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現在的喜劇電影攏共分三類:

一類是你在上面耍寶,我在下面睡覺,比如《祖宗十八代》之類,沒有什麼思想內核,沒有成熟的劇本,也沒有什麼笑料,幾個演小品或說相聲的攢了一堆段子就上大熒幕了,以為1+1+1+……+1=過億票房,與其花錢去電影院,不如在家看看抖音或者把「笑傲江湖」之類的喜劇綜藝節目投影YY一下假仙在看電影就好了;

一類是我要笑,你偏偏讓我笑着笑着就哭了,比如《我不是藥神》,劇中的幾句台詞九宮格上映時刷爆朋友圈啊有木有。喜劇江湖上流傳著一個傳說,據說好的喜劇一定要有一個悲情的內核,需要那種表面一看你是喜劇仔細一看你是一顆包著糖衣的含笑半步顛,用這種先甜後苦的方式毫不手軟的揭露人性諷刺現實。這種電影需要拿捏到位,一旦強行套路就真悲劇了,比如徐崢就算是拿捏到位的。

還有一類就特別表裡如一的喜劇,比如《西虹市首富》,表面一看你是一部喜劇,揉揉眼睛、擦擦眼鏡、點上眼藥水、拿着放大鏡仔細一看你還是一部喜劇,讓你笑出豬叫聲、笑出哈喇子、笑出眼淚、笑的暫時性生活不能自理、笑的就像《唐伯虎點秋香》里那個不羈的唐兄……

然鵝,不知道為啥,《西虹市首富》被那麼多人差評,戳到痛點了?還是覺得特別惡俗?可是商業電影的市場規律不都是為了迎合廣大觀眾的胃口麼,難道電影院里那些笑抽抽的都是水軍?

這部電影里其實有很多有趣又手法高超的笑料,有些僅僅一閃而過,卻不得不拜服於主創團隊的用心,我相信電影里的每一個笑料都是主創團隊深思熟慮而來,他們對於人性之醜的諷刺簡直精準到位,個頂個的腹黑。

我一直覺得開心麻花在喜劇江湖是特立獨行自成一派的,這次的《西虹市首富》除了符合本派風格以外比之前的還有那麼一點點不同,太諷刺、太黑暗、太現實,這種用極端的現實來諷刺現實的手法太厲害了。

所以說,《西虹市首富》不僅僅是一部開心麻花的作品,還是一部《夏洛特煩惱》的升級版。不要簡單的以為它隻是為了宣傳噱頭、為了高票房起了個《西虹市首富》的名字和《夏洛特煩惱》搭了個邊兒,那你就錯了,如果你看過不止一遍《夏洛特煩惱》,如果你認真看了《西虹市首富》你就會發現一些小秘密,當年那個拉馬冬梅進小樹林兒的小流氓變成了如今開車的司機,當年那個「字正腔圓」的少兒歌唱比賽主持人變成了如今的新聞記者,西虹市所有的小人物們都在努力的生活着,為了養家糊口買房子。《夏洛特煩惱》里夏洛通過一場穿越夢找到自己最重要的東西,而《西虹市首富》里王多魚則通過一場白日夢狠狠的諷刺了一下現實。

有錢就可以做想做的事,有錢可以大大提高成功的概率,電影里還給了個限定:不違法不違背道德。而現實是不是更加的鮮血淋淋?市裡最豪華的酒店經理對王多魚不屑一顧,當聽到高額的包費立即俯首帖耳的像一隻哈巴狗;有錢了可以和世界級股神一同用餐並產生了奇妙的化學反應使買的一大堆垃圾股漲停,有錢可以請炙手可熱的明星為你開專場演唱會;有錢可以和全國最棒的球隊踢一場友誼賽,完成你遙不可及的夢想;夏竹看不起拜倒在金錢面前的男朋友,卻為王多魚滿城的煙花而感動;其實這一些又有哪一樣不是現實呢?電影里的趨炎附勢,現實中少嗎?電影里道貌岸然的磚家偽君子,現實中少嗎?多麼坦誠又黑的透亮的喜劇片啊。

很多人說這樣的構思老套,我們回想一下我們上大學臥談會的日子,哪個宿舍沒有討論過中了五百萬或者天降橫財後的日子,回想一下談戀愛的時候有沒有一起憧憬過有房子車子票子孩子的闊綽小日子,就是現在誰又不討論一下國民老公王思聰的私生活呢……

這樣的題材最能戳中笑點和痛點,最能用現實諷刺現實,最能用無厘頭的方式貼近人性,最能滿足人們心底那點兒小小的意淫。

電影最後並沒有一黑到底,轉個彎兒講了一個特別有人性的結局,市井P民升華成一代宗師的套路。

電影最後給王多魚拋出了一個不能兩全其美的選擇題做中級考驗,一邊是幾百億的遺產,一邊是白月光的性命,二者不可兼得,影片最前面的鋪墊已經讓我們知道王多魚會怎麼選,一個為了生存做過人體模特、人體盛這樣工作的人,在「二奶」金先生摞出幾打人民幣收買踢假球的時候卻斷然拒絕,王多魚愛錢,王多魚渴望有錢,王多魚做不符合世俗的工作,但王多魚守住了做人的底線。這樣的人在最後必然會選擇很雞湯的那個選項啊。劇中的夏竹前男友,教育界的磚家柳劍南則是個特別強烈的反差。

現在不想說這樣的選擇是否真實,隻想說其實最後的這道終極選擇題,有多少人有機會去做呢?一個做人體模特、假扮女人踢女足、生活在社會底層的人,如果沒有天降十億,恐怕這輩子都沒有認識夏竹的機會吧,又談何如何選擇百億遺產和白月光呢,白月光愛上王多魚僅僅隻是因為人品嗎?還有錢的加持啊,真實世界的壁壘就是這麼的不近人情。

有沒有覺得批王多魚的和批楊超越的心理其實是一樣的,這樣的逆風翻盤太他麼的讓人恨的牙癢癢了。

「有錢很重要,有錢可以更快的實現夢想」其實沒什麼錯,錢本身的也沒什麼錯,銅臭味是錢的體味麼?NONONO,那是一部分擁有錢的人的體味。有些人身價不菲可以裸捐比如周潤發,也有些人斂財成性,而更多的人是感慨一聲「貧窮限制了我的想像」。電影不過說了一個人人皆知的秘密,而正因為人人皆知,反而變成了人人裝傻罷了。

金錢一點都不臭,臭的是人自己而已。

對了,電影在最後突如其來的來了一發同性戀的笑料也算是一大突破了,這一發笑料差點笑噴飯啊,我的二奶金先生,啊哈哈哈。。。

西虹市首富,我喜歡!

-THE END-