段姻緣本來就有限,所以自己這個月十八號就要走了,以後也不能見面。

周生很難過,但知道這是天意,也無可奈何。

到了十五號,狐貍精來道別了,周生很奇怪。

不是還有三天時間嗎?為什麼現在就走了?

狐貍精說:我們這段緣分雖然一天不可增加,一天也不可以減少,但是早和晚可以自己來定。我留下這三日緣,為的就是我們能夠有三天的時間再見面。

業緣一日不可減,亦一日不可增,惟遲早則隨所遇耳,吾留此三日緣,為再一相會。

後來過了數年,狐貍精又回來了。和周生再次相聚,兩人歡好三日,最終分別。分別的時候,狐貍精哭著說:此終天訣。

有意思的是,紀曉嵐在這個故事最後加了兩個人的評論。

一位說:這個狐貍精懂得留有餘地,珍惜幸福的人就應該和它一樣。

另一位說:三天後就要離開了,又何必把這個短暫留存下來呢?這個狐貍精即使修煉了四百年,卻還是沒有看開。

最後,紀曉嵐可能也不知道該說什麼,說:我覺得他們說的都有道理。


-2-

我讀到這個故事的時候,想到了黃偉文的另一首歌——《吻別的位置》

盡管已經很多次推薦過這首歌,可還是想說說這首歌。

這首歌非常有意思,講的是一對男女都已經結婚了,但是因為一起旅行,每天天天見面,所以有了不該有的感情。

現在到了分別的時候,下半輩子也再也沒相遇的機會了。

倆人都知道,這次分別可能就是永別。

車廂裡面,他們終於獨處,可以好好來道個別了。

「誰不想繼續片刻的曖昧,但還是必須告辭」

是的,兩個人應該都曖昧和悱惻過,但這個時候卻拘謹起來。

因為知道,到了該結束的時候了。

這個時候,男人忽然想來和女人來個吻別。

而這個吻別,卻正是黃偉文的高明之處,也是整首歌的題眼——吻別的位置。

在準備吻別的時候,男人盤算起來,他應該吻在哪裡?

吻在嘴上會不會太輕佻了?會不會太造次了?

吻在額頭上?可是我們並不隻是是友誼。

還是吻在手上,情願自己拘謹地像個君子一樣?

黃偉文並沒有告訴我們男主角吻別的位置。

僅僅在最後寫了一句:就讓愛情定格於,這吻別的位置。


-3-

《倚天屠龍記》里,小昭已經下定決心去為張無忌做那終身守身如玉的波斯明教教主,卻在最後一刻接受了張無忌的溫暖懷抱。

她想:如果能一身一世服侍他,哪怕做全世界的女王都不願意。

這一段金庸也特別遺憾,在後記中寫過:四個女子中我最喜小昭,隻是小說寫成這個樣子,作者也沒有辦法。

《神鵰俠侶》里,小龍女騙楊過,約他16年後再見,害怕告別,獨自一人躍下斷腸崖等死。指望楊過過了16年就能淡忘感情,好好一人獨活,在16年之後楊過還是縱身而下,義無反顧。

告別這件事情從來都不容易。

我把《閱微草堂筆記》的這個故事發到朋友圈,在故事的結尾,我寫道:

即使緣分苦短,天意難違,我也想多見你一次,多和你道別一次。

是的,即使天意難違,也想再多一晌歡愉。明知大限將至,明知告別無論長短,都始終要走,卻往往捨不得這片刻溫存。

不過想來這件事也是,就連修煉四百年的狐貍精怪都不能看透,又豈能責難凡人多情又無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